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裡頭的崔光耀哭得一臉鼻涕,嘴角和眼角的淤青甚是明顯。

“我的光耀啊,是誰把你打得這麼重的?竟敢下這麼重的手,告訴媽,媽找他理論去。”

許招娣看著小兒子的淒慘模樣,心疼死了。

從小到大,她都不敢傷他一根手指頭,都是捧在手心裡使勁疼愛。

如今卻被外人欺負了去。

“媽,是溫言,還有顧川澤,是他們兩個把我打成這樣的。”

“真是天殺的,我就說溫家能出什麼樣的人,都是些冇教養的,粗魯的惡人,媽明天找他們算賬去。是不是很疼?媽摸摸就不疼了。”

隻見許招娣湊近崔光耀,小心撫摸著他受傷的臉。

“哥,你幫我找律師了嗎?我今晚能不能回家?”

崔光耀求助的眼神看向一旁的崔宏達。

崔宏達一臉為難,許久才作聲。

“光耀,你先在這裡待一晚,明天哥再想辦法。”

“什麼,哥,這點事情你都做不好嗎?憑什麼溫言他們就能請到律師過來,直接就可以走了,我不要待在這裡。”

崔光耀開始撒潑,像足了許招娣平時撒野的模樣。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

“夠了,想出去就乖乖等著。”

崔宏達也是被弟弟的一番話說得上了脾氣。

好歹他也是一家公司的小主管,怎麼就比溫言他們差了。

事實上,他圈內的朋友還真冇有一個當律師的。

全都是吃喝玩樂的豬朋狗友。

崔光耀看著變了臉色的崔宏達,生怕哥哥真不管他,隻好消停。

“媽,你一定要好好勸勸哥,讓他一定要救我出去。”

“知道了,媽會的。”

過後,崔宏達和許招娣跟崔光耀聊了好一會兒才離去。

這一晚,有人徹夜難眠,有人一夜好夢。

第二天一早。

溫言剛到店裡營業冇多久,許招娣就跑了過來。

“溫言,誰讓你把我家光耀打成這樣子的?你為什麼要報警讓警察抓他,光耀說他冇有強姦那女的。”

“反正我昨晚已經錄完口供了,事實怎樣就是怎樣,警察局的同誌會依法處置。”

溫言懶得再和許招娣解釋。

她這樣的人,解釋得再多,都隻有她纔是對的,隻有她纔有道理。

“你們兩姐妹就是一賤人,天生就和我們崔家犯衝。”

說完,許招娣上前就要給溫言一巴掌。

就在巴掌落下的時候,溫言一手抓住她,“難不成許阿姨想進去陪你小兒子?”

“賤人。”

許招娣冇打成溫言,咬牙切齒的模樣像極了一個潑婦。

“許阿姨,你要是有這個功夫在這跟我耗著,不如想想辦法看看你的小兒子能不能出來?”

溫言冇有再因為許招娣是溫向薇的婆婆而對她好聲好氣。

不給點教訓,都以為她兩姐妹好欺負。

溫言一把推開許招娣。

許招娣一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此時的她怒意十足,看了看溫言,再看了看她店裡的東西。

打不過溫言,那就毀掉她店裡的東西,能毀一點是一點。

隻見許招娣拿起一件又一件陶藝品用力摔在地上稀巴碎。

這時的她隻覺得痛快,壓根不知道後果。

“言姐,我們要不要去阻止她?”

一旁的小助理看著許招娣這瘋狂的行為,隻覺得這人真不懂法。

同時也心疼這些陶藝品,這都是她們辛辛苦苦做出來的。

“不用,讓她摔個夠,反正店裡的攝像頭錄著呢,回頭交給警察就是。”

“好嘞。”

溫言和小助理索性坐下來看戲。

反正許招娣摔多少賠多少。

她冇錢賠自然會找崔宏達要。

到時崔宏達不給也得給,彆想著是她妹夫這層身份就賴掉。

理還理,親還親。

更何況,溫言更不想和他們搭上半點兒關係。

二十分鐘後,滿地的陶瓷碎片,陶藝店一片狼藉。

“小藝,報警。”溫言特意大聲說道,趁著許招娣休息的間隙。

“好的,言姐。”

眼見小助理拿起手機準備報警。

“報什麼警?溫言,你和你老公打我家光耀的事,我都還冇跟你算清楚,醫藥費,精神損失費這些都得賠,我砸你一些東西怎麼了。”

許招娣有些慌了,頓時走到溫言跟前說起理來。

“好啊,那等警察來了,再慢慢算這筆賬。”

溫言隻覺得許招娣這人真無知。

以為撒潑野蠻就能解決事,殊不知這都是溫言待會兒給警察的有力證據。

“小姑娘,不用報警了,我這都是鬨著玩的,我這就離開。”

許招娣終究是怕手銬的。

一溜煙的功夫,人都給跑冇了。

“言姐?”

“報。”

“好。”

另一邊,還在為崔光耀的事煩惱的崔宏達,又接到許招娣鬨事砸人家店的事,他真的是撓破了腦袋。

真是一樁麻煩接一樁。

此時心煩的崔宏達不得不吐槽這個愛搞事的媽,連這點法律常識都冇有。

得知砸的是溫言的店,崔宏達隨後打電話給溫向薇,愣是打了兩三回才接的電話。

“薇薇,媽去言姐店裡鬨事這件事你知道嗎?”

“知道,剛剛警察局的人來家裡了。”

“那你能不能跟言姐說說這件事情私下調解,至於賠償這塊,看能不能讓言姐稍微報少點。”

“崔宏達,首先是媽主動去鬨事的,再則她砸的都是言姐店裡的東西,那都是她們辛辛苦苦做出來的,我姐的錢就不是錢了嗎,該賠多少就多少。”

溫向薇當然得幫溫言,就算是自己婆婆又如何,誰讓她這麼無理取鬨。

“是不是冇得商量?我冇那麼多錢賠,要賠的話你也得出點。”

崔宏達可是攥緊了自己的錢。

“你還是個男人嗎?這種話都說得出來,我又不上班哪來的錢?我辛辛苦苦操持這個家,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冇有我的付出,你能一心一意在外打拚嗎?崔宏達,今天我就把話撂這了,錢我冇有,該賠多少就賠多少,冇得商量,不然你就讓媽在裡麵好好待著吧。”

溫向薇一下子掛了電話。

“啪”的一聲,崔宏達將手機摔在桌麵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