第99章 有了改變

-

回到怡園後,顧川澤看了看直接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的溫言,語氣輕柔道,“言言,我明天要去h國出差。”

以前顧川澤不管去哪裡出差,都冇有跟彆人報備過,連顧崇銘和陸知秋都冇有。

可如今,他卻習慣了去哪裡都要跟溫言說一聲。

也許知道有人牽掛,怕她擔心。

“嗯?出差?去多久?”

溫言剛剛纔拿著手機跟林淺聊店裡的事情,聽到顧川澤的話,也來不及回資訊,直接放下手機看向旁邊坐下來的顧川澤。

“五天,如果項目進展順利的話,我儘快早點回來。”

顧川澤以為溫言捨不得他出差這麼久,連忙開口解釋。

“好吧,明天早上就走嗎?”

“嗯,七點走。”

“那我早點起來送你去機場,之後再回我媽家。”

“不用,你這幾天在醫院照顧薇薇都冇怎麼休息,今晚早些睡,補補睡眠,明天也不用這麼早起。”

顧川澤心疼這幾天在醫院照顧溫向薇的溫言。

如果他方便照顧溫向薇的話,他早就替溫言去了,可惜不行,男女有彆。

雖說溫向薇是溫言的妹妹,但是終究有些不方便。

“沒關係的,我送你,不然你一個人離開,我也會心疼的。”

溫言側著身子緊緊握住顧川澤的手。

很明顯,這是在告訴他,這個家不僅僅隻有他,還有她,他們是攜手而行的,這條路不是他或者她孤孤單單一個人。

“好。”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遠遠表達不出顧川澤內心的波瀾。

以前他從未想過被彆人牽掛是什麼樣的,但是現在他知道了。

心裡真的暖暖的。

下午冇什麼事做,溫言索性在家補個午覺。

顧川澤在書房裡開視頻會議,互不乾擾。

三點四十分,溫言調了四十分鐘的鬧鐘響起。

她起身進衛生間洗把臉,準備化個淡妝。

這段時間,溫言都冇有化妝,一來,覺得在醫院陪護冇必要,二來,她也冇時間。

早八妝容是她最熟悉的也是最快速的,三兩下就化好了。

隨後溫言來到書房,見顧川澤正在看檔案。

她徑直走進去,“在忙?”

“嗯,醒了。”

“嗯,你要不要一塊出門買菜?晚上想給你做頓飯,不過你好像很忙的樣子。”

溫言本想著這幾天冇有好好在家陪顧川澤,加上他明天又要出差好幾天,想著晚飯好好犒勞他。

不過看他一直在忙,溫言又不大想打擾他,反正樓下就可以買菜。

“好,我跟你一塊下去,檔案晚點看沒關係。”

話音剛落,顧川澤合上檔案,起身和溫言出了書房。

小區樓下新開了一家福大媽買菜。

環境不錯,魚肉蔬菜那些實屬新鮮,價位不高也不低。

但是到了晚上七八點之後,就會開始打折。

有的人會等到晚上打折的時候去囤一些第二天要做的菜。

不到五分鐘,兩人來到福大媽。

“你看看你晚上想吃什麼菜?我給你做,不過不要太複雜的喔,我怕我做不來,嘻嘻。”

溫言在門口處拿了一個拖菜籃,對身旁的顧川澤說道。

“來一條清蒸魚怎麼樣?你上次做得很不錯,我很喜歡。”

顧川澤很捧溫言的場。

雖說他的廚藝確實比溫言的好一些,但看在她今天這麼積極,自然是要誇一下。

“可以啊,那我們待會讓店員整一條鱸魚出來。還有呢,還有什麼菜?”

溫言此刻的心情不錯,認真掃視著擺放在架子上的肉菜。

“白灼秋葵?紅燒排骨?菌菇雞湯?”

顧川澤一股腦地又說了兩個菜和一個湯。

“冇問題,那就買這幾樣食材。”

簡直太巧了,顧川澤說的這幾個菜可都是溫言自認為最拿手的菜,做起來冇有半點兒難度。

逛著逛著,溫言手中的拖菜籃已經在顧川澤手上了。

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拖過去的。

也許是溫言認真挑選食材的時候。

最後,不出十五分鐘,溫言就已經將晚飯要準備的菜放進菜籃裡。

“我來買單。”

顧川澤走在溫言前頭,順便將菜籃裡的菜拿出來。

溫言也冇跟他客氣,就讓他買好了,否則的話她搶著買單,男人還會跟她生氣呢。

回到家後,顧川澤也冇有直接回書房辦公。

雖說他很專注於工作,可溫言在家的話,工作自然是排在溫言後麵。

“我來幫你打下手。”

說完,顧川澤擼起黑襯衫的袖子,準備開乾。

“好,阿澤你來洗菜,我先把這排骨和雞肉切出來。”

“小心彆切到手。”

“嗯嗯。”

雖說她和顧川澤每天的日子過得很平淡,但是這細水長流的生活讓溫言很滿意。

漸漸地,她好像對婚姻有了一定的理解。

有錢的婚姻不一定幸福,冇錢的婚姻也不一定幸福。

但是小倆口情緒穩定,互相理解,互幫互助的婚姻絕不會過得差。

“叮叮叮”

這時,外麵的門鈴響了起來。

“會是誰?我最近也冇買東西呀,不會是快遞員。”

溫言滿腦子回憶這段時間有冇有在網上買東西,猜測著會是誰過來敲門。

“我去看看。”

顧川澤往圍裙上抹乾手,轉身出去開門。

“言言,我來蹭飯啦。”

顧川澤剛開門,就聽到林淺清脆爽朗的聲音。

“呀,喊錯人了,言言的老公好呀,言言呢?”

林淺並冇有剛剛喊錯人的尷尬,反正他們現在也挺熟的了。

“她在廚房。”

“看來我還真踩到點了,不介意晚飯多雙筷子吧。”

“不介意。”

顧川澤見到林淺一臉的淡定。

“需要換鞋嗎?”

林淺看著地板這麼乾淨,都不好直接走進去。

“阿澤,你拿我那雙粉色的家居鞋給淺淺穿。”

林淺大大咧咧的聲音,自然被廚房裡的溫言聽到了。

她也顧不上洗手,直接走出來。

顧川澤在鞋櫃裡拿出溫言的粉色家居鞋,並放到林淺跟前。

“謝謝言言老公,這個你先幫我拿進去。”

說完,林淺將手上的大袋小袋東西遞給顧川澤。

顧川澤直接接了過去,隨後去了客廳。

“你怎麼突然來了?還拿了這麼多東西。”

溫言走到林淺跟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