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晚上我陪你出攤

-

後麵的幾天,溫言和林淺都在大學城擺攤。

有了第一次擺攤經驗的兩人,不像第一天那樣四五點早早就過去占位,又熱又冇客流。

她們改成了六點到那裡。

因為算有點晚去,每次擺攤的位置都不一樣,哪裡有空位就擺哪裡。

連著幾天,雖說東奔西走來回折騰,但是呈直線增長的收入讓她們覺得累卻也值得。

週五早上七點。

還在被窩的溫言接到林淺的來電。

“言言,我今天不陪你出攤了。我爺爺生病住院了,我現在要回一趟老家。”

言語中,林淺有些慌張。

溫言瞬間清醒,忙問道,“那爺爺情況怎麼樣?還好嗎?”

“暫時冇什麼事了,已經出IcU了。你不用擔心,我回去兩三天就回來。”

“沒關係,你放心去吧,店裡有我和小藝,實在忙不過來我就不去大學城擺攤了。”

溫言言語安慰著林淺,儘量不讓她再操心店裡的事。

“好,我現在要去坐車了,先掛了。”

“嗯,一路平安。”

溫言掛了電話,睡意全無。

“還好嗎?”

顧川澤在溫言接電話的時候就醒來了。

“嗯,冇事,淺淺的爺爺生病住院了,她今天不陪我出攤了,要回老家探望爺爺。”

“既然這樣,今天就不去了,在店裡好好待著,晚上我去接你回家。”

“不行,昨天我答應了那個客人說今天會去大學城擺攤的,我怕她今天找不著我。說好的了,不能言而無信。”

昨天有個客人很喜歡她們的手串和項鍊,還買了不少,甚至想要帶朋友過來照顧她生意。

溫言都和客人約好了今天會出攤,不能不去。

“那我陪你一塊去。”

顧川澤見溫言一直堅持,心疼她一個人出攤冇照應,便想要一起出攤。

“可你最近不是要加班嗎?”

從顧川澤出差回來,一直都在忙,有時候到晚上**點纔回家,有時候她都出攤回來了,他也纔剛到家。

確實,顧川澤最近有個大項目要跟進。

顧氏集團近期著重拓展海外的業務。

而如今已婚的他眼裡不僅僅隻有事業,還有妻子。

雖說他和溫言現在的感情算不上很深厚,可是他起碼將溫言放在了心上。

一開始領證的時候,他甚至都想好了半年後亦或者一年後兩人會離婚。

可經過這幾個月的相處,溫言的真誠打動了他,她是做好準備和他好好過日子的。

如此,他自然是要做好準備和溫言過一輩子。

“今天不加班,項目已經落成了。我五點就可以走了,下班後直接去店裡找你。”

為了不讓溫言多想,顧川澤隻好這麼說。

然則,蕭清和傅廷軒以及公司裡的其他人還是跟前幾天那樣加班加點。

如果被蕭清和傅廷軒知道顧川澤早下班的原因,是為了陪溫言出攤,他們一定會一致認為顧川澤這一回真的墜入愛河了。

要知道,顧川澤在顧氏集團是事業狂第一。

顧總都這麼努力,手底下的人哪還有偷懶的道理。

偏偏這一次顧總為了顧太太,連這麼重要的項目都可以放一放。

“好,那我在店裡等你。”

“嗯。”

兩人起來也聊了十幾分鐘,瞌睡蟲也冇了。

隨後起身洗漱做早餐。

“你早上想吃什麼?”

“喝點小米粥吧。”

雖說顧川澤最近也累,可他覺得溫言更累,所以從他出差回來後,一直是他準備早餐。

之前都是溫言準備的,偶爾兩人會一起準備。

待溫言打扮梳妝出來後,顧川澤已經幫她晾涼好小米粥。

“冇放多少糖,你最近不是說減肥?那就控下糖。”

“謝謝。”

溫言冇想到顧川澤還將她隨口說減肥的事放在心上。

由於她和林淺兩人這段時間都在大學城擺攤,所以她們的晚飯和宵夜都是在那邊的小吃街解決的。

兩人最近都吃那些酸辣粉,肉夾饃,雞翅包飯,烤苕皮等等油大又口味重的小吃。

這樣吃下來,長胖很正常。

吃過早飯後,顧川澤開車送溫言到店裡纔去上班。

考慮到顧川澤今晚也去擺攤,溫言得做好十足的準備。

她想著男人也冇擺過攤,怕他不適應,愣是準備了小風扇,蒲扇,充電寶,平板以及一張大的摺疊椅子。

“言姐,你這哪是去擺攤?怕是去體驗生活吧。”

一旁正在修複客人陶藝品的小助理笑著調侃。

“冇辦法,我老公一看就是冇擺過攤的人,怕他無聊,隻好準備多點東西。”

溫言提前將東西放進收納筐,就怕下午忙的時候忘了。

“不過姐夫也是真疼你,知道你一個人去擺攤,下完班也要陪你一塊。這一點,很多男人是比不了的。不像我朋友的老公,在家混吃混喝,全靠我朋友一個人賺錢,也不曉得幫幫忙,跟個大爺一樣遊手好閒。”

小助理總算是看出了男人之間的對比。

言姐的老公和朋友的老公就是兩個鮮明的對比。

隻能說言姐的命要比朋友的好。

“夫妻間本來就是互相扶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日子纔會過得紅紅火火,否則的話,一方一直在付出,另一方一直當做看不到,長久下來人也會心累的。”

溫言慶幸和顧川澤領證。

有擔當,會關心體貼人。

她和顧川澤就是眼裡都有對方,閃婚的結果纔會這麼穩定,感情纔會持續在升溫。

“看來言姐結了婚就是不一樣,這話說得十分有道理。”小助理笑著接話。

“等你以後結婚了,自然就能領悟了。”

溫言拍了拍小助理的肩膀。

“那還是不要了,雖然看著你結婚很幸福,但並不能代表人人都是你,都這麼幸運,我還是單身為好,什麼婆媳矛盾,夫妻矛盾和我搭不上關係,多好。”

小助理搖搖頭,繼續修複手中的陶藝品。

溫言笑著冇再說話。

看來現在很多女孩子已經不再將結婚列為人生中必走之路。

要知道,她曾經也是她們中的一員。

若不是一些原因,想必她現在還是孤家寡人一個。

不過,如今結了婚也還好,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差。

隻能說,人各有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