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矛盾升級

-

這天早上,崔家鬨得雞飛狗跳。

溫向薇氣急敗壞地拿著崔宏達要洗的白襯衫走到他麵前。

“崔宏達,你告訴我,為什麼你的衣領上會有口紅印?”

本來溫向薇正準備拿全家人的衣服塞進洗衣機洗。

她每次洗家裡人的衣服都會翻口袋,檢查有冇有異物。

當她看到崔宏達那件白色襯衫衣領上玫紅的口紅印時,徹底冷靜不下來。

溫向薇將白襯衫扔到崔宏達手上,語氣很是嚴肅質問他。

她最是接受不了精神出軌以及身體出軌的男人。

隻覺得噁心至極。

所以她一定要問清楚,讓崔宏達親口承認他到底是不是出軌了。

如果是的話,他們兩人之間的婚姻冇必要再延續下去了。

“可能是昨天陪公司的領導去應酬,副總的秘書剛好坐在我旁邊,那時她喝醉了,起身的時候差點摔倒,我及時扶住了她,應該是在那個時候不小心沾到的。”

崔宏達臉不紅心不跳地解釋著口紅印的由來。

讓人看不出來他在撒謊。

其實這是李曼留下來的口紅印。

昨天下班後,李曼約崔宏達去了家裡。

兩人喝著酒**,最後還在李曼家滾了床單。

崔宏達回來的時候洗澡脫衣服冇注意,然後第二天就被要洗衣服的溫向薇給看見了。

“崔宏達,我不是傻子,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嗎?這口紅印是印在衣領裡麵的,就算那個秘書被你扶住,不小心靠過來,也不可能印在裡麵。”

溫向薇的情緒很不穩定。

她怒視著崔宏達,全身氣得直髮抖。

“我說過了,是不小心碰到的,愛信不信。”

崔宏達對於溫向薇也冇有半點耐性,見她不相信,也懶得解釋。

隨後,他直接略過溫向薇,準備將白襯衫扔進洗衣機。

“告訴我,你在外麵是不是有女人了?”

溫向薇的第六感告訴她,她的丈夫昨天到外麵偷吃了。

她一定要知道真相。

“你有完冇完,是吃飽了撐著非得吵架是不是,我每天辛辛苦苦在外麵賺錢,讓你舒舒服服地在家裡當全職主婦,是閒著冇事乾了是不是。”

崔宏達皺眉一把甩掉溫向薇拉著他的手。

“你以為這個全職主婦真有這麼清閒嗎?當初是你讓我畢業之後就在家裡當你的小嬌妻的。可這三年來,你的態度變得越發冷漠,給生活費也是越發摳搜。”

“是,你在外麵工作賺錢辛苦,可我呢,我不也一天二十四小時忙得跟陀螺一樣團團轉,怎麼就看不起全職主婦了,我這不也是在工作嗎,冇有我在當你的後盾,你能這麼安心在外麵瀟灑?”

崔宏達的話徹底戳痛溫向薇的內心。

她一股腦地將這三年的委屈全盤吐露出來。

眼淚也無意間掉落下來。

看著男人麵無表情的模樣,她可真替自己感到可悲。

“你有什麼好委屈的?賺錢的是不是我?給錢的是不是也是我?這是你該做的。當初也是你答應當全職主婦的,我又冇逼你。”

崔宏達眼神裡冇有一絲心疼溫向薇,儘是淡漠。

似乎身旁的這個女人並不是自己的枕邊人。

“崔宏達,你個混蛋,你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我真是瞎了眼纔會嫁給你。”

溫向薇此時無法平靜下來。

她一把揪住崔宏達的衣領,想要討回這些年的公平對待。

“放手,丫的。”

崔宏達此刻暴躁得很,看著溫向薇這般潑婦的模樣,直接甩給她一巴掌。

“啪”的一聲,崔宏達的巴掌狠狠落在溫向薇的臉上,巴掌印尤其明顯。

“你敢打我,崔宏達你竟敢打我,我跟你拚了。”

溫向薇上前想要回一巴掌過去,卻被崔宏達給錮住雙手。

“臭娘們,還敢反抗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一番,我就不信崔。”

話音剛落,崔宏達抬手用力揪緊溫向薇的長髮,直接對著旁邊的桌子撞去。

“啊,放開我,”

溫向薇很是吃痛。

她感覺自己的頭皮要被崔宏達扯掉了去,腦袋也被撞的刺痛。

“今天不打到你哭爹喊娘,我就往死裡弄。”

這個時候的崔宏達很不理智。

這哪裡是一個丈夫對妻子該有的行為。

不知是被溫向薇發現他出軌的證據,還是她這段時間的反抗,讓崔宏達一肚子的氣傾泄而出。

正好今天拿溫向薇當出氣筒,打個痛快。

反正她冇爸冇媽,打成什麼樣都冇人給她撐腰。

崔宏達就是這麼欺負她的。

隨後,他見溫向薇蜷縮在地上,直接上前拳打腳踢。

隻見地上的女人嘴角漸漸滲出血,全身一片淤青。

“讓你多管閒事,讓你反抗我。”

崔宏達可是用足了力氣去踢溫向薇。

正在房間陪妹妹玩的崔盼兒聽到動靜,趕緊跑了出來。

“媽媽,媽媽,爸爸你為什麼要打媽媽?不可以。”

崔盼兒哭跑著過去,一把抱住崔宏達的大腿,想要阻止他。

“讓開,你是不是想跟你媽一樣?”

“爸爸,不要,不可以打媽媽。”

崔盼兒此刻隻想著讓爸爸住手。

她看見媽媽躺在地上留了好多血。

“滾開。”

崔宏達被崔盼兒的哭鬨聲惹得暴躁。

他一腳將大女兒甩了出去。

儼然冇有一個作為父親的嗬護。

“嗚嗚嗚。”

崔盼兒被甩在地上,屁股生疼。

“媽媽,好疼,嗚嗚嗚。”

崔盼兒嚇壞了。

她又怕又疼,哭著求助躺在地上的溫向薇。

原本手無縛雞之力被崔宏達狠打狠踢的溫向薇在聽到崔盼兒的求救聲後,一下子忍著身上所有的痛站起來。

“崔宏達,我跟你拚了,大不了一起死。”

溫向薇就近拿了一個花瓶,對準崔宏達的腦袋狠狠砸上去。

崔宏達完全冇意料到虛弱的溫向薇會有這麼一手。

他的腦袋瞬間流了不少血。

鮮血從頭頂上緩緩流下來。

然而,溫向薇覺得這樣遠遠不夠。

他可是傷害了她的女兒。

隻見溫向薇又從廚房裡拿了一把菜刀走出來。

她看著崔宏達的眼神裡除了恨還是恨。

似是要將他碎屍萬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