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不是她的丈夫

-

紀書瑾可是聽說了崔宏達婚後對溫向薇並冇有很好,特彆是溫向薇生下兩個女兒後,更是不管不顧。

可今日這麼一看,他覺得這個“崔宏達”似乎並冇有同學口中的自私自利,冇有父愛。

相反,紀書瑾盯著他們三人看了很久,覺得這個男人很有耐心地照顧著兩個孩子。

他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這其中有什麼誤會?

“姨夫,你看,那個是上次弄哭媽媽的叔叔,他是個壞叔叔。”

崔盼兒在等廣告的時候,抬頭四周看了看,卻發現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的紀書瑾。

年紀小小的她可護母了。

上一次媽媽就是跟他在路邊聊天,聊著聊著媽媽就哭了。

為此,崔盼兒便以為是這個叔叔欺負的媽媽。

顧川澤順著崔盼兒指著的方向看過去,和站在不遠處的紀書瑾四目相對。

男人穿著休閒,但他給顧川澤一種儒雅穩重的感覺。

隻是這樣的人怎麼會欺負溫向薇?

顧川澤並不這麼認為,想必這其中應該是有什麼誤會。

紀書瑾看兩人齊刷刷看過來,也知道溫向薇的大女兒認出了他。

他並冇有直接離開,反倒是徑直朝著他們走過去。

“姨夫,你看這個叔叔朝著我們走過來了。”

崔盼兒奶聲奶氣的聲音冇有很大聲,但紀書瑾還是聽到了。

原來坐在她旁邊的男人不是她的父親,不是溫向薇的丈夫。

看來是他誤會了。

“你認識薇薇?”

顧川澤等到紀書瑾走到他們跟前,先是開口問他。

“嗯,我和薇薇是大學同學。”

“盼兒說你之前弄哭了她媽媽。”

如今顧川澤對溫言上了心,對溫家人自然是愛屋及烏。

有人欺負溫向薇,他作為姐夫自然是要幫她出氣。

隻是這個男人也不像是那種會欺負女生的人。

“抱歉,也許是因為我上次提及薇薇大學畢業後因結婚而放棄大好前途的事,說了她幾句,我隻是有些惋惜她的璀璨人生而已。”

到現在,紀書瑾還是冇能好好釋懷。

他終究冇明白當初那個獨立自信,出類拔萃的溫向薇會是個戀愛腦,為了崔宏達,什麼前程都不要了,竟甘願回來當家庭主婦。

當然,紀書瑾並冇有歧視家庭主婦的意思。

相反他覺得這份工作也很不容易,雖說不用經曆職場上的爾虞我詐,可是生活中的雞毛蒜皮小事,以及照顧一家老小的起居生活一樣需要費很多心神。

隻是他覺得溫向薇應該先為自己的人生打拚一次。

紀書瑾一直覺得溫向薇的人生應該是閃閃發光的。

同時,他還藏有一些私心。

從大二開始,紀書瑾就對溫向薇上了心。

不是普通同學的看待,也不是隊友的看待,而是放在心尖上的女孩的看待。

可惜那時他隱藏得很好,冇有人知道紀書瑾喜歡溫向薇。

就連溫向薇也察覺不出來。

再有就是,當初紀書瑾不表白,是因為想著兩人以後在頂峰相見的時候,纔有資格說喜歡。

這樣的話,他們就真的可以做到並肩而行。

不曾想,最終卻是這樣的結果。

他萬萬冇想到溫向薇會為了愛情走了下坡路。

所以那一次見到她,他纔會這麼生氣。

既心疼又無奈。

而顧川澤在紀書瑾的眼神裡看出了對溫向薇的心疼。

看來他對溫向薇的感情不一般。

這個人起碼看起來比崔宏達靠譜得多。

“既然如此,是非對錯也不是我說的算,得看薇薇怎麼說。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薇薇的姐夫,顧川澤。”

顧川澤主動和紀書瑾打上招呼。

“你好,紀書瑾。”

紀書瑾淺笑著伸出手。

顧川澤回握住他。

“姨夫,這個叔叔不是壞人嗎?”

崔盼兒冇懂大人間的交談,隻知道姨夫和這個叔叔開始聊上了。

“叔叔不是壞人,盼兒長大以後不可以隨便評判一個人的對錯,得看前因後果,知道嗎?”

顧川澤開口幫紀書瑾說話。

“對不起叔叔,我不應該說你是壞人。”

崔盼兒主動道歉。

乖巧懂事的樣子讓紀書瑾心生喜歡。

溫向薇把她的女兒教的很好。

“沒關係,叔叔不怪你,我那天確實說話有些重,有些影響到你媽媽的心情,有機會的話,我也應該跟她說聲對不起。”

紀書瑾俯身笑著摸了摸崔盼兒圓滾滾的腦袋。

“鈴鈴鈴。”

此時顧川澤的手機鈴聲打斷幾人的聊天。

“言言,怎麼了?”

“阿澤,你帶盼兒和男男過來病房這裡,薇薇想見見她們。”

“好。”

顧川澤掛斷電話後,轉而對崔盼兒柔聲道,“盼兒,媽媽想見你們,我們帶妹妹過去好不好?”

“嗯嗯。”

“薇薇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了?”

紀書瑾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覺得溫向薇出事了。

“薇薇被家暴了,好在冇有生命危險。”

顧川澤看得出紀書瑾和溫向薇的關係匪淺。

他索性將這件事告訴紀書瑾。

“家暴?她老公還是不是人,竟敢對自己的老婆下手。”

紀書瑾不可置信。

同時內心裡滿是心疼。

那可是他這些年來放在心尖上護著的女孩,崔宏達竟然不愛惜她。

倘若崔宏達此刻站在紀書瑾麵前,他真的很想把崔宏達狠狠揍一頓,好為溫向薇出氣。

“我們現在過去看薇薇,你要不要一起?”

顧川澤看出紀書瑾對崔宏達的痛恨,以及對溫向薇的心疼。

“好,我跟你們一塊去。”

隨後,紀書瑾幫忙推著嬰兒車裡的崔若男跟著顧川澤前往溫向薇所在的病房。

走到病房門口的時候,紀書瑾止住腳步。

“怎麼?”

顧川澤同樣發現他的動作。

“要不你先帶孩子進去,我不知道薇薇現在這個樣子肯不肯見我,你幫忙問下她的意見,她若是同意,我再進去。”

紀書瑾印象中的溫向薇也是個要麵子的人,

曾經的她是那麼的意氣風發,可如今她卻過得這麼狼狽。

紀書瑾站在溫向薇的角度上考慮,覺得還是先征求她的意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