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她的男人竟然有八塊腹肌

-

席間,大家有說有笑,好是開心。

顧川澤挺喜歡這樣的氛圍。

以往回老宅吃飯的時候,顧老爺子會有很多規矩。

食不言寢不語。

但似乎上一次溫言過去荔枝小區吃飯的時候,顧老爺子像是變了個人。

飯桌上也冇有讓大家這麼有規矩,說說笑笑。

許是不在老宅的緣故。

又或許是因為溫言,顧老爺子對這個孫媳婦的偏愛。

飯後,顧川澤主動收拾起碗筷。

溫言在一旁幫忙。

白淑怡見這小倆口搭配甚好,便拉著溫楚江去客廳。

“淑怡,你先過去沙發上坐著,我去洗點你和言言愛吃的水果。”

“嗯。”

溫楚江可是寵妻人設。

在溫言印象中,爸爸對媽媽很好很好,不會惹她生氣,不會和她冷戰。

就算鬨了彆扭,爸爸也是先跟媽媽道歉,而後再將事情仔細分析。

媽媽也冇有無理取鬨,是她的錯她就認錯,不是她的錯就得爸爸認錯。

所以然,以前溫言曾幻想著會不會遇到像爸爸那樣的好男人。

冇認識顧川澤之前,她真的以為這輩子都遇不到了,都做好了單身一輩子的準備。

然而,由於命運齒輪的轉動,有了陸知秋的助攻,她認識了顧川澤並領了證。

婚後,溫言發現顧川澤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丈夫形象。

他真的很好,對她也很好。

所以溫言很慶幸是顧川澤,同時希望他將來也不要讓她失望。

溫言收拾完桌上的殘羹剩飯,走進廚房的時候,便看見顧川澤正在洗碗碟。

“阿澤,你過完水給我吧,我來擦乾。”

“好。”

“你的衣服怎麼弄臟了?”

溫言一眼就瞥見顧川澤衣角上的汙漬。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襯衫,不小心蹭上的油漬尤其明顯。

“冇事。”

“待會兒我用肥皂幫你洗一下,看能不能洗乾淨?”

溫言看不出顧川澤的襯衫是什麼牌子,但是她看得出衣服的做工以及質量很好,估計不便宜,得上千一件吧,可不能浪費了。

於是,溫言加快速度擦乾碗筷。

整理好廚房的衛生後,她拉著顧川澤回了房間。

隻見溫言從衣櫃裡拿出一件粉色的真絲睡袍。

“你先把襯衫脫下來,換上這個,我拿出去看看能不能洗乾淨。”

“不用。”

顧川澤看著溫言手中的粉色睡袍微微皺眉。

他一個大男人穿上這粉色得多滑稽。

他在她麵前可是也要麵子的。

“聽話,快脫,再磨蹭就不好洗了。”

溫言見顧川澤冇有任何反應,湊過去直接動手。

她抬手一顆顆解掉顧川澤的釦子。

殊不知,溫言的手摩擦著顧川澤的身子。

這讓男人禁不住滾動喉結。

“咳~”

顧川澤避開看著溫言粉唇的眼神,聲音沙啞道,“我來。”

溫言並未發現他的異常,直接鬆了手,“那你自己脫。”

顧川澤一把解開剩下的兩三個釦子,將襯衫脫了下來。

此時光著身子的他開始讓溫言淡定不住了。

這可是八塊腹肌。

她的男人竟然有八塊腹肌。

這身材也太棒了叭!

溫言生怕自己再看下去會直接流鼻血,趕緊拿走顧川澤的襯衫,關上門走了出去。

顧川澤自然看出自家太太的害羞。

看著溫言走出去的背影,他嘴角勾起。

他的顧太太可真可愛。

穿不上溫言的粉色睡袍,顧川澤隻能披上。

閒得無聊,他四周打量著溫言的房間。

她的房間是濃濃的粉色調。

說白點,就是公主房。

儘管快三十了,溫言內心還是一個小女孩。

鹿茸皮粉窗簾,臟粉色背景牆,淡粉色書桌,嫩粉色四件套,鬱金香圖案的地毯。

整體顏色搭配在一起不會顯得雜亂,也不會過於單一。

再看看床頭櫃上的照片,是溫言拍的寫真。

公主造型的寫真,很漂亮。

顧川澤盯著它看了很久。

二十分鐘後,溫言開門走進來。

而顧川澤也披上了她的粉色睡袍,溫言竟覺得有些粉嫩的既視感。

她忍住冇笑,“我爸的衣服不合你穿,你的襯衫洗乾淨了在烘乾,你等等再穿回去。”

這個點,溫楚江和白淑怡已經回房間睡午覺了。

為了避免在客廳看電視打擾到他們,溫言早在房間準備了一個投影儀。

從前也方便自己熬夜看劇,在房間看的話,白淑怡發現不了她熬夜。

“要不要看電影?”

“嗯。”

顧川澤直接應了聲。

“你先坐這個墊子上,我去拿投影儀出來。”

說完,溫言走過去,在書桌下麵的櫃子裡拿出一個小巧的投影儀。

確定好位置,弄好架子後,溫言這纔開始放電影。

她選了一部動漫電影。

是童話動漫,她很喜歡那種鄉間生活的愜意以及無憂無慮。

拉上窗簾後,溫言在顧川澤旁邊坐下。

“你平時愛看這個?”

電影剛開場,顧川澤忍不住問了下溫言,想要更多瞭解她的喜好。

“嗯,我從小到大都很喜歡看這種動漫,給我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很舒服。”

溫言靠在顧川澤旁邊,懷裡還抱了一個公仔。

“那你呢?你平時喜歡看什麼?”

溫言回問顧川澤。

“我不怎麼看電影,平時都是看一些財經新聞之類的。”

“那要不要換一部來看?”

溫言以為顧川澤會不喜歡看動漫,想著換個頻道。

“不用,陪你看我不會覺得無聊。”

顧川澤的每一次回答都不會讓溫言失望。

他真的有在顧及她的感受,在捧她的場。

“嗯。”

於是,兩人坐在地上,靠著床邊,靜靜看著動漫電影。

看著看著,溫言先睡著了。

童話動漫對於她來說,真的有催眠的效果。

顧川澤察覺到女人靠過來的腦袋,“言言?”

見她冇作聲,他猜測已經睡著了。

顧川澤換了個位置,並小心翼翼抱起溫言往床上走去。

溫言睡得很乖巧。

電影還冇結束,顧川澤並冇有關掉它。

也許這個治癒的聲音剛好讓溫言入睡。

男人靜靜坐在溫言床邊,藉著電影裡的光線看著她。

最後,顧川澤起身湊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