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不希望你凡事都一個人扛下來

-

Lee是治療心臟病這塊的頂尖醫生,他每天的行程安排得很滿。

雖說顧川澤和Lee的交情還不錯,可是讓Lee下一個月來鵬城確實有些難度。

除非顧川澤答應Lee之前開的條件。

也許他下個月就會過來鵬城。

而溫言這邊知道顧川澤有認識更權威的醫生,對沐奶奶的孫子的病情總算有些安心下來。

溫言所認識的朋友中冇有當醫生的。

在得知沐奶奶的孫子也是得了心臟病時,溫言找了不少人幫忙。

不僅找了當企業高管的堂姐,還找了做自媒體人脈廣的堂哥,甚至還有林淺。

雖說他們找來的醫生也是治療心臟病這一塊的,但對於小峰的病情並冇有很大的進展。

為此,溫言有心無力,常常自責。

但凡她人脈再廣一點,也許小峰就不會過得這麼煎熬,沐奶奶就不用過得這麼憂心忡忡。

而溫言今天得知顧川澤剛好認識那個Lee醫生,並且能請他治療小峰的病情。

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因為小峰的緣故,溫言查閱了很多有關心臟科的病例以及醫生。

而對於m國的Lee醫生,她有所耳聞。

在這一方麵,Lee醫生是絕對的權威醫生,所以溫言有信心。

這麼一看,顧川澤真的幫了她一個很大的忙。

“阿澤,謝謝你。”

車上,溫言打心底地感謝顧川澤。

感謝他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言言,我們是夫妻,夫妻間不用這麼客氣,不需要說謝謝,同時我也希望你以後有任何解決不了的問題,請告訴我好嗎?儘管我不確定能不能幫上忙,但起碼不能讓你一個人承受。”

對於顧川澤如今的財力以及地位來說,其實很多事都不算難事。

雖說溫言還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可是顧川澤還是期盼溫言偶爾能夠依賴他,而不是一個人默默扛著所有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以後若是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一定事先告訴你。”

溫言看著顧川澤的側臉,一本正經說道。

顧川澤冇有說話,但他的嘴角直勾起。

顯然很滿意溫言這個回答。

回到怡園的時候已是晚上七點。

溫言分了一半鹵味出來。

夢姐實在太熱情,這給他們打包的鹵味怕是吃兩天都吃不完。

溫言索性拿些給隔壁的泡泡媽媽。

她喜歡吃這些東西,平時追劇都愛啃鴨爪。

沐奶奶也給了一袋桂花糕給溫言。

泡泡最愛吃糕糕。

溫言拿了六塊出來,剩下的兩塊晚上兩個人可以當宵夜吃。

“阿澤,我送點鹵味和桂花糕去隔壁泡泡媽媽家,我一會兒就回來。”

溫言出門前朝著書房裡坐著的顧川澤說道。

“好。”

儘管顧川澤在忙,他還是抬頭迴應溫言。

溫言端著兩個盤子來到隔壁。

由於兩隻手都端著東西,溫言愣是抽出一隻尾指摁響門鈴。

“來了來了。”

裡麵傳來泡泡媽媽的聲音。

“小言。”

“泡泡媽媽。”

“你這是又給我送什麼好吃的了?”

泡泡媽媽看著溫言手上的兩個盤子,順手接了過來。

“我今天跟阿澤回我媽那了,順便帶了些以前很喜歡吃的鹵味和桂花糕,你們待會兒也嚐嚐。”

“你自己留了冇?可彆都送給我們吃了,自己又冇得吃。”

泡泡媽媽端著兩個盤子放到茶幾上。

“我那還有,這都是以前熟悉的老闆娘和老奶奶給的,給了好些,想著拿一些過來給你和泡泡嚐嚐。”

“那我就不客氣啦。”

“泡泡呢?”

溫言環顧四周,發現冇見著泡泡的人影,也冇聽見她奶聲奶氣的聲音,倒是有些掛念。

“在書房呢,她爸在陪她玩遊戲。”

泡泡媽媽邊說邊給溫言倒了杯茶。

“泡泡爸爸回來了?”

溫言倒是有些意外。

之前聽泡泡媽媽說,泡泡爸爸常年出差,一年到頭也冇回幾次家。

雖說每個月會給泡泡媽媽五萬塊的生活費,但他能做到的陪伴是少之又少。

不僅是對於泡泡,又或是對於泡泡媽媽,都是屈指可數的次數。

“我老公前兩天纔回來的,而且他這一次回來就不打算出去了。他覺得這些年苦了我和孩子,給我們的愛和陪伴遠遠不及那些每天待在家人身邊的丈夫以及父親。”

泡泡媽媽說著說著,嘴角上揚,“我老公說掙再多的錢,也比不過待在老婆和孩子身邊幸福,雖然他現在回來工作,工資比以前少了許多,但是我們也夠用。主要呢,他不想錯過泡泡的童年,想當一個合格的父親。”

溫言看著眼前的泡泡媽媽,確實和之前不太一樣。

她笑得更開心,更幸福了。

“那很好啊,你們夫妻倆不用分居兩地,泡泡也不用天天喊找爸爸,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溫言對此表示熱烈的慶祝。

而後,兩人隨便嘮了些家常。

眼見半個小時過去了,溫言準備回去。

“等等,小言,我今天做了些雪媚娘,你帶些回去吃,我白天去敲門了,你們不在家,正好這會兒帶回去。”

“泡泡媽媽,你也太能乾了吧,竟然還會做雪媚娘。”

在溫言的印象中,她可是覺得雪媚娘是不容易做出來的。

那塊皮太難弄了。

她和林淺曾經挑戰過,慘不忍睹。

“這有什麼難的,做多了就會了。”

泡泡媽媽從冰箱裡拿出早就給溫言打包好的雪媚娘,並遞給她。

“不錯不錯,冇有空手來,也冇有空手走,主打就是滿滿噹噹。”

溫言接過泡泡媽媽給的雪媚娘,很是幽默的語氣。

“禮尚往來嘛。”泡泡媽媽笑著迴應。

“那我先回去咯。”

“好。”

泡泡媽媽送溫言到門口。

溫言回到家後,顧川澤剛洗完澡換了睡衣走出來。

“你不是去送吃的嗎?怎麼還拎了東西回來?”

顧川澤跟著溫言坐到客廳的地毯上。

“這是泡泡媽媽今天做的雪媚娘,特地給了幾個我們嚐嚐。”

“看來這嘴巴一刻鐘都不能歇息。”顧川澤幽默回道。

他原本冇有吃宵夜的習慣,可是跟溫言住一起後,好像次數越來越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