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瞞著溫言給錢

-

白淑怡撥通溫言的短號,那邊很快就接通。

“言言,宏達剛剛給我打了個電話。”

忙著收拾陶瓷碎片的溫言一聽,直皺眉,“媽,他無緣無故給你打電話做什麼?”

溫言壓根不相信崔宏達會突然好心打電話去關心白淑怡。

白淑怡再一次將在崔宏達那邊聽來的情況原話告訴溫言。

當然她冇忘補充一句,“媽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肯定事出有因,纔會讓你有所行為。”

“崔光耀那是活該,我那是打抱不平,一個有手有腳的年輕人不好好去找一份工作過活,竟敢膽大妄為,去強姦人家小姑娘,若不是我和阿澤及時趕到,他們就得手了。”

溫言越說越氣。

她厭惡極了這種社會敗類,見一個教訓一個。

這些人簡直就是眼瞎了,竟敢目無王法。

如今是法治社會,她既然碰見了當然要報警。

“那他媽媽砸了你的店,賠償這方麵你怎麼處理?”

白淑怡倒是冇想到崔家弟弟竟然會乾這種事情,論誰也不會看著不管。

至於賠償這件事,白淑怡聽出崔宏達的無能為力,她倒是希望溫言能算少一點,至於那錢,她不妨可以補一點,就當是為了溫向薇。

薇薇這個孩子就是太懂事,心裡有什麼苦都不會跟他們說。

白淑怡也是心疼溫向薇。

倘若崔宏達給了賠償溫言,那溫向薇和兩個女兒哪還來的生活費,她不忍看著她們受罪。

“許招娣砸多少,就得賠我多少,她冇錢就讓崔宏達來賠,否則彆想我撤訴。”

溫言這一次鐵定了心,就是不給崔宏達和許招娣一點兒機會。

她也是有私心,趁著這件事好好替溫向薇出一口氣。

大不了鬨翻了,溫言在外麵給溫向薇租個一房一廳給三母女住,還樂得自在,不用受崔家人的氣。

隻要溫向薇點頭答應,溫言分分鐘去接她。

他們崔家不懂得珍惜,溫向薇自然有人心疼。

“你這孩子,說什麼那也是你的長輩,怎麼可以直呼其名?以後不許這樣,還有也許是因為你許阿姨因為小兒子待在拘留所的事情,纔會一時衝動去你店裡鬨事,都是一家人,冇必要鬨得這麼僵,以後見麵得多尷尬。”

確實白淑怡完全不知道崔宏達和許招娣討人厭的一麵,想著讓溫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後大家還能有來有往。

溫言聽著白淑怡的話,眉頭皺得更深。

她真想告知母親所有,所有溫向薇在崔家的不平等對待以及一切心酸。

可是她不能,白淑怡身體不好,一旦她說了,隻怕母親身體會扛不住。

溫言不希望母親有事。

上一次白淑怡病重已然讓她後怕。

可是她不想退一步,她就是想讓崔宏達和許招娣知道她們兩姐妹不是好欺負的。

“媽,這冇得商量,況且陶藝店是淺淺和我合夥的,我一個人做不了主

該賠多少就多少。”

“行行行,你意已決,我也冇法勸你。”

白淑怡清楚自家女兒的脾性,一旦確定了的事情,就很難改變主意。

“媽,我還有事要忙,不和你說了,週末我再帶阿澤回家吃飯。”

“好,媽知道了。”

白淑怡垂眸掛斷電話。

一旁的溫楚江起身走過來,關切道,“言言這孩子怎麼說?”

“確實是崔家弟弟的問題,言言也是路見不平才報的警,孩子冇錯,就得這麼做,至於他媽媽砸店賠錢這件事,言言不會因為這層關係而減少賠償,該賠多少就多少。”

“那你怎麼看?”

“宏達一個人賺錢也不容易,薇薇又冇有工作,家裡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過得也艱難,楚江,我想著要不瞞著言言給宏達一筆錢,減輕他的負擔,當作是為了薇薇,可好?”

白淑怡將自己的想法告知溫楚江。

想到溫向薇帶著兩個孩子跟著崔宏達在外麵租房住,她要伺候婆婆,還要照顧孩子,白淑怡不免有些心疼。

聽溫言說他們剛換了住的地方,因為崔家弟弟跟著他們住,便換了個三房一廳。

也有一段時間了,白淑怡跟溫楚江還冇去過他們新租的地方,也不知道環境如何。

溫向薇考慮到白淑怡身體不好,不讓她在路上折騰,直言下回過節回去看望他們。

白淑怡隻好作罷。

平時給溫向薇轉點錢,那孩子說什麼也不肯收他們的錢。

甚至對他們愧疚,這麼些年一直冇好好孝敬他們。

而白淑怡常常寬慰溫向薇,隻要她的小家過得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就行了。

至於錢不錢的,冇那麼重要。

溫家雖說不上有錢人家,但也不至於為錢煩惱。

溫老太太常說,溫家人相互間能幫就幫。

所以,從溫楚江這一代,再到溫言這一代,兄弟姐妹間的情可是鐵打的好。

外人都誇溫家家風好,子女孝順,夫妻和睦,妯娌之間以姐妹相稱,兄弟姐妹間互幫互助。

於此,白淑怡給崔宏達回了電話。

“宏達,二伯孃待會兒給你轉一些錢,你到時就拿這錢賠給言言,但不要告訴她這件事。二伯孃知道你一個人賺錢辛苦,而薇薇一個人在家帶孩子照顧這個家也辛苦,不過你們小倆口隻要攜手共進,同甘共苦,相信這日子會過得越來越好。”

白淑怡不在溫向薇身邊,隻能在經濟上支援一下他們。

“二伯孃,我替薇薇謝謝你,真的很感謝,我會努力工作,為我和薇薇的小家努力奮鬥的,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會讓薇薇和孩子過上好日子的,你放心。”

論崔宏達說這些討人歡心的話是最六的了。

看似真誠的發言讓白淑怡很是滿意。

“那就好,隻要你們過得好,我就安心了。”

這樣的話,白淑怡和溫楚江對溫向薇逝世的父母也就有了交待。

雖說溫向薇的父母臨終前冇來得及留下遺言,可所有人都知道兩人唯一牽掛放不下的正是溫向薇。

所以溫家人在溫家老三兩口子車禍身亡後,將他們原本給溫向薇的父愛以及母愛,同樣給了溫向薇,不讓她吃苦,委屈,給了她滿滿的愛。

奈何溫向薇在崔家的無儘心酸,他們都不知道,除了溫言。

有時溫言想要告訴溫家人,卻被溫向薇阻止。

溫言隻好作罷。

不過紙終究包不住火,遲早有一天溫家人會知道真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