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撒潑

-

眾人都冇想到,盧亦尨跟風玥說話居然這麽**裸的,一點都不掩飾對風玥的意思。

在娛樂圈,如果是熟人朋友也就算了,像盧亦尨、風玥這樣都是頂級大明星、但卻互相不熟悉的人,是絕不能隨隨便便互相請客的。

一旦被狗仔隊報道出去,緋聞肯定滿天飛。

到時候兩個人的事業都會受到很大程度的影響,經紀公司為了平息緋聞,起碼要花費上千萬乃至幾千萬公關費。

所以盧亦尨肆無忌憚的請風玥吃飯,在場的明星們都覺得這樣做非常不妥。

就在風玥想再次拒絕時,蔡繼琨突然站到舞台邊緣,蹲下來語速極快的對盧亦尨說道:“盧亦尨,你這樣做不太好吧,風玥跟你又不熟,憑什麽跟你出去吃飯啊?”

“喲,蔡繼琨,今年你火了一把,都敢跟我叫板了?給我走一邊去!”盧亦尨的語氣,一點也不把蔡繼琨放在眼裏。

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被盧亦尨這樣說,蔡繼琨麵子哪裏擱得下去?

當然有幾個樂壇前輩在場,他還是不好當場和盧亦尨翻臉。

“嗬嗬,你這麽牛氣,卻隻請風玥一個人吃飯,那就是看不起我們這麽多明星咯?”蔡繼琨改變策略,決定拿在場全部明星來壓盧亦尨。

盧亦尨本來就是極愛麵子之人,他被蔡繼琨這麽一激,當即不屑的迴應道:“怎麽,你還以為我請不起這麽多人不成?不就吃一桌宮廷禦席嗎?行,既然你蔡繼琨想蹭吃蹭喝,那我就成全你,我就怕你冇見過世麵,連宮廷禦席怎麽吃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盧少請客,我就是不懂得怎麽吃也要百度一下啊!”

蔡繼琨激將成功,不禁得意的大笑起來。

他當然聽說過京城吃這方麵最出名的“宮廷禦席”。

不懂行的外地人來到京城,以為最好吃最出名的是全聚德的烤鴨。

隻有混熟京圈、且身份地位不一般的人,才知道京城最高大上的宴席就是“宮廷禦席”。

當然,這種頂級宴席,普通人也吃不到。

“大家聽好了,今天中午盧少請客,吃的是人均消費十萬的宮廷禦席,走走走,晚了就趕不上頒獎典禮了!”蔡繼琨故作興奮的跳下台來,然後跟風玥、丁薇使了個眼色。

顯然,他冇有忘記要幫風玥出頭這件事情。

看蔡繼琨的眼神,風玥知道他可能打算在吃飯的時候,跟盧亦尨提出來。

酒席之上談和是成功率最高的,就算盧亦尨再囂張,也不可能當場掀桌子。

不過風玥冇有以眼神迴應蔡繼琨,她其實不太想去吃所謂的“宮廷禦席”。

於是風玥轉頭看了陳軒一眼,想看看陳軒是什麽意見。

而陳軒的意見當然是——完全冇有意見。

他也知道蔡繼琨是什麽意思,所以決定跟過去看看蔡繼琨如何擺平。

而且還可以見識一下傳說中的“宮廷禦席”,正如盧亦尨所說蹭吃蹭喝,何樂而不為。

見陳軒的雙眼在墨鏡之後眨了眨,然後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風玥也就不再猶豫,和丁薇一起往舞台下走。

原本大家還以為風玥不會答應,看她動作竟是真的要接受盧亦尨的請客。

這豈不是答應和盧亦尨合作創作的一個信號?

風玥這一下舞台,一些小明星紛紛跟著走。

他們可不想錯過品嚐宮廷禦席的絕佳機會。

然而他們還冇走下來,就被盧亦尨斥罵道:“喂喂喂,你們有資格讓我請客嗎?注意自己的檔次,還敢學蔡繼琨蹭吃蹭喝,什麽玩意!”

這些小明星被盧亦尨一罵,全都臉色燥紅,杵在原地尷尬無比。

接著,盧亦尨開始點名了:“楊靈越、胡冰儀,還有那邊的王廷愷,鍾華源,還有那邊……你們幾個下來。”

被盧亦尨點名的幾個一線明星,在娛樂圈的背景遠不如盧亦尨,所以大部分乖乖的走下來。

但是隻有一個人冇有,那就是楊靈越。

隻見楊靈越耿直的回絕道:“我不太想過去,不好意思。”

“我請客,你居然敢拒絕?那就是不給我麵子咯?”盧亦尨的語氣立刻沉了下來。

楊靈越眼底掠過一絲害怕的神色。

她是農村出身,比起白富美胡冰儀她們,那是一點背景都冇有,能這麽火也算是一個奇跡,所以很多人將她當作“錦鯉”來拜。

麵對盧亦尨這種背景極硬的娛樂圈小鮮肉,楊靈越隻有被碾壓的份。

但她一時間冇考慮那麽多,還不知道盧亦尨的語氣帶著威脅,正想著再拒絕一遍,角落裏的安叔突然衝過來提醒道:“靈越侄女,你就答應盧少吧,不然你家裏人就得喝西北風了!”

楊靈越被安叔這句話嚇了一跳,這才意識到盧亦尨是什麽背景。

就是比她更火更有背景的風玥,都不得不答應和盧亦尨吃飯。

她還敢拒絕,那是真的不想在娛樂圈裏混了。

因此楊靈越隻能勉強點了點頭,表示答應。

盧亦尨冷笑一聲,這才稍稍有些滿意。

像楊靈越這種毫無背景的新星如果真的敢違抗他,他不介意過了今天之後,讓楊靈越見識一下什麽叫真正的權勢。

“走!”盧亦尨大手一揮,率領一眾保鏢往門外走去。

看著風玥、楊靈越、王廷愷等明星一起跟著出去,陶老師在後麵提醒了一句:“盧亦尨,下午四點鍾還要走紅地毯,你們要早點回來,知道嗎?”

“咦?”

盧亦尨突然回過頭來,一下把陶老師嚇得夠嗆,以為他又要發飆了。

不過盧亦尨並冇有生氣,反而對陶老師招了招手:“等下吃飯的時候,我要和風玥談點事情,正好讓你作個公證,所以陶老師,你跟我們一起來吧。”

“我做公證?”陶老師一聽,心臟不由自主的咯噔一下,他當然知道盧亦尨要他公證的是什麽事情。

但他哪裏願意趟這種渾水?

如果在公證的時候偏袒盧亦尨,那他半輩子的名聲就毀於一旦了。

但是不偏袒盧亦尨的話,後果會更加嚴重。

頂點小說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