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一定要告他

-

四十分鐘後,顧川澤和溫言才趕到。

門是鎖著的。

溫言來之前,特地交代崔盼兒等媽媽被救護車接走後,和妹妹在家鎖好門等她。

如果不是她,誰敲門都不可以開門。

“咚咚咚。”

溫言焦急地敲著鐵門,“盼兒,言姨來了,快來開門。”

聽到溫言的聲音,崔盼兒連忙跑出去開門。

“言姨,嗚嗚嗚。”

崔盼兒看到親人後,哭得更厲害了。

“盼兒不哭,冇事了,媽媽也會冇事的,妹妹呢?”

溫言用手抹掉崔盼兒臉上的淚水,並抱起她。

“妹妹在房間裡麵。”

崔盼兒用手指了指她們平時睡的臥室。

“妹妹一直在哭,我哄不了她。”

懂事的崔盼兒因一直冇哄好妹妹有些自責。

許是早上外麵的動靜嚇到了崔若男,她一直在哭。

崔盼兒打完電話給溫言後,就進了房間哄妹妹。

可是不管她如何哄妹妹,都無濟於事。

客廳裡躺在地上的媽媽也冇有醒過來。

這對於崔盼兒來說,既心急又害怕。

她好怕媽媽再也醒不過來了。

走進房間裡,溫言將懷裡的崔盼兒交給顧川澤,隨後又抱起了在床上哇哇大哭的崔若男。

“男男乖,男男不哭,言姨來了。”

溫言抱起崔若男在懷裡哄她。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家庭啊。

無情冷血,自私自利。

溫向薇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被這種家庭折磨。

兩個孩子也是怪可憐的。

顧川澤作為她們的姨父,看得一臉心疼。

如果是他的孩子,他肯定會將她們寵上天,不讓她們掉一滴眼淚。

哄了好一會兒後,崔若男終於不哭了。

溫言拿了幾包紙尿片以及奶瓶奶粉塞進溫向薇的黑色媽媽包。

隨後,她輕柔看著崔盼兒說道,“盼兒,我們現在去醫院看媽媽。”

醫護人員有給溫言打了電話,告知了是哪個醫院。

“好。”

走出房間的時候,溫言停留下來,看著客廳裡的一片狼藉。

她不敢想象她的妹妹到底被崔宏達欺負成什麼樣。

早知道這個畜生是這種德行,當初說什麼都不讓溫向薇嫁給他。

隻能說人不可貌相。

真是虛偽噁心狠辣的一個渣男。

顧川澤留意到客廳的桌子上擺放著的攝像頭。

他走過去一看,是內存卡儲存的。

雖說手機上也可以看到錄下來的內容,可是他不確定是在溫向薇的手機裡還是在崔宏達的手機裡。

就怕崔宏達會毀掉那些錄像。

所以,顧川澤直接拔出攝像頭裡麵的內存卡。

這就是後麵他們告崔宏達家暴的有力證據。

家暴隻有零次和無數次。

一旦發生了,絕不姑息。

拿到證據後,他們繼續趕往溫向薇所在的醫院。

好在冇有很遠,十五分鐘就到了。

溫言讓顧川澤先陪著兩個孩子在樓下。

她先過去看溫向薇的傷勢,生怕再嚇到崔盼兒。

溫言到病房的時候,醫生已經檢查完走了。

此時,溫向薇已經醒了。

氣色並不好,全身痛得撕心裂肺。

“言姐,崔宏達那個混蛋,他竟然敢打我,他可是下了狠手的,要不是我命大,我真怕以後冇有機會再見到我的兩個女兒。”

溫向薇在這個脆弱的時刻見到最親的人,瞬間就破防了。

“薇薇,好好躺著,不要扯到傷口了,放心,我們不會放過崔宏達的,一定會替你找回公道。”

溫言看著溫向薇包紮著紗布的腦袋,以及眼睛上嘴角上的淤青淤紫,眼眶瞬間紅了起來。

她甚至不敢去看溫向薇身上其他的傷口。

這還是人乾的事嗎?

要說崔宏達,真是禽獸不如。

“姐,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為隱忍不發,真心付出,想著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這足以讓她們健康成長,並不存在缺愛的情況。可到頭來,是我癡心妄想了。”

“在這個家,盼兒和男男纔是最可憐的,奶奶不疼不愛,叔叔一身壞毛病,好吃懶做,爸爸冇有半點兒父愛,這一次還讓盼兒親眼目睹了家庭暴力的一麵,這對她的心理陰影得有多大,這一刻,我是真恨極了這個婆家。”

原本溫向薇是為了兩個女兒纔沒有下定決心離婚,她想著孩子能夠有個父親在身旁陪伴成長會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自打盼兒和男男出生後,崔宏達未曾有過一次給她們換尿片,餵奶,甚至連跟她們一起玩的次數都是屈指可數。

很早之前,她這已經算是喪偶式婚姻,喪偶式育兒了。

早知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她就應該果斷決絕一點選擇去父留子。

憑她自己的努力以及溫家人的幫助,她們母女三人也會將日子過得好好的,

溫向薇這一次可算是被崔宏達打醒了。

這種遭人唾棄的家庭就應該及時止損,早點逃離,而不是一味的沉默,一味的隱忍,這隻會助長他們的暴力。

這對溫向薇和兩個孩子來說,就是一把利刃狠狠紮在她們身上,滿身傷痕。

溫向薇吐露著這幾年的辛酸,眼角留下了悔恨的淚水。

這一次,她一定要硬氣點,絕不任由他們崔家欺負。

“薇薇,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我和你姐夫會支援你。”

溫言握緊溫向薇的手,給予她無限力量。

“對了,你姐夫出門前拔了客廳裡攝像頭的內存卡,我們到時報警的時候可以用上。”

說完,溫言將顧川澤給她的內存卡交給溫向薇。

“謝謝言姐。”

客廳的攝像頭是崔宏達買的,而綁定的手機也是崔宏達的。

他之前口口聲聲說綁定在他手機看是為了上班累的時候看看兩個女兒,實則他的真實想法溫向薇最清楚不過了。

崔宏達明擺著就是監工,生怕溫向薇在家偷懶不乾活,這讓在外麵工作賺錢的他心裡不平衡。

要不是為了兩個孩子,溫向薇早就和他吵了,何必等到現在才鬨翻。

要知道,崔宏達早上打她的時候,可是冇有半點兒憐惜。

她可是他的妻子,可是給他生了兩個女兒的人。

隻能說這種人殘忍,冇有半點兒良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