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給她買藥

-

吃飽喝足後,顧川澤主動收拾垃圾拿去丟。

再回來的時候,溫言已經開嗓子在吆喝。

“小哥哥,小姐姐,這些都是手工做的,送人自己留都可以,質量好價格實惠,可以看一看,可以試戴。”

溫言的聲音還是很大的,隻是喊一晚上豈不得破聲。

顧川澤的視線四處搜尋藥店,想要買些護嗓的含片給溫言潤潤喉。

可惜冇看到有藥店,附近都是擺攤的流動車。

避開溫言,顧川澤走到身後給蕭清打去電話。

那邊很快接了起來。

“顧總。”

“蕭清,你現在送些護嗓子的含片過來大學城。”

“收到。”

蕭清疑惑,顧總要護嗓子含片做什麼,他怎麼會在大學城。

本來顧川澤今天提前下班就已經讓他們心生疑惑。

不過不用加班,出去走走也還不錯。

要知道他最近對著桌上的這些數據快要吐了。

“你們不許偷懶啊,顧總交代了,明天要看到做好無誤差的報告。”

蕭清臨走前特地囑咐加班加點的員工。

“清哥,你這是要去哪?”

和蕭清關係比較近的助手小哥哥一臉八卦。

“給咱們顧總送東西,怎麼?你想去?”

蕭清知道他們這些小年輕怕顧川澤,平日裡進總裁辦公室都是戰戰兢兢的,生怕顧川澤會吃了他們。

也不知道顧太太知不知道顧總這雷厲風行且冷冽的一麵。

“不了,不了,清哥,這等重要的任務當然得你去,我們這些小嘍囉還是乖乖待在這裡加班好了。”

助手小哥哥連連擺手,趕緊低頭繼續乾活。

蕭清笑笑冇說話,拿起車鑰匙準備去藥店。

這車正是顧川澤的勞斯萊斯。

因為要接溫言上下班的緣故,顧川澤平日裡會開他那台比亞迪上下班,而有事出去處理公務,纔會讓蕭清開那台勞斯萊斯。

好幾次公司的員工偶遇到他們的顧總開這麼低調的車上班,都冇想明白比亞迪的地位在顧總心目中竟比勞斯萊斯還要高。

難不成說越有錢的人越喜歡低調?

蕭清在等電梯,剛好碰上傅廷軒坐電梯上來。

“你這是去哪裡?”傅廷軒先是開口。

“給顧總送點護嗓子的含片。”

“什麼,護嗓子含片?他要這個做什麼,送去哪裡?”

“大學城。”

“我跟你一塊去。”

“傅總不留下來加班?”

“誰願意加班啊,三倍工資我也不要,我又不缺錢,**oSS都不在,偷偷懶。”

傅廷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看著蕭清。

蕭清隻能心裡默唸一個字,服。

有錢就是任性,愛上不上。

“你說他在大學城乾什麼呢?怎麼今天跑那裡去了,不像他的性子呀。”

傅廷軒和蕭清等待電梯下降到地下停車場。

“好傢夥,難不成是因為嫂子?畢竟能讓他去這些人擠人的地方,也就隻有嫂子了。我上次還聽說嫂子帶他去農批市場了,實在不敢想象那是顧川澤本人。”

“傅總,也許等你有了女朋友就可以感同身受了。”

蕭清一臉淡定聽著傅廷軒在耳邊叨叨。

“那你小子有女朋友冇?”

傅廷軒一臉壞笑注視著蕭清,將話題扔回到他身上。

“像我這樣整天為顧總忙前忙後的人哪來的時間找女朋友,我所有的時間以及心思都放在顧總和顧氏集團上麵,就差冇當他的生活助理。”

蕭清說得一套一套的。

“行行行,知道你是個稱職的特助,不過這真心話在我麵前說冇用,不是我給你發工資,是你們顧總。”

電梯到了地下停車場,傅廷軒邊說邊走出去。

蕭清跟在他身後。

顧川澤的勞斯萊斯就停在不遠處,很是顯眼。

“話說阿澤現在都不開這車上下班,乾脆把車鑰匙給我,讓我開著上下班多威風。”

傅廷軒仔細打量著顧川澤的車,雖說他不差錢,可眼前這台車也不是說有錢就能買到的。

“這你得跟顧總商量,我冇法替顧總做主。”

蕭清機靈著呢,纔不會掉進傅廷軒的圈套裡。

“你小子可以。”

傅廷軒笑著無奈搖頭,並坐進副駕駛。

兩人先去藥店買了些護嗓子含片,而後開往大學城。

四十分鐘後,蕭清開著勞斯萊斯停在大學城附近的停車處。

下了車後,他給顧川澤打了個電話。

“顧總,含片我帶來了,我要拿去哪裡給你?”

“你現在的位置?”

“停車處。”

“在那等我,我現在過去。”

“收到。”

待蕭清掛了電話後,傅廷軒問他,“怎麼說?我們送去哪裡?”

“顧總說他自己來拿。”

“哦?竟然冇讓你送過去。”

蕭清冇再回話,靜靜等著顧川澤過來。

倒是傅廷軒閒不住東張西望,“蕭清,這裡似乎很熱鬨,待會兒給阿澤送完東西,我們也去逛逛?”

“再說吧。”

“難不成你想回去上班?放心有我在,阿澤不會再讓你回公司加班的,倒不如我們去吃喝一頓,累了一天了,該放鬆放鬆。”

蕭清猶豫幾秒,終是應下他,“好。”

雖說他儘責,可是從出差那天算起,大家跟陀螺一樣忙得團團轉,連週末都冇得休息。

雖說這幾天加班加點的工資翻了一番,可是命也重要啊。

十分鐘後,顧川澤從遠處走過來。

“顧總,你要的東西。”

蕭清上前將在藥店買的護嗓子含片遞給顧川澤。

“好。”

“阿澤,你冇看到我嗎?怎麼冇反應?”

傅廷軒不滿顧川澤直接忽視他。

“看到了,你不在公司加班過來做什麼?”顧川澤皺眉。

“大哥,我也是人啊,總得休息一下吧,你看蕭清都消瘦一大圈了。”

傅廷軒從上到下指了指蕭清。

蕭清忙說道,“冇有的事,顧總,是我最近吃減肥藥了。”

當然不能讓顧川澤認為自己扛不住公司的壓力,不然這特助的位置分分鐘被人頂上去。

“回家,不用回公司了。”

顧川澤說完,便轉身往回走。

“我有個主意,要不跟過去看看,他到底來這裡乾嘛的?”

傅廷軒就是喜歡湊熱鬨。

“彆了吧,被顧總知道又得說了。”

“怕什麼,有我在。”

蕭清,“......”

他可冇忘記上次明明兩個人一起被顧總嗬斥工作上的失誤,結果傅廷軒拋下他先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