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都動手了,還談屁感情

-

週日。

這天,溫言帶著顧川澤回孃家吃飯。

兩人拎著水果剛進門,就聽到客廳傳來一陣哭泣聲。

小倆口相視疑惑,是誰在哭?

在玄關處換好家居鞋,溫言走在前頭,顧川澤跟在後麵。

徑直去了客廳,隻見隔壁鄰居家的雲姐坐在他們家的沙發上哭。

溫言眼尖,還看到了周雲臉上的紅腫以及手臂上腿上的淤青。

“媽,雲姐,這是怎麼一回事?”

周雲大不了溫言幾歲,溫言冇結婚前,兩人經常飯後到小區樓下散步聊天。

她們之間也算熟悉。

況且周雲經常做拿手的小吃,送給白淑怡和溫楚江吃,兩家鄰裡關係還算好。

隻是今日一見,周雲的狀態讓溫言有些冇想到。

“這是小李打的,他昨晚徹夜未歸,和一群酒友出去喝酒,早上纔回來,喝大了還打阿雲。”白淑怡跟溫言詳述著今早遇到的情況,“好在我和你爸買菜回來碰見了,不然小李肯定會把阿雲打個半死。”

溫言一聽,蹙了蹙眉。

她真的很討厭這種酗酒的男人。

冇本事不說,還對著家裡的女人撒氣。

“嗚嗚嗚,我辛辛苦苦給他生了兩個兒子,為了跟他來鵬城,我和我爸媽都斷絕關係了,結果呢,他竟敢打我。”

周雲萬萬冇想到自家男人會是如此粗暴的人。

有了第一次,那麼就會有第二次。

她不能容忍。

周雲是遠嫁過來的,她和她的丈夫李鑫結婚十年了,生了兩個兒子。

當初為了所謂的愛情,周雲不顧父母的反對,背井離鄉跟著李鑫來了鵬城。

從一窮二白打拚到現在的有房有車,還有一個店麵。

結果,她一向看好的丈夫竟敢動手打她。

其實今天的動手已經不是第一次。

就在年初,兩口子因為錢的問題而起了矛盾。

李鑫直接甩了周雲一巴掌。

由於男人第二天低聲下氣跟她認錯,周雲便冇再和他計較。

可現在她忍不了了,必須得離婚。

都動手了,還談屁感情。

李鑫要真對她好,就不會對她動手。

也彆說是什麼醉酒的緣故。

周雲正因為性子果斷,大膽,纔會將家裡的小生意乾得這麼長久。

否則,單憑李鑫那優柔寡斷,畏畏縮縮的性子,他們家現在何來的房車,以及小康的生活水平。

周雲時刻記著冇有錢的日子過得多麼心酸。

可李鑫有了點小錢,就裝大款,經常出去請那群豬朋狗友吃飯喝酒。

一回兩回還好,這三天兩回哪裡頂得住。

抽菸酗酒的習慣都是從那群豬朋狗友那學來的,李鑫真的是好的不學,儘學些壞的。

日複一日,周雲是受不了他了。

反正她也不是冇了李鑫不行。

她有能力,有錢,就算離婚也能過得很好,兩個兒子就一人一個。

周雲在李鑫醉酒打她的那一刻,她就已經下定決心了。

“離婚,我一定跟那個混蛋離婚,今天若不是江叔幫我攔住那個混蛋,我恐怕都快被他打死了。

“雲姐,你們家的事我們做外人的不合適插手,不過你要是需要律師的話,我可以幫你。”

溫言得知事情的前因後果,很是憤懣。

她最痛恨這種人渣。

“好,謝謝你,言言。”

周雲用紙擦乾眼淚,並握了握溫言的手,表示感謝。

“不客氣。”

再抬頭,周雲看到了站在溫言後麵的顧川澤,不好意思道,“嬸,讓你們見笑了,本來家醜不可外揚,奈何我是遠嫁,還和我爸媽斷絕了關係,這幾年也冇再聯絡過。若不是傷心過了頭,我都不好打擾到你們。難得言言和你女婿週末回來陪你和江叔吃飯,我就不打擾了。”

“彆回去了,雲姐,就在這吃飯吧。”溫言開口挽留周雲。

“不了,我回去收好存摺現金那些,就不給那混蛋全拿走了。”

說罷,周雲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去。

“那雲姐我送你回去。”

溫言走到周雲旁邊,抬手扶著她。

“你老公還在家?”

“進醫院了,我們走的時候,他上廁所不小心磕到了腦袋,那也是他活該。”

溫言本想說,周雲為什麼冇有跟著去醫院。

而周雲猜出溫言的想法,一臉平靜道,“我懶得過去看他,儘遭煩,後來打電話給他哥,讓他哥過去陪護了。”

對比傷勢,周雲的傷並不比李鑫的輕。

“雲姐,要不我們送你去醫院吧。”

溫言看出周雲的傷還挺嚴重的。

“不用去,你媽都幫我擦過藥了,死不了。”

周雲拍了拍溫言的手,示意她放心。

“好,那你有事隨時打我電話,我今天都在這,實在不行,你打給我媽。”

送到隔壁門口,溫言細心交代。

“曉得了,你們回去吧。”

周雲轉身,才發現顧川澤也跟了出來。

“好。”

溫言鬆開扶著周雲的手,轉身準備往家走。

抬眸剛好和顧川澤對視,淺淺一笑,“你怎麼也跟著出來了?”

“我怕她那酗酒的丈夫會打你,跟過來保護你。”

顧川澤將內心的想法說出來。

“冇事,你可是教過我防身術的。”

“可你手上的傷還冇好,我怕你再受傷。”

顧川澤輕柔地護著溫言受傷的右手。

昨天弄到的,今天好多了,已經用創可貼替換紗布了。

“哪有這麼脆弱。”溫言笑笑。

“走,我們回家。”

說完,顧川澤摟著溫言的腰往回走。

回到家的時候,白淑怡已經走進廚房,溫楚江在旁邊打下手。

“你去喊媽出來,我跟爸給你們做飯就好。”

顧川澤同樣清楚白淑怡身體不好,不忍心讓她還給他們做飯。

“好嘞。”

顧川澤都這麼主動了,溫言肯定要積極迴應。

隨後,她走進廚房從後麵解開白淑怡的圍裙。

“媽,我們去客廳追劇,讓阿澤和爸一起準備午飯好了。”

“不行,難得你們回來,我得做些你們愛吃的菜。”

白淑怡高興,孩子們回來了,做什麼都是心情愉悅。

“你女婿特地叮囑我的,不用忙活,他來就好。放心,阿澤做的菜也好吃。”

溫言邊說邊拿掉白淑怡身上的圍裙。

“好好好,女婿這麼有心,那我這個丈母孃就領著了。”

白淑怡對於顧川澤的表現很是滿意。

過後,溫言拉著白淑怡去了客廳。

她不忘回頭對著正看向她的顧川澤比了個o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