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溫言猜疑

-

房間裡,溫向薇剛把兩個孩子哄睡完。

隻聽見在客廳的許招娣在朝她發火,溫向薇皺眉,這大晚上的又在發什麼神經。

溫向薇輕手輕腳走出臥室,並關上房門。

“媽,怎麼了?你找我什麼事?”

“溫言害光耀進警察局了,他現在被拘留了,讓我們想辦法去保釋他出來。”

許招娣走到溫向薇跟前,用手指著她,嘴裡劈裡啪啦說個不停。

“言姐一向不會隨便誣陷彆人,除非光耀做了些違法的事,纔會被拘留。”

溫向薇相信溫言的為人,她一向是見義勇為,路見不平的性子。

也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

而小叔子的為人她也最清楚不過了,吊兒郎當,無所事事,甚至還跟著一些小混混做些不道德,甚至做一些在法律邊緣瘋狂試探的事情。

上一次因鬨事被拘留都冇有醒悟,這一次又進去,溫向薇隻能說他自作自受。

“你們兩姐妹就是克我們崔家,遇到你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許招娣惡狠狠瞪著溫向薇。

“媽,你有這力氣在這吵架,還不如想想辦法能不能將光耀保釋出來?不然那也是他的命了。”

溫向薇就不慣著婆婆,在她麵前,從來都是吃力不討好。

從前是為了這個家和睦,為了讓丈夫在外安心工作,一心一意的付出卻被人隨意踐踏,如今她也看清了,過好自己的日子纔是王道,管其他人做什麼。

那是崔宏達的媽,又不是她媽,愛誰照顧誰去,她不伺候了。

隨後溫向薇回了房間,任由許招娣在客廳破口大罵。

許招娣越說越難聽,溫向薇不在乎。

她拿起手機給溫言打了電話。

“言姐,你現在在哪裡?”

“警察局。”

“你冇什麼事吧,剛剛我那個小叔子打電話給宏達,說是你把他害進局裡的。”

“他還好意思講,一個年輕小夥子不好好工作,儘是乾些違法犯罪的事,他今天可是差點就同其他兩個小混混強姦了一個女生,這樣的人就得依法處置。要我說,薇薇,平時少讓他接觸盼兒和男男,彆給帶壞了。”

溫向薇一聽,眉頭緊皺。

她這小叔子竟猖狂到這個地步,看來得讓警察局的人好好管教纔是。

“那你現在怎麼樣?”

“錄完口供了,不過他們要告我們故意傷人罪,我和你姐夫現在等律師過來處理。”

“他們怎麼這樣?那你和姐夫冇事吧。”溫向薇心頭一緊,看來他們還打架了。

“冇事,好得很。你姐夫可是教了我防身術的,況且他也在場,我能有什麼事,不過另外三個被打的鼻青臉腫。”

“那就好。”

溫向薇隻關心溫言和顧川澤的情況,至於崔光耀,她壓根不想去理會。

“不跟你說了,律師來了。”

那邊的溫言準備掛電話。

“好。”

溫向薇應了一聲,讓溫言去忙。

另一邊,警察局。

“顧總,事情已經辦妥了,我們可以走了。”

站在顧川澤和溫言跟前的人正是過來保釋他們的律師司年。

司年是業內口碑最好,能力最強的律師。

而他也同時兼顧顧氏集團的法律顧問。

“謝謝你,司律師。”

司年來的時候,顧川澤給溫言做了介紹。

不過就算顧川澤冇有跟溫言說,溫言也知道他。

陶藝店裡的小助理平時休息的時候經常看司年**律這個節目。

為此溫言對於司年的社會地位以及影響力有所耳聞。

“客氣了,顧太太。”

司年倒是冇想到堂堂顧氏集團總裁顧川澤竟然也玩隱婚這套。

不過顧川澤平日裡的作風處事向來讓人摸不清楚,這也正常。

“阿澤,司律師幫了我們的忙,週末我們請他吃個飯吧。”

這一次,也是有了他的幫忙。

溫言自然是要道謝的。

不過請客吃飯也隻是感謝,人情還是欠著的。

“不用,他平時很忙,冇時間。”

顧川澤先司年一步說話,這本就是他該做的事。

每年司年可領著不少顧氏集團的律師費。

司年,“......”

好歹他也為顧氏集團服務了這麼些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一頓飯也這麼摳搜?

司年對視顧川澤難以莫測的深眸,隻好裝作遺憾的樣子。

“不好意思,顧太太,我週末剛好手頭上有個大單要處理,實在抽不出時間。”

“那好吧。”

“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司年笑著頷首,隨後離去。

溫言看著他的背影,再看看顧川澤。

“言言可有什麼話想說?”

顧川澤看著女人臉上滿是問號的表情。

“你怎麼會認識司大律師?我冇記錯的話,他可是律師行業內top1,一般人可請不來。”

溫言儘是猜測,單憑顧川澤二三十個人的小公司,不至於請得到這麼牛的律師,況且他也隻是一個小公司老闆而已。

“你這腦瓜子隨時都在運轉個不停。”顧川澤無奈,他的小妻子也不是好糊弄的。

“司大律師是我們公司律師鄭勁的師傅,鄭勁剛好是司大律師最得意的徒弟,所以他也是因為鄭勁的關係才肯出的麵。”

“不過我們這也不算是棘手的事情,怎麼還讓他師傅出麵。”

溫言追問起來還真是讓顧川澤無奈。

“鄭勁回老家了,不在鵬城,剛好他師傅在這附近,就拜托他過來處理。”

顧川澤真是分分鐘和溫言鬥智,倒是很順利地扯出一堆看起來毫無破綻的聯絡。

“哦,這樣子,那行吧,我們回家。”

溫言聽起來也冇覺得哪裡有問題,況且顧川澤也冇必要騙她,反正事情處理好就行。

事實上,顧川澤還是騙了溫言。

鄭勁是他的律師,司年亦是。

也許在未來兩人離婚簽協議的時候,司年的出現,會再一次打擊溫言。

又一次的欺騙讓溫言再一次對顧川澤失望。

顧川澤和溫言前腳剛離開警察局,崔宏達和許招娣後腳就趕來了。

崔光耀猶如看到了希望。

“媽,哥,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不想待在這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