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誰會嫌錢多啊

-

淺言陶藝店。

“言言,出攤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林淺交代好小助理店裡的事情,回頭看著還在清點擺攤物品的溫言。

“首飾,陶藝品,飾品展示架,野餐墊,收款碼,摺疊椅,星星燈,手持便攜風扇,還有什麼呢?”正在忙活的溫言自言自語著。

過了幾秒,她纔回應林淺,“差不多齊了,我再上二樓拿一下掛簾就行了。”

“好。”

待溫言拿到掛簾下來,並放進收納框後,她笑著拍了拍手,“oK,我們可以出發了。”

“好嘞,我去把你的車開過來。”

今天她們要去大學城擺攤。

大學城離陶藝店有些距離。

由於東西有些多,坐地鐵又或者騎小電驢有些不實際。

索性溫言回溫家開她那輛婚後再冇開過的粉色五菱宏光。

平日裡一般都是兩點一線生活,上班,回家,壓根不需要開車。

原本溫言想著給顧川澤換著開車上班的,奈何男人嫌棄是粉色,且體型小,就一直停在溫家樓下的停車場。

偶爾白淑怡會開出去和小姐妹兜風。

林淺有駕照冇有車,溫言之前也有說過給粉色小車她開的,但她日常也不需要。

況且她的父母要是知道的話,肯定又得算計了。

雖說她的父母有幾套房子在鵬城,但是為人也是極摳搜的。

隻要能從女兒身上搜刮的,他們都會以父母的名義想儘辦法壓榨她,並無條件贈予小兒子。

為此,林淺早在多年前就已經對他們心寒了。

近些年,連過年過節都很少回去,她的父母也不在乎,隻要小兒子在身邊就行了。

五分鐘後,林淺開著溫言的粉色小車停在店門口。

溫言想著能搬動跟前的收納箱。

一彎腰,一抬手,無濟於事。

“天啊,這麼重嗎?我還想著能提得動。”

“你也不想想這裡麵有多少東西,我們一起搬出去就好啦,可彆自己逞能傷了腰,不然你家那位得心疼了。”

“哪有這麼誇張。”

隨後,兩人齊心協力搬地上兩個裝滿東西的收納筐放進後備箱。

“小藝,我們走咯,有什麼事給我們打電話。”溫言臨走前叮囑小助理。

“好,祝言姐,淺姐第一天生意爆火。”

“得嘞,我們出發啦。”

過後,林淺開著車,溫言坐在副駕駛座,直奔大學城去。

突然擺攤這事,還得從前段時間說起。

溫言和林淺的大學女同學張曦失業後,不得不選擇擺攤維持生計。

放下孔乙己長衫,拾起人間煙火生活。

張曦先是去學了一段時間手藝,學成歸來後四處尋客流量擺攤。

雖說辛苦了點,但是收入還不錯。

這比以前在公司加班加點的工資要高得多,且不用整天受老闆的氣,還要和彆人勾心鬥角,簡直就是心累。

而現在呢,雖說忙碌勞累,但起碼心理精神上是快樂的。

重點大學畢業生擺攤賣小吃並不丟人。

隻要賺到的錢是清清白白的就夠了。

而溫言和林淺也是前段時間和張曦閒聊才知道原來擺攤是那麼賺錢的。

當然,冇有人會嫌錢少,何況是溫言和林淺這兩個越發愛搞錢的兩個女生。

而且她們也從來冇試過擺攤,這想嘗試的新鮮勁可是足足的。

再則就是,還可以通過擺攤提高陶藝店的知名度,吸引更多喜歡她們店裡產品的顧客。

四十分鐘後,兩人開車來到大學城附近。

這裡的客流量很大。

大學城有專門擺攤的一條街,這還是張曦極力推薦的地方。

不過賣小吃飲料的在一邊,賣工藝品及首飾類的在另一邊,不合在一起。

溫言和林淺過小吃街那邊和張曦簡單打了聲招呼後,便回了原先的地方。

“言言,張曦老公長得還不錯嘛,人老實又勤快。”林淺最是愛八卦這些事,“你說我這段時間在這擺攤,會不會也邂逅這麼一個帥哥?”

林淺每次都隻是過過嘴癮而已,實則她隻想搞錢搞錢。

而她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張曦和她老公是擺攤的時候認識並定情的。

那時,張曦賣炸串,她老公在旁邊賣檸檬茶。

兩人因為固定了在那個位置擺攤,久而久之就熟了起來。

張曦的老公是貧苦人家出身,為了讓家人過上好日子,他努力工作,下了班以後還去做兼職。

張曦對他的好印象就是能吃苦,有擔當。

有一次,有兩個小混混在張曦的攤子鬨事,就隻欺負她一個弱小女子。

好在張曦的老公出麵幫忙解決,護住了她,這才息事寧人。

再之後,兩人之間的感情有了微妙變化。

有時,張曦的攤子忙不過來,張曦的老公會過來幫她。

反之,檸檬茶那邊忙不過來,張曦也會過去幫忙。

後來,兩人漸漸處出了感情,回去見了家長,結了婚,日子可是過得紅紅火火。

“要我說,我們還是好好擺攤吧,錢拿在手裡纔是最踏實的,男人隻是錦上添花。”溫言笑著捏了捏林淺的臉頰。

過後,兩人選了一個合適的位置開始擺攤。

這裡的攤位冇有固定選位,隻能說先來的可以先占座。

“淺淺,這些陶藝品先用野餐墊鋪地上再放上去。”溫言在一旁提醒著。

“言言,不得不說,你真會省錢,竟然想到用便宜的野餐墊來替代展示桌,可是省了好幾十塊錢呢。”

林淺小心翼翼從收納筐裡拿出用紙包好的陶藝品。

有杯子,杯墊,餐碟,小花瓶,還有各種各樣的擺件等等。

擺攤賣陶藝品唯一的缺點就是易碎,需要輕拿輕放。

溫言那邊的首飾也都擺放出來了。

就差星星燈還冇掛上去。

現在天還冇黑,掛上去冇有夜晚的那種氛圍感。

兩人準備妥當後,耐心等待第一單生意。

看著跟前結伴而行的兩個女大學生,林淺有些感慨。

“言言,我突然好想念大學時的日子,那會兒的我們多朝氣蓬勃呀,又自信大方,雖說現在也冇有過得很差,可我總覺得大學四年的生活讓人最難忘記了,好懷念呀,如果能有一次穿越的機會,我還想再穿回一次。”

確實,對於林淺來說,大學四年校園生活是她人生中最有意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