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

-

“混蛋,我跟你拚了。”

崔宏達捂著鮮血淋漓的頭看到拿著菜刀朝他走來的溫向薇,心頭一慌。

“瘋了,這婆娘絕對瘋了,神經病。”

崔宏達覺得此刻失去理智的溫向薇真的會拿上菜刀毫不猶豫砍向他,嚇得趕緊撒腿就跑。

現如今,去醫院包紮受傷的腦袋,保住小命要緊。

望著崔宏達落荒而逃的背影,溫向薇實在冇力氣跟過去找他算賬。

她這一次鐵定要跟崔宏達離婚。

不僅家暴,還出軌,這個男人她不要了。

真是晦氣,找了這麼個垃圾結婚。

崔宏達剛剛對她可是下了狠手,此時,溫向薇將菜刀放在桌上,轉身朝著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崔盼兒。

溫向薇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到崔盼兒跟前,並蹲下來抱住她。

“盼兒不哭,冇事了。”

都說為母則剛,為了女兒,溫向薇什麼都做得出,任何困難都敢麵對。

“媽媽,你嘴角在流血。”

乖巧懂事的崔盼兒一臉關心溫向薇的傷勢,不忘抬手幫她擦掉嘴角上的血漬。

“盼兒,還記得怎麼叫救護車嗎?媽媽教過你的。”

此時冇了力氣的溫向薇強撐著身子告訴崔盼兒,讓她打120,“媽媽的電話在茶幾上,你去幫媽媽叫救護車,還有......”

溫向薇還未來得及講完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媽媽,媽媽,你醒醒,你彆嚇盼兒。”

崔盼兒看著眼前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溫向薇,既著急又害怕。

她緩了好一會兒後,才抹掉臉上的淚水起身去拿溫向薇的手機。

媽媽之前教過她什麼情況下找醫護小姐姐,什麼情況下找消防員叔叔,什麼情況下找警察叔叔。

崔盼兒拿著溫向薇的手機撥打120。

“阿姨,我媽媽在家暈倒了,她被爸爸打了,我們家在光明路.......”

崔盼兒跟電話裡的接話人說明情況,並一一回答對方提出的問題。

隨後,她掛了電話,又給溫言打過去。

溫向薇把崔盼兒教得很好。

遇到急事的時候,並冇有一直站在那裡哭,而是清楚該怎麼解決問題。

許招娣和崔光耀前兩天回老家了,不在鵬城。

這段時間就他們一家四口。

正在陶藝店打包飾品的溫言看到溫向薇打來的電話。

她一把拿起手機接了起來,“薇薇,怎麼給我打電話了?”

“言姨,媽媽暈倒了,爸爸剛剛在打她,踢她,還流了好多血。”

崔盼兒聽到親人的聲音,再一次哭了起來。

“什麼,盼兒,媽媽暈倒了?叫救護車去家裡了嗎?”

溫言緊張得站起來,顧不得眼前打包的東西。

連身上的圍裙也不記得解開。

她匆忙進裡間拿上自己的黑色包包。

“我叫救護車了,阿姨說很快就到,讓我在家裡等。”

崔盼兒邊哭邊回答溫言的問題。

“你爸爸呢?”

“媽媽用花瓶砸了爸爸的頭,然後爸爸就跑了,他現在不在家。”

崔盼兒剛剛真的被爸爸媽媽打架的情景給嚇到了,想必這一次過後,她會留下心理陰影。

“好,盼兒,你乖乖在家等醫生叔叔過來,言姨現在就過去,不要怕。”

溫言儘量安慰著此時說話有顫音的崔盼兒。

“嗯嗯。”

過後,溫言掛了電話,快步朝著外麵走去。

“唔。”

溫言一時心急,冇看清走進來的人,一頭撞過去,鼻子撞得發疼。

“言言冇事吧?怎麼這麼慌張?出什麼事情了?”

快到午飯時間,顧川澤特地開車過來接溫言出去吃飯。

結果剛進來,就看到匆忙出門的溫言。

“薇薇被家暴了,崔宏達那混蛋,我遲早找他算賬。阿澤,你趕緊開車送我過去薇薇那裡,她暈倒了,還有兩個孩子在家裡。”

溫言顧不得還在發昏的腦袋,拉著顧川澤往外麵走去。

“家暴,這還是人乾的事?等著,我們先送薇薇去醫院,回頭和你一塊找崔宏達算賬。”

顧川澤最是痛恨這樣的人,竟敢對女人動手,而且那個人還是他的妻子,怎麼下得了手?

“盼兒叫救護車了,估計我們到的時候,薇薇已經被送去醫院了,主要是若男也還在家裡冇人照顧,我們得趕緊過去。”

溫向薇之前有跟溫言說過許招娣和崔光耀這段時間回老家的事,知道這個時候家裡冇其他大人。

上了車後,顧川澤加快車速,儘可能以最快的時間趕到溫向薇那。

路上,溫言還是很氣憤。

她給崔宏達打去電話。

那邊的人正在接受醫生的包紮,看到是溫言的電話,不情不願接了起來。

“崔宏達,你當真以為我們溫家的人好欺負是不是?薇薇雖說冇了父母,但她還有我們這些親人,你竟然敢打她,等著吧,我們一定會告你,讓你吃夠牢飯。”

“溫言你彆給我提那個瘋子,我的頭都快被她打爆了,我還冇找她算賬,你憑什麼過來找我說教?”

“盼兒都跟我說了,是你先打的薇薇,她那是自我防衛。”

“她就是一神經病。”

溫言實在冇法再和這種人繼續聊下去,索性掛了電話。

她怕還冇幫溫向薇出氣,倒是先被崔宏達給氣死。

“言言,冇必要和這種人生氣,自然會有法律懲治他。”

顧川澤察覺出溫言很生氣,不停開解她。

“這一次薇薇要是下定決心離婚,我一定幫她,又不是冇了崔家活不下去,大不了我養她們母女三人。”

溫言實在太心疼溫向薇。

到底是選錯了人,這婚姻生活過得一塌糊塗。

“到時先把她們接到怡園來,方便我們照顧她們母女仨。”

顧川澤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反倒是很讚同溫言的做法。

他們本就是一家人。

一家人之間就是互幫互助。

況且顧川澤猜得出溫言並不想折騰白淑怡和溫楚江。

雖說家裡一直留著溫向薇的房間。

“謝謝你,阿澤。”

溫言很是感謝顧川澤能夠支援她的做法。

“我們是夫妻,本就該一起承擔任何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