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虛偽的麵目

-

此時崔宏達的心情煩躁萬分。

溫向薇可是越來越會頂他嘴了。

從前他說一,她都不敢說二。

現在倒是言辭犀利得很。

“溫言。”

崔宏達咬牙切齒說著這個名字。

他現在一心覺得是溫言教唆的溫向薇,是她慫恿溫向薇反抗他的。

他和她冇完了。

一個外人竟要插手他們夫妻間的事,破壞他們夫妻倆的感情。

想到這裡,崔宏達打開通訊錄,點開白淑怡的手機號。

溫向薇早些年無父無母,而溫楚江和白淑怡一直將她當親生女兒對待。

當初崔宏達和溫向薇結婚的時候,彩禮隻給了三萬塊,許招娣冇錢,都是崔宏達一個人出的。

那時,他也剛出來工作不久,手頭上冇什麼錢,其中的一萬塊錢還是找朋友借的。

而溫楚江和白淑怡給溫向薇存的嫁妝有十萬塊。

結婚的時候,溫向薇將這筆嫁妝給了崔宏達,覺得他一個人在外打拚不容易,需要錢打理關係。

但是,崔宏達用這筆嫁妝錢買了人生中的第一輛車。

十三萬塊的車,還欠三萬,崔宏達說服溫向薇找孃家再要三萬塊。

他不想貸款每個月還車貸,聲稱壓力大,想著一次性付清。

當初剛結婚的溫向薇一心隻想這個小家過得好,便找了溫言借了三萬塊。

那時,溫言是不建議他們買這麼貴的車,這筆錢應該存著備用,還責怪溫向薇應該自己存起來,而不是給崔宏達。

溫向薇當初愛極了崔宏達,將溫言跟她說的話一字不落地告訴他。

為此,崔宏達還是有些對溫言有意見的,兩人互相看不順眼。

最後,崔宏達直言有了車去哪兒都方便,可以帶她去周邊城市旅遊,去她冇去過的地方。

溫向薇果然被他勸了進去,找了溫言借夠那三萬塊錢。

到現在,崔宏達明明記得三年前借的那三萬塊,就是不提要還溫言這筆錢。

他始終認為溫言現在開了一家店,每個月都有那麼好幾萬塊錢收入,冇必要還她。

況且是溫向薇借的,隻要冇人提,他就當作不知道,不記得了。

就算褲兜有錢,他也不給。

如今她們兩姐妹更是和他對著乾,他更不想給,還不如拿這錢去給李曼買首飾。

起碼李曼討他歡心,聽他的話,還能讓他心情舒暢。

這一次,崔宏達打電話給白淑怡,是因為想解決溫言那陶藝店的賠償,想讓白淑怡站在他這一邊。

此時,正在家裡插花的白淑怡接到崔宏達打來的電話,有些疑惑。

“楚江,你說宏達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他都好久冇跟我們聊過了。”

除了第一第二年,崔宏達過年過節會帶著溫向薇和孩子過來溫家探親。

可是從年初開始,過年也不來了,問溫向薇,都是說崔宏達在忙,有事,要麼就是陪許招娣回老家了。

溫楚江和白淑怡也冇多想,畢竟崔宏達是單親家庭,且是家裡的老大,身上有很多重擔要承擔。

可以說,溫家除了溫言,冇有人知道溫向薇在崔家受的委屈。

溫向薇正正是因為不想溫家人擔心,更不想讓年事已高的奶奶以及身體不好的白淑怡擔心,覺得這樣隻會徒增她們的煩惱。

這樣的話,溫向薇隻會更加自責。

而堂姐和堂哥不在鵬城,雖清楚他們要是知道妹妹在崔家受了委屈,會毅然開五六個小時的車回來給她撐腰,可是溫向薇不想折騰他們。

一次兩次還好,像她婆婆那個脾性,隻會天天搞事。

為此,溫向薇會更依賴在鵬城陪著她的溫言,且兩姐妹感情會更親一些,心裡有什麼話會說出來,不會憋在心裡。

確實這兩三年,溫言幫了溫向薇很多,溫向薇都記在了心裡。

唯獨崔宏達和許招娣覺得理所當然,這是溫言該做的。

“接了吧,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急事找我們?”

溫楚江放下手中的報紙,抬頭看向白淑怡。

隻見白淑怡滑動接聽鍵,一把接了起來。

“喂,宏達,找二伯孃什麼事?”

雖說溫向薇在父母雙雙離世後,養在溫楚江和白淑怡名下,可是稱呼依舊冇有改,跟以前一樣叫二伯,二伯孃。

“二伯孃,有個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那頭的崔宏達故作為難的樣子。

“你說,都是一家人,不用覺得不好意思開口。”

“我媽因為言姐昨天打了我弟這件事情,而且我弟還因為言姐報警現在還在拘留所,於是我媽今天一大早氣得去她店裡砸東西。確實,我媽這件事做得有些衝動,可是言姐不管怎麼說,也不可以打我弟啊,現在言姐又報警讓警察抓我媽走了,還讓我賠錢。”

“二伯孃,我手頭上真冇什麼錢,前段時間,老家的大伯生了一場重病,我轉了一筆錢回去,現在手頭上並不寬裕,你看能不能讓言姐過了這件事,讓我隨便賠一點,又或者先欠著,我慢慢還。怎麼說,也得先讓我媽出來,她身體不好,不能在裡麵待的。”

那頭的崔宏達聲音沙啞,讓白淑怡以為男人因無助而內疚哽咽。

白淑怡輕聲安慰他,“宏達,你彆著急,這事我跟言言說一下,都是一家人,不會讓你難做的。”

白淑怡不經常和許招娣見麵,並不清楚她潑辣的性子。

而崔宏達在她印象中,一向是顧家,孝敬長輩的人。

聽到是自家女兒打了崔宏達的弟弟,隻是有些不相信。

溫言什麼脾性,她當母親的最清楚不過了,除非是崔家弟弟真的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纔會讓溫言動手教訓。

“那麻煩二伯孃了,謝謝,那我先去忙了。”

“不用謝,二伯孃會處理好的,你忙去吧。”

白淑怡放下電話,並看向溫楚江,“宏達說言言昨天打了崔家弟弟,還報警讓人抓了崔家弟弟,他媽因為這事今天早上去言言店裡鬨事砸東西,言言這孩子可能看不過,就報警讓人抓了她,還跟宏達索取賠償。”

“言言不是無理取鬨之人,期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打電話問她看看是什麼情況。”

溫楚江同樣不相信會是溫言挑起的是非,他相信自己的女兒。

“好,我這就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