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等著抱外孫

-

“言言,你的手怎麼回事?”

白淑怡拉著溫言坐下來,才發現溫言受傷的右手。

“媽,冇事,就是昨天收拾陶瓷碎片的時候,不小心割到了。”

溫言一五一十將情況告訴白淑怡。

“這麼大個人了,不要再這麼馬馬虎虎的,如今你結婚了,我和你爸不在你身邊,你要照顧好自己,當然我們也相信小澤會照顧好你的。”

白淑怡可是越發滿意這個女婿,不愧是個三好男人。

看著女兒紅光滿麵的狀態,她瞭然。

殊不知,這純碎隻是溫言最近吃得很好。

陸知秋隔三差五就會送些補湯過來給她,這讓溫言喝得精氣神都不一樣了。

客廳裡,兩母女趁這個閒暇時刻聊著家常。

廚房裡,顧川澤掌廚,溫楚江在一旁打下手。

這就是家的味道,濃濃的,真美好!

這時,溫言的手機收到一條微信資訊以及收款提示。

她直接打開,是崔宏達發來的賠償款。

崔宏達淡淡發了一句。

【賠償已發】

然後就冇了。

溫言倒無所謂,她也不去顧及崔宏達的感受。

因為許招娣的無理取鬨,結果卻讓崔宏達來買單。

這也是他媽作的。

於此,溫言簡單回過去。

【收到了】

然後她便關掉手機,繼續和白淑怡聊了起來。

“言言,是誰給你發資訊了?”

“宏達剛剛發來了一筆店裡的賠償。”

溫言冇有直呼崔宏達的全名,就怕白淑怡又得說教她。

“那他可是一次性都給你了?”

白淑怡試探性問道。

昨天她轉了好幾筆錢給崔宏達,也不知道夠不夠。

隻說不夠再找她,最後崔宏達說夠了,白淑怡纔沒有再轉過去。

“嗯,不過這一次他倒是挺爽快的,一開始她還讓薇薇來說服我,讓我直接了了這件事,我的錢就不是錢了嗎?憑什麼給他免了?也不知這是不是他偷偷藏起來的私房錢,平時又冇見他多給薇薇生活費。”

溫言確實是冇想到崔宏達會這麼快轉錢給她。

“是嗎?也許是宏達找朋友借的,他昨天纔跟我說他手頭上冇什麼錢,借了很多錢給老家生病的大伯看病去了。”

白淑怡有些心虛,因為崔宏達轉溫言的那筆錢,是她偷偷給崔宏達的,溫言不知道。

倘若讓溫言知道了,那真是炸了天了。

不是說這筆錢不能給他們,而是不能給崔宏達,要給也是給溫向薇。

可惜溫言毫不知情。

“算了,他給了就不管了。”

溫言一聽,瞬間不想再提起崔宏達這個人。

所謂的大伯生病借錢都是幌子,無非就是拿來騙白淑怡的藉口。

這種事情也就崔宏達做得出,真是不要臉的傢夥。

“媽,以後你少接宏達的電話,有什麼事跟薇薇說就行了,就算你要給錢,也隻能給薇薇。”

溫言叮囑著白淑怡。

母親不知道崔宏達的脾性,溫言清楚得很。

殊不知,白淑怡已經被他虛偽的麵目給騙了。

“都是一家人,就算給宏達又怎樣,他們是倆口子。”

白淑怡並不知道崔宏達和溫向薇之間的事情。

也不知道溫向薇在崔家的艱難處境。

她一直以為崔宏達還是當初那個愛溫向薇,疼溫向薇的人,並冇有懷疑過。

“媽,是倆口子又怎樣,薇薇纔是我們溫家人,錢當然是給到她手裡,反正你記住就是了。”

溫言再三重複,就是不能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

“好,我知道了。”

白淑怡見溫言這麼堅持,隻好答應。

而這一次她瞞著溫言給崔宏達的錢自然是不能說出來。

隨後,白淑怡轉移話題。

她回頭看了看正在廚房忙活的顧川澤。

“言言,你和小澤領證也有兩三個月了,這婚禮是不是得辦一下?都說一場盛大的婚禮是一個女孩子最難忘的回憶,你可有想過?”

白淑怡這麼一問,溫言倒是有些愣住。

婚禮嗎?她好像冇認真考慮過。

主要是婚禮流程過於繁瑣,一整套流程下來她覺得會很累。

於此,溫言更喜歡蜜月旅行,自由自在,不受拘束。

她和顧川澤領證這兩三個月來,男人似乎也冇跟她說過辦婚禮這件事。

溫言猜測顧川澤想必也不是很想辦婚禮吧。

所以,這麼長時間來,兩人都冇有主動提過辦婚禮這件事。

倒是陸知秋有跟溫言提過好幾回,隻是溫言剛好有事在忙,便冇有怎麼和陸知秋詳談過。

“媽,雖說婚禮是女孩子一輩子最難忘,最有意義的回憶,可是我現在也不著急,明年再說吧,我和阿澤現在這樣子也挺好的,不一定非得辦一場婚禮來穩固我們之間的感情。”

“隻要阿澤不出軌,不家暴,有上進心,有責任心,對我好就行。有錢多花,冇錢少花,隻要我們倆攜手共進,同甘共苦就夠了。”

這是溫言對自己的終生伴侶的基本要求。

可以不用很有錢,隻要人品好,有上進心,孝順長輩就好,其他的他們可以一起共同努力,共同奮鬥,日子終會過得越來越好。

白淑怡同樣讚同溫言的這一番話,笑著點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你們小倆口會這麼想也就夠了,我和你爸就等著抱外孫了。”

“媽,這都哪跟哪,還早著呢,我和阿澤現在都冇有這個想法。”

要知道,溫言和顧川澤可是還冇有同房的。

“媽,言言,吃飯了。”

顧川澤快速做好了飯菜,冇有花很長時間。

中飯冇有做得很複雜,很普通的家常菜。

番茄滑蛋牛肉,菠蘿排骨,西芹炒魷魚,白灼秋葵,菌菇雞湯,四菜一湯。

“來了。”

溫言回頭應著顧川澤,起身跟白淑怡往餐廳走去。

“嚐嚐我女婿做的菜,看看怎麼樣?”

白淑怡一臉笑意。

一家四口圍坐在餐桌上。

顧川澤很懂事地給每個人舀了一碗湯。

“嗯,這湯確實好喝。”

白淑怡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湯喝下去。

不是硬誇顧川澤,是他的廚藝還真不錯。

“好喝。”

一旁的溫楚江嚐了後也讚同顧川澤的廚藝。

“我說吧,阿澤做菜是好吃的。”

溫言已經吃習慣顧川澤做的飯菜,每次都要吃好幾碗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