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你們圓房冇有?

-

隻要溫言覺得好吃的小吃,通通來一份。

反正兩人肯定能吃完,不會浪費。

繼續往前走去,擠進人群裡,接著又來了幾樣小吃。

溫言逛了得有半個小時左右,想到還在守攤的顧川澤,該是時候回去了。

回頭拎上點好的土豆粉,溫言滿載而歸。

隻見顧川澤闆闆正正坐在那裡,冇有笑容,冇有吆喝。

看來她的男人真的不太適應擺攤,不過也能理解,第一次嘛,很正常,來多幾次就熟悉了。

“回來了?”

顧川澤遠遠就看見走回來的溫言,起身接過她手中的小吃。

溫言“嗯”了一聲,便從後麵拿出一張摺疊桌子。

這還是林淺專門買來吃飯用的,之前將小吃放在地上吃的樣子實在搞笑又狼狽,索性買張摺疊桌子,反正也不貴,況且吃飯的時候也方便。

“這個土豆粉是給你點的,微微辣,你嚐嚐。”

溫言怕土豆粉再放久一點會坨,提醒顧川澤先吃。

“你呢,你吃什麼?”

顧川澤見溫言點了一份,想著他吃了,那她吃什麼。

“這還有這麼多小吃呢,夠我們吃的了,不用擔心,這土豆粉我已經連著吃了好幾天,今天就不吃了。”

溫言邊說邊打開其他小吃的包裝。

“喏,我這還有臭豆腐呢,可惜你不吃。”

溫言最是喜歡大姐那家臭豆腐,冇有很臭,但很香。

看溫言津津有味吃起了臭豆腐,顧川澤這纔打開裝著土豆粉的打包盒。

看最上麵還放了一個煎蛋,顧川澤想都冇想直接夾起煎蛋放溫言碗裡。

溫言一開始還覺得奇怪,她也冇加煎蛋呀。

而後才慢慢反應過來,知道是老闆娘特地讓老闆加的。

之前有幾回也是,她和林淺吃著吃著就吃出了火腿腸,茶葉蛋,豆腐串。

溫言覺得老闆娘的土豆粉攤子這麼多人是有原因的。

試問有哪個小吃攤會免費加這些小料,那都是要錢的,一兩塊,兩三塊,通通都要算。

然而,溫言不知道的是,隻有她點的土豆粉纔有這些免費贈送的小料,而其他人冇有。

顧川澤夾起一筷子熱乎的土豆粉吃了起來。

溫言抬頭看他,“怎麼樣?味道可還行?”

“嗯,好吃,粉筋道,湯底濃厚。”

以前顧川澤從不會來這些人山人海,儘是人間煙火的地方,更不會吃這些冇有衛生保障的東西。

而認識溫言後,他開始一次又一次被她改變。

跟她去從未去過的地方,跟她吃從未吃過的東西。

“吃完粉還有其他的呢,有烤麪筋,車輪餅,醬香餅,蚵仔煎,慢慢吃,吃完再乾活。”

“嗯。”

顧川澤不嫌棄這些小吃,是因為有溫言在。

不同的人在身邊,心境自然不同。

“哢嚓”的連著好幾聲。

不遠處,一個約莫23歲的眼鏡女生對著溫言的攤子連拍了好幾張照片。

更準確的說,她對準顧川澤和溫言拍了好幾張清晰的照片。

過後,眼鏡女生打開微信編輯資訊發給了另一個人。

【天啊,你猜我在大學城遇到誰了?】

緊接著,她將剛剛偷拍下來的照片發出去。

【是不是覺得很眼熟?】

【這是你哥吧,但是怎麼會在這裡擺攤呢,真是見鬼了】

【難不成為了旁邊的小姐姐,甘願放下顧氏總裁的高貴身份,陪灰姑娘跌落凡間,體驗平凡生活?】

過了五分鐘,眼鏡女生冇有收到對方回的資訊,來電倒是來了。

“喂,寧寧。”

“什麼情況?那真是我哥嗎?”顯然對方也不敢相信。

“那你覺得這世間真有長得這麼像的人?就算真的有,那他身上的衣服總不能一樣吧。”

“也有道理。”

確實,顧川澤的衣服都是量身定製的,且在領口那裡做了專屬的標誌,不會出現撞款的情況。

“我待會兒問問我媽媽,到底什麼個情況?我哥竟然跟一個漂亮的小姐姐在一起擺攤,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話說會不會是你哥新交的女朋友,畢竟你出國也快一年了,且還是封閉式的管理,都好長一段時間冇和我們聯絡了,不知道也很正常。”

“也是,終於要出籠了,我下週就回國了,很快就可以見麵啦。”

“嗯嗯,等你。”

“好了,不和你說了,我趕緊問問我媽媽什麼情況?”

“好。”

眼鏡女生掛了電話後,抬頭再看一眼溫言和顧川澤,便轉身離去。

而正在享受美食的兩人絲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待會我來吆喝招攬生意,你負責打包就好了。”

溫言開始分工。

她覺得顧川澤會不好意思開聲,索性她來。

而打包這活他再熟悉不過了,畢竟在店裡經常乾。

“好。”

溫言點的小吃快吃完了,兩人的肚子吃得飽飽的。

這時,陸知秋的電話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媽,什麼事?”

“小澤,你和言言在大學城擺攤?”

“嗯,她今天一個人,我過來幫忙。”

“你這小子,終於懂得心疼媳婦了。要我說,你倆多注意注意身體,不用這麼拚,媽不缺錢,就缺個孫子,話說你和言言圓房冇有?”

“咳咳咳”

溫言猝不及防被正吃著的豆腐乾嗆了一下。

顧川澤的手機開著擴音,陸知秋的話都被溫言聽了去。

“媽,孫子冇有,票子就有。好了,不說了,我們要忙活了。”

說完,顧川澤直接掛了電話。

“還好?”

隻見溫言在旁邊咳得厲害,嗆得滿臉通紅。

顧川澤擰開一瓶水遞給她。

“咕嚕咕嚕。”

溫言一下子喝點半瓶水。

這豆腐乾本身就有點辣,再加上嗆到,喉嚨可難受了。

“哈,咳死我了,總算緩下來了,差點就享年二十八。”

溫言眼淚都掉下來了,直接上手抹掉。

“瞎說什麼呢,你可是要活過一百歲。”

顧川澤笑著輕柔溫言的腦袋。

溫言腦海裡依舊回想著陸知秋問顧川澤圓房的事。

事實上,他倆還真冇有圓。

儘管兩人現在的感情還算不錯,但也還冇到那種親密的程度。

印象中,似乎初吻都還在。

溫言和顧川澤領證兩三個月了,初吻竟然還在。

想必顧川澤也是,他應該初吻也還在吧。

看樣子,他以前應該也冇談過戀愛。

陸知秋說過,顧川澤很拚,事業心很重,冇時間去乾其他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