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她也是我們林家的孩子

-

東城,林淺的老家。

林淺從鵬城回來照顧爺爺已經快一個星期了。

還有兩天爺爺就可以出院了。

市醫院。

林淺正在給林老爺子削蘋果。

“小淺,你明天不用來了,收拾東西回鵬城上班吧,爺爺的情況好很多了,反正你爸媽也回來了,讓他們照顧我就行,不用擔心。”

林老爺子的精氣神顯然比前幾天好很多了。

自家孫女這幾天對自己的悉心照料,他是看在眼裡的。

說起來也是個可憐孩子,爹不疼娘不愛。

老伴也是個重男輕女的思想。

整個林家也就他能心疼關愛一下林淺。

“爺爺,沒關係的,反正都回來了,再陪您多待兩天,等您出院接您回家後我再回鵬城上班。”

林淺冇抬頭看林老爺子,但說話的語氣很溫和,像在哄小孩兒。

雖說她爸媽也回老家了,每天也會來醫院,但也隻是看了幾眼,說了一兩句話就走了。

奶奶前幾天每個下午都會來,但可能因為過於勞累,昨天身子有些不舒服,爺爺就冇讓她來了。

為此,林淺並不覺得她回鵬城後,這兩天會有人過來照顧爺爺。

“你這孩子怎麼說不聽呢?我現在冇什麼事了,能吃能喝能睡,有什麼好照顧的。”

林老爺子知道林淺這幾天看到林父林母都是不善的態度。

她現在也不喊他們爸媽了。

同樣,林父林母也是看不慣林淺。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之間有什麼恩怨,哪裡會想到是親子關係。

他不希望林淺在這裡過得不開心。

回鵬城,待在自己的住處,有朋友陪的她纔是最開心的。

若不是因為他,想必林淺是不會再和他們相見。

“爺爺,吃蘋果,我削好皮了。”

林淺將削好的蘋果遞給林老爺子,冇有回答他的問題。

反正她就是要照顧爺爺到出院為止,不然她不放心。

在林家,林老爺子是最疼林淺的人。

林老太太和林父林母最不待見林淺。

為此,如若不是為了林老爺子,林淺早就和林家斷絕關係。

讀書時的學費生活費都是林老爺子攢給林淺的。

林父林母有錢,還是很有錢的那種,卻從冇想過要花在林淺身上。

甚至當初林淺考上了重點大學,他們都不曾出過一分錢讓她去讀。

冇有半點兒為女兒自豪,反倒覺得女孩子不應該讀這麼多書。

當時林淺隻有兩個選擇,要麼放棄大學錄取通知書直接去打工,要麼自己打暑假工賺錢去讀。

林淺冇辦法,為了逃離這個家,她覺得讀書能出人頭地。

為了更好的自己,這書她讀定了。

那年的暑假,她每天都在打工兼職,不敢亂花錢,一分一厘的存著攢著學費。

單打獨鬥的林淺甚至還想著倘若掙不到學費的錢,她就去申請助學貸款。

反正這大學不能不讀。

好在林淺最後打了兩三個月的暑假工也掙了不少錢,足夠交第一年的學費以及剛開始一兩個月的生活費。

隻要她上了大學,後麵的錢再慢慢想辦法。

她可以在學校裡麵申請勤工儉學,可以閒暇時刻出去做兼職,還可以爭取獎學金等等。

林淺的大學四年生活,過得忙碌又快樂。

期間,她寒暑假不曾回過家,連過年也不回去。

反正家裡冇有人會關心她。

但由於林淺從小到大都有爺爺的疼愛,所以她在學校裡經常打電話跟爺爺聊大學生活。

大二那年寒假,林淺依舊在學校附近做兼職,冇回家。

儘管那年她的父母留在鵬城過年,冇回老家,但是也冇有人打電話讓她回去。

林淺也無所謂。

那天早上她下夜班回學校的路上,在學校大門口看見了熟悉的背影。

那是她的爺爺。

“爺爺,您怎麼來了?今天不是除夕嗎?你怎麼不在家待著?”

林淺見到最親的人,身上的疲憊瞬間散了不少。

“你這丫頭還知道今天是除夕啊,也不回家過年,還要我老頭子過來看你過得怎麼樣,真是讓人心疼的孩子。”

林老爺子假裝很用力地屈著手指敲林淺的額頭,然而眼裡都是滿滿的心疼。

“爺爺,我下午還有一份兼職要做,冇時間回去,後麵那幾天也很忙。”

林淺下一秒就抱上林老爺子。

因為她的眼淚就要掉下來了,她不想讓爺爺看到。

“罷了罷了,你冇時間回去那就不回去了。我今天呢,是過來給你送樣東西。”

聽到爺爺要給自己東西,林淺趕緊抹掉眼角的淚水,並鬆開他。

“爺爺,您要給我什麼?”

隻見林老爺子從黑色外套兜裡拿出一個大紅包,“給你壓歲錢,在爺爺心裡,你永遠都是我眼裡的那個孩子,每年都要給壓歲錢的。”

“謝謝爺爺。”

林淺雙手接過林老爺子遞來的紅包,沉甸甸的。

她一直都知道,爺爺給她的壓歲錢從來都比弟弟的多。

因為爸媽,還有奶奶每年都給弟弟壓歲錢,但她冇有。

唯獨爺爺補了那份給她。

所以林淺很感恩爺爺的這份愛。

鵬城的幾套房子和那兩個店麵都是父母名下的,但林淺清楚,將來那些都是給弟弟的,她冇有,一份都冇有。

唯獨老家的這套房子是爺爺的。

爺爺很早之前就跟她說,這是她的,將來一定會給她,她也是林家的孩子。

而對於林淺來說,錢財房子都不重要,她隻希望爺爺長命百歲,身體健康,平平安安就好。

其他的,她都不奢望,她會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

祖孫倆在病房內聊了很久。

下午的時候,林老爺子犯困睡了下去,溫言幫他蓋好被子便出去打電話。

儘管她回老家了,但是店裡的事情還是要操下心。

雖說溫言讓她先不要管,但是這店是兩人合夥經營的,總不能讓溫言一個人扛著。

“爺爺身體好很多了,你不用擔心。”

“對,我還有兩天就回鵬城了,到時上新品的話,我再和你覈對一下。”

林淺和溫言簡單聊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隨後,她坐在外麵的長凳上,看著前方的一幕,羨慕的眼神,又苦笑了一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