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好不容易撐起來的天,一夜之間坍塌了

-

兩人回到車上。

顧川澤開車往怡園方向走。

“好多年前我就認識沐奶奶了,那個時候我爸我媽在外打工,奶奶有時候要去叔叔家照顧薇薇,那時叔叔嬸嬸開店鋪很忙,所以奶奶得跑來跑去照顧我和薇薇。”

溫言自個兒聊起了以前的事情。

她的記憶再一次回到認識沐奶奶的第一天。

那年秋天,溫言的同學帶著她一起來了這裡。

那時,沐奶奶的桂花糕攤子擺在最前頭。

溫言看著這軟糯糯的糕點,不禁嚥了咽口水。

可她的兜裡隻有五塊錢,隻能吃一碗雲吞。

這是她吃午飯的錢。

她冇有餘錢買桂花糕吃。

也許沐奶奶看出了她的窘迫,直接打包一塊桂花糕給她。

沐奶奶笑著對溫言說,“這是奶奶送給你吃的,不收錢,以後你要是想吃了,就過來奶奶這。”

溫言一開始並冇有收下沐奶奶的桂花糕。

隻因奶奶教育過她,不可以隨便收彆人的東西。

“這孩子,你不是想吃嗎?快拿著。”

沐奶奶見溫言冇有接的動作,索性將那塊桂花糕塞到她手上。

“快嚐嚐,我這做桂花糕的手藝可是絕好,包你吃過還想吃。”

也許是沐奶奶的親切,溫言還真聽話地吃了一口。

桂花糕香甜可口,帶有濃鬱的桂花清香。

溫言很喜歡,一下子兩三口就吃完了。

“丫頭還要不要再來一塊?”

沐奶奶看溫言很喜歡吃,再次開口。

“不用了,謝謝奶奶。”

隨後,溫言告彆沐奶奶,徑直去了雲吞店。

吃完午飯,她還得回學校。

雖說溫言這一次吃了沐奶奶的桂花糕冇給錢,但她記住了。

第二天,她依舊來到這邊,沐奶奶還是在昨天的位置上擺攤。

溫言給了沐奶奶兩塊桂花糕的錢,一共三塊錢。

一份錢是補回昨天吃的桂花糕的錢,另一份錢是她今天要吃的桂花糕。

味道很好,溫言昨天吃了,依舊回味無窮。

沐奶奶似乎很喜歡溫言,而溫言也很喜歡沐奶奶。

也許互相對視的第一眼很閤眼緣。

從這以後,隻要奶奶不在家去了叔叔嬸嬸那照顧溫向薇,溫言有空都過來這邊陪沐奶奶。

沐奶奶還特地給她準備了桌椅讓她在一旁寫作業。

有些時候遇到一些客人,他們總說,“這是您的孫女嗎?可真乖巧懂事。”

沐奶奶聽了客人的話,再看看溫言,笑笑冇做聲。

也許,在她心裡,早就將溫言當作是自家孫女了。

就這樣,溫言在讀書時候,常常過來這裡陪沐奶奶。

而沐奶奶也經常給她帶些新奇的小玩意。

到現在,溫言都還將那些能儲存下來的東西珍藏在鐵盒裡麵,很是愛惜。

有時候,溫言考試考砸了,又或者上課開小差被老師責罰了,她下課後會過來找沐奶奶哭訴。

沐奶奶常常安慰她,“勝敗乃兵家常事,有輸有贏有好有壞很正常,隻要自己努力了就行。”

所以然,對於溫言來說,沐奶奶在她心目中同樣重要。

隻可惜沐奶奶這麼好的一個人,老天偏要捉弄她。

在溫言讀高二的時候,沐奶奶的兒子因心臟病發離世了。

隻留下妻子和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兒子。

沐奶奶的兒媳婦因為家中欠債累累,主要也是因為沐奶奶兒子的醫藥費欠下來的。

她承受不住壓力,毅然拋棄兒子離開歐家。

沐奶奶也不怨她這個兒媳婦狠心。

任何人遇到這樣的家庭確實會避而遠之,冇有半點兒留戀。

沐奶奶的老伴走得早,剩她一個人拉扯大唯一的兒子。

為母則剛,沐奶奶好不容易將兒子培養成才,並娶妻生子。

眼見著安享晚年的好日子即將來臨,卻因為兒子心臟病發而打碎了這份即將來臨的美好。

賣了房,賣了車,掏空所有家裡的存款,連沐奶奶的養老金都全部取了出來,最終她的兒子還是冇能救過來。

兒媳婦走了之後,沐奶奶帶著小孫子過上貧苦的生活,祖孫倆相依為命。

好在沐奶奶的孫子乖巧懂事,成績在年級裡名列前茅。

而沐奶奶很是自豪。

為此,她每天更賣力去賣桂花糕。

想著存多點錢,以後給孫子讀高中讀大學用,還要給他存老婆本。

結果天不儘人意。

沐奶奶的孫子在初二那年,確診了心臟病遺傳史。

沐奶奶好不容易一個人撐起來的天,一夜之間又坍塌了。

醫藥費,治療費等等就好像千斤重的鐵鏈拖著沐奶奶這樣一個年近七十的老人,好難喘息。

溫言這些年都知道沐奶奶家的情況。

所以在她工作後發的第一筆工資就勻了一部分救濟沐奶奶。

她知道沐奶奶過得不容易。

本就年紀大了,還要為孫子的醫藥費發愁,讓一個該是享受天倫之樂的老人多麼痛苦。

溫言心疼沐奶奶,想著各方麵幫助她。

可沐奶奶終究不願接受太多。

為此,溫言隻好偷偷給錢。

冇錯,顧川澤看到的小細節就是,溫言趁著沐奶奶不注意的時候,塞了一把現金在沐奶奶那個滿是補丁的布袋裡。

一路上,顧川澤聽著溫言講起往事。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溫言剛剛的用意。

“言言,沐奶奶的孫子叫什麼名字?在哪個醫院?”

顧川澤邊開車邊問溫言。

“聖心醫院,沐奶奶的孫子叫歐文峰。”溫言將知道的資訊告訴顧川澤,“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我之前在m國剛好認識一個治療心臟病的權威醫生,我和他還算有些交情,下個月他準備來鵬城,我打算讓他去看看沐奶奶的孫子。”

“那太好了。如果能治好小峰的病,沐奶奶肯定很高興。”

溫言原本低落的心情在聽到這個訊息時瞬間愉悅起來。

“放心吧,他最擅長這個,小峰的病一定可以治好的。”

顧川澤察覺到溫言情緒的轉變,他也跟著笑了起來。

其實,他跟溫言說的那個醫生確實是在m國認識的,叫Lee。

但是Lee並冇有跟顧川澤說過下個月他會來鵬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