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這還是顧總嗎?

-

於是,傅廷軒帶著蕭清跟在顧川澤身後。

隻見顧川澤走到溫言身旁。

“先含點潤喉的東西,你每天都這麼吆喝,對嗓音不好。”

他拆開包裝,將含片遞給溫言。

“還好啦,都習慣了,你看我聲音都還冇沙啞。”

“哪有人這麼咒自己的。”

顧川澤輕輕彈了彈溫言的額頭。

“這含片含在嘴裡好涼爽,你要不要也來一顆?反正又不是藥。”

“不用,你含著就行。”

顧川澤不太喜歡這些含片,或者可以說他不喜歡吃藥。

任何含有中草藥成分的東西他都不喜歡。

“你好,請問這個手串可以試戴嗎?”一個花裙子女生走過來問道。

“可以。”顧川澤回道。

“那我先試試這個,好漂亮啊。”

花裙子女生拿起一串複古綠的手串戴在手上,因她比較瘦小,手腕纖細,戴上去有些鬆。

但她很喜歡。

複古綠手串很襯她的膚色,有種高級感的餘韻。

花裙子女生是捨不得摘下了。

“這串我要了,多少錢?”

“八十八。”

“好。”

說完,花裙子女生打開手機掃付款碼並付款。

“若是喜歡我們的產品,歡迎到我們的線下店體驗手工,就在海岸路。”

顧川澤學著溫言的樣子做生意,倒是有模有樣。

“好的。”

待花裙子女生走後,溫言一臉笑容捧著顧川澤的臉,“顧先生,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呀。”

果然,對於喜歡的人,怎麼看怎麼都順眼。

倒是還在偷看他們的傅廷軒以及蕭清驚得張大了嘴巴。

“那真是我們顧總嗎?”

“阿澤變了,他竟然在嫂子麵前這麼乖巧,天啊,愛情的力量這麼強大的嗎?”

兩人齊刷刷地站在不遠處盯著,不願離去。

或許明顯的偷看讓顧川澤早就發現了他們。

於是,他趁冇客人的時候給傅廷軒發了條資訊。

【若真這麼閒,過來照顧生意,言言嗓子不舒服,我想讓她早點回去休息。】

顧川澤的言外之意,傅廷軒還是懂的。

無非就是全包了攤上的貨品。

“你說你們顧總這麼有錢,乾嘛不自己全包了,還得我出手,就連嫂子的店他都可以盤下無數個。”

傅廷軒看完資訊,跟一旁的蕭清吐槽。

“那能一樣嗎?顧總要是全買下來了,太太肯定是要不高興,非但冇減輕負擔,反倒還影響夫妻感情。”

蕭清還是很懂顧川澤的。

“是是是,你們都很有道理,就我一個大冤種,不過我這僅僅是為了嫂子。”

傅廷軒搖頭,轉而拍了拍蕭清的肩膀,“走吧,照顧生意去。”

兩人徑直朝著溫言的攤子走去。

“嫂子。”

傅廷軒大老遠就喊了一聲溫言。

“誒,你們怎麼也在這裡?”

溫言抬頭便看見傅廷軒和蕭清。

隻是他們兩人怎麼會在一塊?

一個是顧川澤的好兄弟,一個是顧川澤的助手。

“聽公司的人說大學城這裡晚上很熱鬨,我們便過來瞅瞅,果不其然,最重點的是,竟然在這碰上你們。”

傅廷軒佯裝一臉驚喜的樣子。

蕭清內心oS,傅總不去做演員太可惜了。

“這裡每天都好熱鬨,對了,那邊是小吃街,你們去逛了嗎?好多好吃的。”

“逛了逛了,隻是蕭清這傢夥不怎麼喜歡,我們便來賣工藝品這邊逛逛。”

蕭清,“......”

人話鬼話都被他說了去。

顧川澤就在一旁靜靜看著傅廷軒表演。

“嫂子,你這些陶藝品,飾品能不能全部賣給我?”

傅廷軒看似隨意的一句話讓溫言怔了怔幾秒,“你全要了?你要這麼多做什麼?”

“我們公司下週搞慶功會,準備買來贈送給員工。”

“可是這裡還有很多喔,你確定嗎?”

“確定以及肯定,我怕還不夠嘞,到時不夠的話,再去你店裡補。”

“那行,那我給你算點友情價。”

“不用,原價多少就算多少,你們做這些手工也不容易。”

“沒關係,也就阿澤的好兄弟纔有這個折扣。”

“那謝過嫂子了。”

“不客氣。”

算好總價後,傅廷軒直接掃碼付了全款。

隨後,幾人開始打包。

由於溫言冇考慮到會有賣空的情況,所以打包的盒子和紙袋都不夠。

“廷軒,要不剩下冇打包的這些我先拿回店裡,打包好了我再給你送過去。”

“不用不用,太折騰了,直接用一個箱子裝著不碰碎就行。”

還有幾個擺件冇打包。

且他不敢當著顧川澤的麵這麼麻煩溫言。

否則下週一男人可是會在工作上使勁壓榨他的。

“那行,我給你拾掇好,不會碰碎。”

顧川澤在一旁幫著溫言的忙。

兩人很有默契,一個人拿一個人裝,很快就裝完了。

“你們開車來的嗎?”

溫言看著地上的兩箱東西,抬眸問傅廷軒。

倘若他們坐地鐵來的,就讓顧川澤開車先給他們送回去再回店裡。

“開車來的,就在那邊停著。”

“好。”

隨後,傅廷軒和蕭清一人捧了一個箱子往停車處走去。

溫言拉著顧川澤的手,“我們送送他們。”

隻見前麵的兩人停在一輛勞斯萊斯附近,並打開了後備箱。

溫言認出勞斯萊斯的標誌,隻能說顧川澤的好兄弟真有錢。

這車一看就是高配版。

不過顧先生的比亞迪也不錯啦,性價比高。

溫言不知道的是,這輛車的真正主人正是自家男人。

隻可惜他們都瞞著她。

也不知道溫言得知所有真相的那一天會是什麼感受。

“那嫂子,我和蕭清先回去了,拜拜。”

副駕駛座的傅廷軒朝著溫言揮了揮手,轉而對著她旁邊的顧川澤挑了挑眉。

似乎在說,我的表現是不是非常好,這正是你要的結果。

“拜拜。”溫言回了過去。

待勞斯萊斯漸漸遠去,溫言才和顧川澤往回走。

“收工收工,冇想到今天不到八點半就結束了,這還得多虧你的好兄弟了,這樣的買家希望以後可以多來幾個。”溫言邊走邊開著玩笑。

殊不知,顧川澤卻當了真。

他還真打算安排幾個大客戶來照顧溫言的生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