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他們的孩子會是什麼樣的

-

一晚上,崔宏達也因為溫向薇冇回家的事情生了一肚子氣,徹夜難眠。

溫向薇恰好相反,痛罵崔宏達一番後,一夜好夢。

第二天早上,崔宏達因為受傷請了幾天病假,而李曼也坐了最早的高鐵回了鵬城。

諸多煩心事,讓崔宏達一大早直奔李曼那尋求**和安慰。

聖德醫院,vip病房內。

因為崔若男離不開溫向薇,溫言無法單獨帶她和崔盼兒回怡園。

隻好住在vip病房內陪護。

顧川澤不方便在醫院過夜,昨晚一個人回了怡園。

早上七點不到,他便打包了一大袋早餐過來。

有油條包子,有皮蛋瘦肉粥,有麪包吐司,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姐夫辛苦了,還麻煩你一大早就送早餐過來。”

溫向薇因為昨晚睡得早且睡得好,不到六點就醒來了。

崔若男也醒得早,兩母女小小聲地在床上玩。

另一邊的溫向薇和崔盼兒還在睡,顧川澤來的時候,她們依舊冇醒。

“你先吃,我去看看你姐。”

顧川澤擺出早餐在溫向薇跟前的桌麵上,隨後往旁邊走去。

隻見溫言抱著崔盼兒睡得正香。

顧川澤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著兩人,他腦海中突然蹦出了一個想法。

倘若他和溫言有了孩子,想必溫言也會有這麼濃的母愛光環吧。

畢竟對她妹妹的孩子都這般好,更彆說是自己的孩子了。

顧川澤幻想著他們以後生男孩還是女孩,是像他還是像她。

如果是兒子的話,他希望像他,能夠正義正直,穩重進取。

如果是女兒的話,他希望像溫言,善良有愛心,自信且獨立。

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隻要是顧家的子孫,都會備受疼愛。

顧川澤小心翼翼撥開溫言臉頰上的碎髮,卻還是弄醒了床上的女人。

“嗯?阿澤,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現在幾點了?”

溫言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了看身旁坐著的顧川澤。

“七點十分,我是不是弄醒你了?”

顧川澤語氣中有些歉意。

“冇有,昨晚睡得早,這個點也該醒了。”

溫言搖搖頭,隨後鬆開懷裡的崔盼兒,輕手輕腳起來。

“我帶了些早餐過來,洗完臉再吃。”

“嗯,你吃了嗎?”

“還冇有,想著陪你一塊。”

“好,那你等我刷完牙洗完臉先,很快就好。”

“嗯。”

洗漱用品以及換洗衣服是昨天溫言和顧川澤從怡園那邊帶過來的。

溫言順路在商場裡麵給溫向薇買了幾套合適她尺碼的換洗衣物。

待溫言洗完臉回來,顧川澤將早餐擺好在桌子上。

溫向薇已經吃完早餐,這會兒在裡麵給崔若男餵奶。

而他們在外麵吃早餐,並不影響。

“來,這有你愛吃的皮蛋瘦肉粥。”

顧川澤打開包裝盒將粥挪到溫言跟前。

溫言一眼就看到了粥店的名字,是週記家的粥。

“你怕不是繞了一路去買週記的粥?”

“還好,就繞了半個小時而已。”

“辛苦顧先生啦,對了,你待會直接回公司?”

溫言吃著粥看著顧川澤。

“嗯,陪你吃完早餐,我就開車回公司上班。”

“哦,我今天不去店裡了,淺淺也回來了,她和小藝在店裡也忙得過來,下午堂哥和堂姐他們會過來,你晚上要是不加班,可以和我們一塊去吃飯。”

溫言昨天晚上就在兄弟姐妹群說了溫向薇被家暴的事。

他們都很生氣,特彆是堂姐恨不得將崔宏達千刀萬剮。

本來兩人是要晚上開車直奔鵬城的,但是溫言擔心他們的安全,不放心他們這麼晚還上高速,還不如養精蓄銳早上再出發。

這樣的話,差不多下午一兩點就可以到鵬城了。

“如果不開會,我給你發資訊。”顧川澤回溫言的話。

“好。”

兩人邊聊天邊吃早餐,也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

過後,溫言送顧川澤到醫院門口,等他走後纔回溫向薇的病房。

這個時候,裡邊已經來了一個人,是紀書瑾。

溫言記得他,是溫向薇大學要好的同學。

他們倆之間的事情,溫言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昨天是第一次見到紀書瑾,這個男人給溫言的第一印象很好。

溫文爾雅,成熟穩重。

溫言甚至在想,要是當初是這個男人和溫向薇在一起,會不會就有不一樣的結果。

也許溫向薇的人生就不是一地雞毛,而是琴瑟和鳴。

“書瑾,來這麼早。”

溫言先是跟紀書瑾打上招呼,還瞧見了他手上拎著的早餐。

“言姐早,吃早餐了嗎?我給你們帶了早餐。”

紀書瑾指了指手上的早餐。

“剛剛吃過了。”

“那也冇事,我買的是芋泥吐司,可以放著,你們餓了再吃。”

說完,紀書瑾將那袋麪包放在一旁的桌上。

薇薇可是最愛吃芋泥吐司了,紀書瑾時隔這麼些年竟然還記得,真是有心了。

溫言內心裡對紀書瑾點了好些個讚。

“謝謝你,書瑾,你快去上班吧,彆因為過來看我而遲到了。”

紀書瑾特地繞路過來給溫向薇帶早餐。

他的公司離醫院還有些距離,再不走就要擠在早高峰了。

要知道,鵬城的早高峰可不一般。

“好,那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盼兒,跟紀叔叔說再見。”

溫向薇喊了聲在旁邊玩芭比娃娃的崔盼兒。

芭比娃娃還是紀書瑾買來送她的。

“紀叔叔再見。”

“盼兒,紀叔叔改天再來看你。”

“嗯嗯。”

溫向薇不方便下床,還是溫言送紀書瑾到門口。

再次回到溫向薇旁邊,溫言忍不住八卦,“薇薇,這個紀先生似乎還可以喔,對你不錯。”

溫向薇還年輕,今年也才二十多歲。

倘若她和崔宏達離婚之後,一個人要拉扯大兩個孩子,確實壓力很大。

雖說溫言堅信溫向薇能堅持下去,可是她還是希望溫向薇能夠找到一個對她好的伴侶,這樣的話,溫言也就放心了。

不過吧,找不到合格的伴侶也沒關係,溫家每個人搭把手,溫向薇和兩個孩子也能過得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