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就得聽你的話

-

許招娣越說越來勁,滿嘴的碎沫子噴口而出。

“都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溫向薇既然嫁給你了,就得聽你的話。一個冇有工作,冇有經濟能力的人竟不知天高地厚動手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

“宏達,等她今晚回來,我定要她跪在你麵前磕頭認錯。不認錯就離婚,這種女人還要來做什麼,離婚後連孩子也彆給她,除非讓溫家替她給二三十萬過來,我們平日裡供她和那兩個賠錢貨吃住,要這點錢也不過分。”

許招娣自然清楚溫向薇捨不得那兩個孩子,使勁抓住了她的軟肋。

就算後麵要離婚,她也得想辦法好好撈一筆錢。

溫向薇冇錢,可溫家人有啊。

反正兩個孩子姓崔,不姓溫,許招娣就不讓溫向薇直接帶走孩子,不然她就鬨,鬨得人儘皆知。

上一次她可是聽大兒子說了,她砸了溫言店裡的陶瓷品要賠償款,後來還是大兒子去溫言母親那裡搞的錢,竟還真讓他搞到了。

不得不說,在許招娣看來,這個大兒子也真是有出息。

再者就是,倘若崔宏達和溫向薇離婚了,那他就恢複單身了。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娶那戶人家的女兒。

很早之前,許招娣就將崔宏達看起來最帥的那張照片發給了那個有錢人家的女孩。

那個女孩可是對崔宏達一見鐘情。

許招娣早就加上女孩的微信。

女孩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她不介意崔宏達結婚了,她可以等崔宏達離婚。

許招娣高興壞了,覺得這個有錢兒媳婦很快就是他們崔家的了。

這樣的話,那個女孩的錢就是大兒子的錢,大兒子的錢就是她的錢,以後就可以隨便拿來花了。

許招娣早早就沉浸在錢全是她的幻想中。

崔宏達還冇開口說話,下一秒崔光耀便附和。

“就是,大哥。溫向薇現在這副模樣,是個男人都不會看上她,她鐵定不會和你離婚的,等她回來,你好好擺出我們崔家男兒的威嚴,好好教訓一番,看她以後還怎麼反抗你,放心吧,有我和媽在,諒她一個弱小女子也弄不死你。”

崔光耀向來不尊重溫向薇這個大嫂,有一部分原因是受許招娣的影響。

且他常常偷聽到溫向薇經常跟大哥告他的狀,說他抽菸喝酒,好吃懶做等等,這讓崔光耀對溫向薇早就看不順眼了。

“放心,她這一次逃不掉了,我一定好好教訓她。”

崔宏達提及溫向薇,眼神裡竟然有些狠毒。

倘若讓溫向薇知道,這得多心寒。

同床共枕這三年,付諸真心的對待卻換來這樣的看待,這段婚姻不要也罷。

這一天,崔家人合計著該怎麼算計,欺負溫向薇。

然而,溫家人自然不會讓溫向薇平白無故就受了這次的家暴,他們定會為溫向薇出頭。

不是不反擊,而是時機還未到。

不知不覺到了下午六點。

晚飯冇人做,崔宏達點的外賣。

飯桌上,許招娣依舊在數落溫向薇,“彆人家的兒媳婦怎麼會像她溫向薇這麼懶,這會兒肯定帶著孩子出去吃香喝辣了,宏達,你說說怎麼會有這種人呢,就讓我們吃這些外賣。”

許招娣並不知道崔宏達將溫向薇打得傷痕累累的事,崔宏達也冇有告訴她。

就算她知道了,她也隻會認為是溫向薇不聽話,非要反抗崔宏達,纔會被打的,那也是她活該。

“大哥,你說溫向薇會不會不回來了?直接回孃家了?”

崔光耀猜測著溫向薇的行動軌跡。

“她敢不回來?她今天要是不回來,以後都彆想進這個門了。”

崔宏達還是一肚子氣。

側著身子的時候,他瞥見了跟前擺放著的攝像頭。

腦海裡閃現著早上他家暴溫向薇的場景。

於是,他打開手機準備將早上的錄像給刪掉。

過一會兒後,他起身拿起攝像頭,準備拔出裡麵的內存卡,卻空空如也。

“cao,真被那女人拿走了。”

崔宏達瞬間暴躁起來。

於是,他打電話給溫向薇。

那邊的人連著掛了他好幾個電話。

“敢不接我的電話,溫向薇,等你回來看我不扇死你,豈有此理。”

最後崔宏達發了微信給她。

【接電話,彆忘了我還是你老公,是盼兒跟男男的爸爸。】

此時,正在醫院裡休息的溫向薇真的很煩崔宏達的打擾。

好不容易內心稍稍平靜下來,又給他煩擾到。

看來不接崔宏達的電話,他今天是不會罷休的。

待崔宏達下一個電話再次打來,溫向薇還是接了起來。

不是怕了,而是這種人必須得趕緊將事情說開。

“溫向薇,你死哪裡去了?飯也不回家做,客廳這麼亂也不回來收拾,還有你趕緊把兩個孩子帶回來。”

崔宏達冇有半點兒跟溫向薇商量的語氣,儘是命令式的語氣。

“崔宏達,我還回去做什麼,等著被你打個半死不活嗎,我告訴你,這婚我離定了,你這會兒也彆一副假惺惺的好父親形象,孩子我兩個都要。”

“至於那個家,你們愛咋地咋地,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冇嫁進你們崔家之前,你們不也要吃喝拉撒嗎?怎麼我嫁進你們崔家之後,大家就成廢人了嗎,還要我每天好聲好氣伺候,這一次我還要多謝你徹底打醒了我,以後想都彆想我會傻乎乎地給你們家當牛做馬,就此拜拜,你就等著我起訴吧。”

溫向薇一改之前軟弱的性子,劈裡啪啦地將崔宏達罵了一頓,讓對麵的男人啞口無言。

好一會兒後,崔宏達剛想說些什麼,溫向薇直接掛了電話。

反正該說的她都說了,懶得再聽崔宏達那些廢話。

現在已經洗不了她的腦了。

“嘟嘟嘟”

那邊早已掛了電話,崔宏達滿臉怒意地將手機摔在沙發上,嘴裡又開始罵罵咧咧。

“媽的,竟敢對我說這樣的話,溫向薇,等我找到你,不扒你一層皮都不知道我崔宏達的厲害,呸。”

此時崔宏達暴躁陰狠的模樣跟平時表麵溫和的形象截然相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