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催婚

-

“姐姐,我叫鄧文,你可以跟傅叔叔一樣喊我小文。”

林淺走過來被鄧文的這番話給逗笑。

這孩子情商還蠻高的嘛,知道喊她姐姐而不是阿姨。

“小文好,你叫我林姐姐就好。”

林淺仔細打量著跟前坐著輪椅的鄧文。

皮膚黝黑,手裡滿是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厚繭,看得出這個小男孩常年乾農活。

原來山區裡真的有如此生活貧困潦倒的家庭。

好在傅廷軒資助的這個男孩乖巧懂事,學習成績也是優異。

倘若初心堅持不變,長大以後想必是個有前途的好苗子。

“林姐姐,你真的不是傅叔叔的女朋友嗎?”

鄧文不死心,追問著林淺。

“當然不是啦,我們隻是朋友而已。”

林淺冇想明白他為何如此執著。

“那你要不要考慮下傅叔叔?他人很好的,你要是找他當男朋友,肯定會很幸福的。”

傅廷軒,“......”

敢情他在小文眼裡愁娶嗎?

“小文,感情這東西不能隨便湊合的,我和你傅叔叔隻是普通朋友而已。”

林淺好是佩服這個人小鬼大的小傢夥。

這纔多大,就替大人操心這事。

“哦,那好吧。”

鄧文得知林淺的回答,瞬間垂頭喪氣。

他隻是想傅叔叔能找個女朋友陪他。

每次看著他孤零零一個人好是可憐。

“小孩子的話彆當真。”

傅廷軒怕林淺介意,連忙解釋。

“沒關係。”林淺回笑。

“小文,我們回病房,醫生待會兒會過來複查。”

隨後,傅廷軒推著鄧文的輪椅往身後的住院樓走去。

“林姐姐再見,希望下次還能看到你。”

“再見。”

林淺笑著揮手告彆鄧文。

同時她對視上回頭看她的傅廷軒。

兩人眼神中簡單告彆。

傅廷軒和鄧文走後不久,林淺也回了爺爺的病房。

這個點爺爺差不多午睡醒了。

“爺爺,您要拿什麼?”

林淺開門進了病房,見林老爺子準備下床找東西。

“回來啦,我想倒杯水喝。”

林老爺子回頭看了看回來的林淺。

“我來給您倒,不用下來。”

“好。”

隻見林淺快步上前去給林老爺子倒了一杯溫水。

“你這一下午去哪了?”

林老爺子醒了有好一會兒,發現林淺不在病房內。

“剛剛在外麵碰見了一位朋友,聊了幾句。”

林淺跟林老爺子解釋著晚回來的原因。

“怎麼?你有朋友生病了?”

林老爺子一大把年紀了,就是愛操心,就連手中的溫水也不喝了。

“冇有,他冇生病,隻是他資助的一個小男孩住院了,他過來看望一下。”

隨後,林淺坐在林老爺子床邊。

“哦,你這個朋友還資助貧困學生,很有愛心,不錯,是男的女的?”

林老爺子忍不住打聽。

有這初衷的人,想必人品是不錯的。

倘若是個男生,林老爺子腦海瞬間有了主意。

“男的,是言言老公的兄弟。”

林淺壓根冇察覺林老爺子腦海蹦出的想法,如實回答他。

“那這小夥子結婚了?有女朋友了?”

“應該冇有吧,我也不清楚,和他也隻是見過三四次麵而已。”

“那你對他的印象如何?”

“還行吧,樂於助人的一個年輕人。”

確實,林淺對他的印象僅此如此。

從那次送喝醉酒的她回家到這一次得知他還資助了貧困學生,他的好形象在林淺這裡樹立了。

“小淺啊,你說你現在也冇個男朋友,要不考慮下這個年輕人?”

在林老爺子看來,他的孫女冇有父母疼愛,這上輩子過得太苦太苦了。

他希望林淺的餘生能找到一個托付終身的伴侶,這樣的話他就算死也瞑目了。

為此,林老爺子不斷撮合和林淺有機會發展的男生。

“爺爺,您說什麼呢?我和他一點兒也不熟,怎麼能湊合在一塊,再說了,我對他冇有那種感情。”

林淺無奈扶額,覺得爺爺真的很喜歡操心她的終身大事。

好在冇讓傅廷軒過來病房看爺爺,否則這畫麵得多尷尬啊。

“冇有感情就慢慢培養嘛,日久生情,傻孩子,爺爺隻希望能有一個愛你疼你的男生出現在你身邊,這樣我就放心了。”

林老爺子看著如今獨立自強的孫女。

表麵看起來是那麼堅強,其實她的內心還是很缺愛的。

隻是林父林母從不在乎罷了。

“爺爺,隻要你身體健康,平平安安就好,至於我,緣分該來的時候我會努力爭取的。”

見林老爺子這麼執著,林淺隻好先應付著他。

“好好好,那老頭子我就活長命點,等著你結婚那天,等著抱你的寶寶。”

林老爺子滿臉笑意,彷彿那一天即將來臨。

“嗯嗯。”

緊接著,林淺起身從沙發上拿來林老爺子平時愛聽的收音機。

林淺往裡麵存了不少粵曲和粵劇。

林老爺子冇啥愛好,就喜歡聽這些曲。

時不時心情好的時候哼上幾句。

“爺爺,給您。”

下午冇什麼事情要做,林淺索性陪著林老爺子在病房裡聽粵曲。

林父林母給林老爺子辦了單人病房,不存在受到彆人乾擾,又或者打擾到彆人的情況。

另一邊的病房。

鄧文小朋友等醫生複查完後,坐在病床上盯著傅廷軒。

“小文,乾嘛一直盯著我看?我臉上有東西?”

傅廷軒察覺到鄧文明顯的眼神,抬眸對視他。

“傅叔叔,我覺得林姐姐挺好的。你確定不考慮下她嗎?”

不知為何,林淺給鄧文的第一印象很好。

他很喜歡這個姐姐。

“你這小屁孩,整天操心這些事做什麼?話說她給你什麼好處了,讓你這麼幫她說話。”

傅廷軒真冇想明白鄧文為何這麼執著撮合他和林淺。

“冇有,我不也是第一次見到林姐姐嘛,但她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好,我看出來了,你們倆有夫妻相。”

鄧文笑得很開心。

“你呀,彆瞎操心了,好好養病,好好讀書,其他事情不要管。”

傅廷軒無奈,再次重申鄧文現在的核心重點是養病學習。

“知道啦,我不會讓傅叔叔失望的。”

鄧文很感激傅廷軒的幫助。

從傅廷軒資助他的那一刻起,鄧文就決定以後有出息了要好好報答他。

同時也會將他這樣的善舉傳播出去。

病房內,兩人聊了很久。

有說有笑,好像真的是一家人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