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溫家姊妹的關心

-

“言姐,算了,我和崔宏達離婚後,我會找份工作好好養大我的兩個女兒。書瑾他如今事業有成,帥氣多金,我自知配不上他,且我真的不想再踏入婚姻的圍城,身體累了,心也累了,以後啊,我隻想努力搞錢,為自己,為女兒好好活一次。”

溫向薇此刻對崔宏達的感情已經完全破碎。

他都不念及這些年的情誼,對她下手這麼狠。

她何必還去掛念,早分早好。

但凡早些時候,她能及時止損,也不至於受這一次的皮肉之苦。

“好樣的,薇薇,你說的冇錯,搞錢最重要,有了錢,還怕什麼。”

溫言鼓勵著溫向薇。

看著妹妹真的做出了改變,她感到高興。

同時也因為溫向薇這件事,溫言不禁對婚後的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

穩定持有一份工作,穩定每個月的收入,就算以後懷孕了,也不能失去經濟來源。

雖說她很清楚顧川澤和崔宏達不是一類人,可是溫言還是得未雨綢繆。

下午的時候,堂姐溫欣瑤和堂哥溫沐晟曆經五六個小時終於趕來醫院。

溫欣瑤是東城一家上市公司的部門主管。

名牌大學畢業,因能力出眾,敢拚敢挑戰,在眾多男員工中脫穎而出,最終勝任部門主管,手底下的人皆服她。

公司的人稱她“拚命十三娘”。

年薪千百萬不在話下。

溫沐晟原本是一所學校的老師,因趕上短視頻時代的風口,最後辭掉教師職位,成立了一家新媒體公司。

雖和千萬級彆粉絲的博主比不上,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每年的收入甚是可觀。

此時,病房內。

溫欣瑤卸下工作中雷厲風行的模樣,在溫言和溫向薇麵前顯露著最真實最柔軟的一麵。

在這裡,她是溫家的大姐。

“薇薇,怎麼樣?身體好點冇?”

“嗯,瑤姐,好多了,還好崔宏達冇有打中我的要害,這才撿了一條命回來。”

“你放心,好好養傷,有姐在,我保證崔宏達以後冇有好日子過。”

溫欣瑤一想到那個在她印象中冇有很清晰模樣的崔宏達,眼神裡滿是狠戾。

溫向薇結婚第一年,崔宏達每逢過年過節都會陪著溫向薇回孃家。

第二年的時候,也有回來,隻是次數少了些。

而今年,從年初到現在,崔宏達的人影都冇見著一次。

溫向薇總是幫他找好藉口,要麼忙,要麼回老家幫忙。

溫家人一開始抱有懷疑的態度,隻是溫向薇一直強調他並非不想回來,而是實在抽不開空。

因此,溫家人也不再多說什麼。

一旁的溫沐晟看著滿身是傷痕的溫向薇,眼裡都是心疼。

“薇薇,以後有什麼委屈要說出來,不許憋在心裡,雖說我們不是親兄妹,但也是一家人,不用怕麻煩我們,知道嗎?”

“嗯嗯,大哥,我知道了。”

這一刻,溫向薇內心溫暖極了。

她背後的孃家團來了,這給她滿滿的力量。

此時的溫言剛好收到私家偵探發來的照片。

照片上正是崔宏達和一位女子的親密照。

“薇薇,崔宏達那混蛋果然出軌了,等你的傷勢好點了,我們立刻起擬離婚協議書,讓他什麼都拿不到,崔宏達要是不同意,我們就法院見。”

溫言越說越氣,忙將崔宏達出軌的證據收集起來。

“這女的要不要點臉?年紀輕輕的,不好好拚事業,非要去當那人人喊打的小三,看我不好好收拾她,真以為我們家薇薇好欺負。”

溫欣瑤拿過溫言的手機,看著照片裡的崔宏達摟著李曼的腰在小區樓下親親我我。

“好了,瑤姐,言姐,我們冇必要再為這種渣男生氣,不值得。有了崔宏達出軌和家暴的證據,盼兒和男男就該判給我,其他的我不要了。”

“那怎麼行,那是你該得的,雖說他崔宏達冇房,但是車還有存款也得給一大部分給你,憑什麼這些年你犧牲自己照顧整個大家庭,他崔宏達還能得到這麼多,做夢,薇薇你放心,法官會公平判處的,該是你的那份一分都不會少。”

溫言忍著怒意分析情況。

她們絕不會讓崔宏達好過。

至於那個小三,溫言看了看一旁的溫欣瑤,瞭然她會處理這件事。

這種人就得受到懲罰,插足彆人的家庭,罪有應得。

“謝謝晟哥,謝謝瑤姐,謝謝言姐,真的很謝謝你們。”

如今一幫人替溫向薇撐腰,她真的覺得運氣很好,這輩子有幸生在溫家。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薇薇,雖然叔叔嬸嬸不在了,但你還有我們這些親人在,你隨時可以依靠我們,不用凡事都自己扛著。”

溫欣瑤俯身抱了抱溫向薇,暖心安慰她。

“嗯嗯。”

這個下午,幾個兄弟姐妹在病房裡聊天。

聊起了兒時的趣事,聊起了過年過節時一大家子圍在一起的快樂,聊起了很多很多美好的回憶。

很慶幸,溫家子孫謹遵溫老太太的教誨。

可以不用太有錢,但兄弟姐妹間一定要一條心。

這樣一個家庭纔會持續興旺和睦。

下午六點三十分。

顧川澤從公司趕來醫院。

“晟哥,瑤姐,你們來了。”

走進病房後看到坐在那裡聊得正歡的溫沐晟和溫欣瑤,顧川澤上前打上招呼。

“誒,川澤。”

溫沐晟和溫欣瑤笑著起身迴應。

“我訂了川雲軒的包間,要不要現在過去用餐?”

顧川澤早上到公司的時候,便問了蕭清這天的行程,好在晚上冇有應酬,他可以跟溫家人吃個飯。

隨後,他又讓蕭清訂了川雲軒的包間。

“川雲軒?你能訂到那裡的包間,看來老闆很給你麵子。”

溫欣瑤雖說不在鵬城工作生活,但川雲軒的名氣很大,且是私人菜館。

一般人還真預約不進去,裡麵都是些有頭有臉的人物在裡麵應酬。

“瑤姐,川雲軒的老闆之前和我有過幾次往來,倒是談得來,所以給了個包間我們。”

其實不然。

川雲軒的大老闆另有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