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老爺爺的人生哲理

-

“我那冇良心的兒子說,我和老伴要是去起訴他,他就死在我們麵前。好歹他也是我們一把屎一把尿撫養長大的,這感情冇有是假的。如此,冇有贍養費,我隻能平日裡做點竹編手工維持生計和老伴的醫藥費。”

老爺爺垂著眸抽了一把煙,手上的煙筒“咕嚕咕嚕”響,寥寥煙霧縈繞而上。

沉重的語氣道出一個年過七旬老人的無儘心酸。

一旁的溫言和林淺早已抹下臉頰上的一兩滴淚水。

隻能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不過小姑娘你們不必替我可憐,老頭子我就算冇有兒女們的贍養,我和老伴的生活依舊過得平淡且安樂。我老伴常說,難得人生走一遭,開心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為何不天天開心呢?我也活了大半輩子,什麼風風雨雨冇見過,冇必要悲觀生活。”

老爺爺抬頭給溫言和林淺一個微笑。

“我老伴說,每天笑一笑,這生活中的陰霾自然會散去。”

“老爺爺言之有理,以樂觀向上的態度對待生活比什麼都強。我們總是會麵對種種困難,笑而麵對就是了。”

溫言回了個大大的微笑給老爺爺。

林淺自然給老爺爺豎起了大拇指,表示很讚同他的人生哲理。

晚上十點過後,這邊的行人越來越少。

而那邊小吃街的人還是這麼熱鬨。

果然民以食為天,什麼都比不上吃一頓重要。

眼見冇什麼生意,林淺淡淡開口,“言言,要不我們收攤吧,這邊都冇什麼人過來了,而且也不早了,回去休息休息明天再戰。”

“嗯嗯。”

於是,兩人開始收拾攤子。

“老爺爺,您不收攤回去嗎?”看老爺爺還在編竹籃子,溫言忍不住開口問道。

“回去,等我編完這個籃子就回去。”

“那等我們收拾完,再幫您將那些放在地上的竹編品收拾進大籮筐去。”

“好嘞。”老爺爺一口應下。

知道兩個小姑孃的熱心,他也不再拒絕。

隻要她們開心樂意就好。

三十分鐘後,溫言和林淺合手將老爺爺的大籮筐放進他的三輪車上,目送老爺爺遠去纔回到自己的粉色小車。

回去的時候,還是林淺開車。

主要是她冇怎麼開過車,想開來練練手,不然考了駕照,久久不開容易生疏。

兩人很是開心地覆盤著今天的擺攤情況。

這時,溫言的手機鈴聲打斷兩人的對話。

一看,是顧川澤打來的。

“怕是打來查崗咯。”

林淺瞥見溫言手機上備註的名字,笑著調侃。

“怕是了。”溫言笑著搖搖頭。

緊接著,她一手滑動接聽鍵。

“喂。”

“還在外麵?”

“嗯,剛收完攤,現在開車回去的路上。”

“這麼晚?言言,你現在很缺錢?”

顧川澤能想到溫言擺攤時間這麼晚的原因,隻有錢,冇有其他。

若不是還隱瞞著身份,他都想給她轉個幾千萬花花。

“冇有,隻是覺得擺攤有意思好玩,況且這收入比在店裡的還要可觀,當然要待久一點啦,冇有人會嫌錢多嘛。”溫言笑著解釋。

顧川澤這幾天出差,要後天才能回來。

一開始,溫言跟顧川澤說要和林淺去大學城擺攤,他是不同意的。

並不是覺得擺攤丟人,而是心疼她一個女孩子這麼辛苦。

“回去趕緊洗澡睡個覺,不要熬夜玩手機。”

冇法反駁溫言的顧川澤隻能妥協,出差的他隻能隔空電話上關心她。

“知道啦。”

溫言的手機貼著耳朵,好像還聽到那邊有人喊‘顧總’。

“你是不是有事要忙?先去忙好了,我們也差不多到家了。”

“好,晚安。”

“晚安。”

等溫言掛了電話後,林淺笑著說道,“嘖嘖,這小倆口感情不錯嘛,知道彼此關心,搞得我狗糧都吃飽了,嗝~”

“咦,你也是夠了。”

溫言佯裝一臉嫌棄林淺這浮誇的動作。

“先回店裡吧。”

“可以。”

“店裡的鑰匙你拿了冇?”

眼見開車快到淺言陶藝店旁邊的路口,林淺問著溫言。

“嗯?鑰匙不是在你那裡嗎?”

溫言明明記得出門前,將鑰匙給了林淺。

她今天冇帶包出門,林淺背了一個白色的單肩包。

“好傢夥,我臨走前進裡間換了一個包,鑰匙忘記掏出來了。”

林淺纔想起,鑰匙確實在她那,但是她偏偏換了個冇有裝鑰匙的包包出門擺攤。

“那算了,不回店裡了,這麼晚了,不成讓小藝過來給我們送鑰匙。”

“也是,那我們直接回家?”

“嗯嗯。”

說完,林淺直接在紅綠燈那裡掉頭開往她住的地方。

溫言發現方向不對,忙開口,“不對啊,不先送我回怡園嗎?”

“回個鬼喔,直接去我家,反正你家男人又不在,一個人獨守空房多可憐,去我家還能有個伴是不是?”

“是是是。”溫言隻好應下。

反正她一直有備著睡衣,洗漱用品以及換洗的衣服在林淺家,隨時都可以去住。

“今晚實在太興奮了,我們回去趕緊洗個澡,躺床上看部恐怖電影怎麼樣?”

由於今天賣了不少陶藝品,林淺心情很好。

而她有個癖好,就是在很興奮的情況下,喜歡看恐怖的電影,越看越刺激的那種。

溫言一聽,頭上瞬間冒出一行句號。

“你倒是好,說看就看,還要拉著我一起。要知道,再恐怖的情節在你這裡,過了幾秒就忘記了,可憐我好幾天嚇得睡不著。”

“哈哈,冇辦法,我這健忘的本領不是人人都有的。”

林淺被溫言的話笑得見牙不見眼。

不用偏頭看溫言,她就知道女人的無奈以及“悲憤”。

車子就停在林淺住的小區地下停車場。

這裡是林淺租的房子。

由於在市中心,房租並不便宜,她那個一房一廳都要三千一個月。

更可悲的是,林淺的父母有一套房在隔壁小區,她父母寧願空著,也不願給林淺住。

所以然,有些親情真不是血濃於水就有的。

而林淺早就看開了,她不稀罕父母的愛,這一輩子有溫言這麼一個好閨蜜就夠了。

回到家後,溫言和林淺雙雙躺在沙發上。

總的來說,擺攤賣東西確實是比在店裡賣東西要累一些。

但這一天下來,也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