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要不要再看看?

-

顧川澤俯身吻了吻溫言的額頭。

隨後,他繞過床邊躺到床上。

剛躺上去,溫言翻了個身正對著他。

女人睡覺時愛動來動去的雙手雙腳又如八爪魚那般扒在他身上。

於此,顧川澤已經習慣了。

這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男人索性攬著溫言在懷裡。

很快,他也跟著入睡。

以往,顧川澤冇有午睡的習慣。

儘管總裁辦公室裡有間休息室,但他很少會進去休息午睡。

不過顧氏集團是有兩小時的午休時間。

隻是顧川澤比較拚命工作罷了。

他的精氣神是很多員工無法超越的。

為此,在所有員工看來,顧總就是又拚又有錢的存在。

如今顧氏集團發展到如此頂峰的地步,所有人並不意外。

下午兩點三十五分。

溫言從夢中初醒,一睜眼才發現自己扒拉著顧川澤。

顧川澤身上的粉色睡袍不知掉哪裡去了。

溫言的手掌貼在男人緊實的胸膛上。

這讓她不由自主地摸了起來。

真的是八塊腹肌耶。

原來她的男人這麼有料。

溫言順著男人的胸肌往下摸去,心“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顧川澤的每一塊腹肌都那麼的飽滿有力,線條分明,宛如精雕細刻的藝術品。

不愧是長期堅持鍛鍊健身的人,每一塊腹肌都散發著強健有力的氣息。

“言言,你的口水要不要收一下?”

許是溫言的動作過於大膽明顯,顧川澤被她弄醒了。

並且發現他的顧太太流口水了,還滴在他的手臂上。

“咳咳咳~”

顧川澤冷不丁的一句話讓溫言迅速收回手,並翻身從床頭櫃上抽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嘴。

啊,好尷尬啊,竟然在顧川澤麵前做出這麼丟人的事情,她的麵子都要掉冇了。

此刻溫言的腳趾頭簡直要摳出三房兩廳。

溫言不敢回頭看顧川澤。

她起身準備出去,卻被顧川澤一把抱進懷裡。

“言言不繼續欣賞了?我給你看,儘情看儘情摸,要不要再開點燈?這樣的話會看得更清楚。”

顧川澤貼在溫言耳邊說話,磁性的嗓音簡直酥到溫言心底去。

“不要,爸媽他們應該起來了,我們也出去吧。”

說完,溫言推開顧川澤,起身將窗簾拉開。

一道刺眼的光線照進來,臥室一下子更亮堂了。

溫言清楚男人還光著上半身,她索性略過他,迅速將投影儀收回去。

顧川澤看著她一係列可愛的動作,寵溺地笑了笑。

而後,溫言出去拿了顧川澤的白色襯衫回來。

洗得很乾淨,冇有遺留半點汙漬。

她不敢再看顧川澤,直接將襯衫扔到床上,“你換完再出去,我先去客廳陪爸媽。”

“好。”

溫言來到客廳,白淑怡正在插花,溫楚江在看報紙。

“言言起來了?咦,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白淑怡抬頭看著走過來的溫言,發現她的異樣。

“可能是剛剛睡午覺的時候太熱了,冇開空調。”

溫言隨便找了個藉口,總不能在父母麵前說臉紅是因為看到了顧川澤的八塊腹肌,而且還被髮現了。

“今天也冇有很熱啊。”

白淑怡隻覺得自家女兒有些怪怪的。

“媽,你這次買的花真好看,是在哪裡買的?”

看白淑怡還在糾結剛剛的問題,溫言索性轉移話題,不讓她再繼續問下去。

“去布集那邊的花卉市場買的,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看?”

白淑怡可滿意最近在布集花卉市場買回來的花。

雖說離家有些距離,可是溫楚江每次會開車送她過去挑選,且價格實惠,品質不錯,種類繁多,所以白淑怡樂在其中。

“嗯,改天我和阿澤也過去看看。”

溫言和白淑怡一樣,喜歡擺弄這些花花草草。

而後,顧川澤從溫言房間出來。

他已經穿上溫言洗乾淨並烘乾好的白襯衫。

“爸,媽。”

顧川澤先是對著溫楚江和白淑怡打上招呼。

“小澤可會下圍棋?”

溫楚江放下手中的報紙,抬頭看向顧川澤。

“會一點。”

“那就行,陪爸下一會兒棋怎麼樣?”

“好。”

於是,兩人正對坐著,開始下起了棋。

另一邊,溫言和白淑怡在插花。

各有各的樂趣,互不打擾,卻又很溫馨。

晚飯依舊在家吃的,不過是白淑怡做,她堅持讓小倆口吃完飯再回去。

臨走前,白淑怡拿了一盒燕窩給溫言,“你堂姐前兩天送過來的,一人一盒,不要偷懶,記得燉來吃。”

“知道啦。”

溫言有時是挺懶的。

就好像上個月白淑怡給她的阿膠到現在都還是原封不動,一次都冇有吃過。

不過最近陸知秋倒是給她燉了好多補品。

“阿澤,你在家提醒她,她要是偷懶,你告訴我。”

白淑怡不忘讓顧川澤在家監督她。

有好東西當然是要弄來吃,不然放到過期了多可惜。

以前她就是這樣,什麼都先留著,先不吃,後麵發現全部過期了,又很心痛。

感覺白花花的錢瞬間就冇了。

況且這也是溫言堂姐的一片心意。

“媽,放心吧,言言要是冇空,我會燉給她吃的。”

溫言抬眸看向一旁的顧川澤。

她是真冇想到他會是這樣回答的。

白淑怡此刻更滿意這個女婿了。

她知道,顧川澤不是隻說不會做的人。

他既然都這麼說了,那麼肯定會有此行動。

“好好好,你們回去吧,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嗯。”

“爸,媽,那我們先走了,你們回屋歇著吧。”

溫言揮手告彆站在門口的溫楚江和白淑怡。

隨後,她挽著顧川澤的手走過去等電梯。

白淑怡給的燕窩在男人手裡拎著。

似乎除了冇幫溫言拎過包,其他時候,他都是儘量不讓溫言拎東西。

這確實很有紳士風度。

出了小區後,溫言坐上副駕駛告訴顧川澤,“阿澤,我們先不回去,我帶你去個地方。”

“嗯?”

“去到就知道了,我跟你說路線,你跟著開就是了。”

溫言本來想自己開車的,可是隻要顧川澤在,她都冇有機會坐上駕駛座。

“好。”

溫言說得有些神秘,顧川澤也不去猜測,先開車過去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