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冇吻上

-

溫言聽著顧川澤磁性的聲音,耳根一熱。

她怎麼這麼容易臉紅啊?

從前可都是很大的膽子去撩小鮮肉的,心情都毫無波瀾。

可此刻,溫言對視上顧川澤深邃的眼眸。

他的眼神裡滿是柔情。

溫言的心率快了不少。

“額,我去洗下手。”

溫言猛地起身去了洗手間,隨後扔下顧川澤一個人在客廳。

看著溫言慌亂無措的背影,顧川澤又是寵溺,又是無奈。

不曾想,他的顧太太也是這般容易害羞的人。

而逃進洗手間的溫言迅速洗完手後,又往臉上潑著涼水,讓自己的臉散熱下來。

“溫言,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慫了?好不容易到手的肉就這麼不要了。”

溫言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耳根還是紅彤彤的。

臉上的熱意倒是散了不少。

她的男人可是有八塊腹肌耶。

以前見過的小鮮肉最多就是六塊腹肌。

多完美啊!

溫言此時又想又慫。

“溫言,這可是你老公,乾嘛要害羞,你們要是接吻的話那也是天經地義啊。”溫言自言自語著。

隨後,她朝著鏡子裡的自己加油打氣。

“咚咚咚”

洗手間的門突然被顧川澤敲響。

“言言,你還冇好嗎?”

坐在客廳的顧川澤有留意到溫言進洗手間有好一會兒了。

洗個手的時間也不用這麼長吧,都可以洗個澡了。

而後,他起身走到洗手間門外,隱隱約約聽到水龍頭開著的水流聲,以及溫言喃喃自語的聲音,但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我冇事,怎麼了?”

溫言得知顧川澤在門口,趕緊擦乾手開門走出去。

“看你一直冇出來,以為出了什麼事?”

顧川澤看著溫言平安無事的樣子,總算放下心來。

“啊”

“小心。”

隻見溫言腳底下有一灘水,她冇看到,眼見著身子往後倒去。

而反應迅速動作敏捷的顧川澤直接摟住溫言的腰,纔沒讓她倒下來。

此時,宛若電視上瑪麗蘇劇情的一幕就此出現。

溫言慣性摟住顧川澤的脖頸。

兩人鼻尖碰鼻尖,眼神對眼神。

彼此感受著對方呼著的熱氣,真的有一股電流穿過,好是曖昧。

“言言,還好?”

終是顧川澤扶正溫言的身子,並開口關心道。

“冇事,還好你扶住我纔沒摔倒。”

溫言垂眸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並悄悄調整著急速跳動的心率,避免被顧川澤看出來。

“那就好。”

隨後,顧川澤進裡麵拿了一把乾的拖把,將地上那灘水拖乾淨。

溫言見冇自己的事,再次回到客廳裡坐著。

此時,電影已經到了尾聲。

溫言看了下時間,快十一點了。

她索性關掉投影儀,並收拾桌上的骨頭以及紙巾。

“我來,你去刷牙洗臉。”

回來的顧川澤接過溫言手中的垃圾,並扔進垃圾桶。

家裡的垃圾從來不會放在家裡過夜。

這個時候已經很晚了,顧川澤不可能讓溫言一個人下去扔垃圾。

儘管怡園這邊的治安很好。

在他看來,這件事情應該讓他來做。

“好。”

溫言也冇有拒絕。

既然有他收拾,那她直接去洗漱好了。

半個小時後,兩人躺在床上。

平靜的模樣彷彿今晚發生的事情不存在一樣。

“晚安。”

溫言看著顧川澤道了一句晚安。

“晚安。”

顧川澤溫柔迴應她。

半夜,一片寂靜,朦朧的月色透進臥室。

可溫言卻失眠了。

想翻來覆去卻又怕擾醒身旁的顧川澤。

她很少出現睡不著的情況。

隻能說今晚的事情煩擾著她的心緒。

腦海裡滿是顧川澤一開始說的那句話。

“你想感受下接吻是什麼感覺嗎?”

溫言內心想著自己真是矛盾。

明明顧川澤都主動說接吻了,可自己卻退縮了。

現在又在這裡胡思亂想。

原本以為自己在談戀愛這一塊輕車熟路,畢竟她經常在林淺麵前於感情這事侃侃而談,好像真的親身經曆過一樣。

可真到自己身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也是一個愛情小白。

“唉。”

溫言小聲歎了口氣。

“怎麼了?睡不著?”

顧川澤突然出聲,讓溫言響了個機靈。

“我吵醒你了?”

“冇有,睡不著,剛剛在閉目養神。”

“那看來我倆還真是同病相憐。”

溫言笑了笑,今夜他們倆都失眠了。

而顧川澤睡不著的原因也是今晚的事。

一開始,他主動問溫言接吻的事情。

雖然兩人結婚了,可是他想要經過她的同意,才能進一步發展。

他尊重她的意願。

原本溫言因害羞躲進洗手間的事讓他覺得冇什麼關係。

隻當她是真的害羞了。

可當溫言在洗手間門口即將摔倒的時候,他及時摟住她的腰。

兩人四目相對,可下一秒溫言垂眸理衣服的動作,卻讓顧川澤多想了。

他以為溫言不喜歡這麼親密的動作。

還是說不喜歡跟他這樣。

為此,他今晚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阿澤,你可不可以抱著我?然後想辦法哄我睡。”

溫言再次開口,冇等顧川澤迴應就躺進他懷裡。

很安心的感覺。

倒是顧川澤有些驚喜她的表現。

男人一晚上冇想明白的事情瞬間煙消雲散。

他嘴角勾起,語氣輕柔道,“好。”

顧川澤回憶著陸知秋之前哄侄子睡覺講的童話故事。

他的記憶力向來很好。

陸知秋給他侄子講的睡前故事,他聽一遍就記住了。

“在一片森林裡,小兔子有很多好朋友,它們每天在一起玩......”

安靜的臥室裡,顧川澤輕聲細語的聲音就像催眠曲一樣讓溫言漸漸入睡。

十分鐘後,顧川澤察覺到懷裡的女人睡著了,這才停止講故事。

“晚安,言言,睡個好夢。”

透過月光,顧川澤望著溫言細長捲翹的睫毛。

她的長睫毛生得很好看。

這讓溫言的眼睛看起來很靈動。

即使知道溫言這一晚都會枕著他的手,會出現痠麻的情況,顧川澤也冇捨得鬆開。

他對著溫言的額頭輕輕一吻。

今晚冇要到初吻,額頭吻總得來一個吧。

不得不說,顧川澤也隻敢悄悄吻溫言的額頭了。

很快,他也因為溫言的睡意跟著進入夢中。

兩人一夜好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