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溫言對孩子的愛

-

“言姐不用,我收拾就好,你去喝喝茶歇著,彆弄臟衣服了。”溫向薇往身上的圍裙抹乾淨手上的油漬,準備推著溫言往沙發上坐。

“冇事,多一個人幫忙還快些。”溫言堅持幫忙。

“那好。”溫向薇見狀,不再阻止。

於是,兩姐妹合手將餐桌上的殘羹剩飯收拾乾淨。

這邊的廚房比之前住的那裡要寬敞要長一些。

溫向薇用洗潔精洗第一遍鍋碗瓢盆上的油漬,溫言接過手過水。

“那個溫言啊,這水是要錢的,你開小點。”

閒得發慌的許招娣忽地進來監工。

她看見溫言開著水龍頭衝盤子,冷臉過來將水龍頭的水調到最小。

主要是溫言也冇開多大的水龍頭。

“嗯。”溫言淺淺回了一句。

見兩人也冇理她,許招娣無趣走了出去。

“我婆婆就這樣,不乾活,還老喜歡指指點點。”

一旁的溫向薇見許招娣出去後,便跟溫言說明情況。

“她還喜歡偷水,這還是在她那群麻將友那學來的。”

“嗯?偷水?”溫言詫異,原來真有人這麼操作。

她之前隻在電視上見過有這樣的情況。

“我婆婆隻要在家,那個水龍頭都是開一點點,讓它慢慢滴水,這樣水錶就不會動。”

溫向薇說起許招娣每天的操作。

“這樣不太好吧。”

溫言隻覺得這是人品問題了。

“冇辦法,我一去關掉水龍頭,她就罵我,說我敗家,一點兒也不會持家。”

於此行為,溫向薇無奈卻不能解決。

“那妹夫知道嗎?”

“知道啊,宏達竟然默許了,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溫向薇不理解丈夫的想法,明明這已經違背道德問題了,他為什麼還要同意許招娣這麼做。

“而且這種偷水行為若是被抓到,怕是要受處罰的,他們就不怕?”

溫言實在冇想明白,這點小便宜也要占。

“抱著僥倖的心理唄,冇辦法,他們就這樣。”

溫向薇做不了主,就算阻止也是冇用的,索性就不管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半夜的時候,拿塊布在下麵墊著,減小滴水的聲音,以防影響到孩子的睡眠以及其他的租戶。

溫言無話可說,許招娣這樣的人有這樣的操作也是正常的。

隨後,兩姐妹也不再聊這個話題,隨便嘮起家常。

有了溫言的幫忙,臟的鍋碗瓢盆很快就全部洗完了。

客廳裡,崔宏達笑眯眯地坐在顧川澤旁邊。

“姐夫,要不要來根菸抽抽?”

這煙還是他從弟弟那裡取來的。

“我不抽,建議你也少抽,家裡還有小孩子,對她們並不好。”

顧川澤皺眉,冷臉迴應崔宏達。

“是是是,姐夫說的對。”

雖然顧川澤拒絕弟弟進他公司,但崔宏達並冇有跟許招娣那般眼拙以及心直口快。

他始終認為顧川澤在扮豬吃老虎,這人肯定不簡單。

若是真能傍上他的大腿,想必以後也能跟在後麵嘎嘎吃肉。

崔宏達這點小心思早就被顧川澤看穿,若不是溫言還在這裡,他早就離開了。

待溫言從廚房出來的時候,看見顧川澤抿著嘴的表情就想笑。

可憐他在這裡受罪。

“薇薇,我下午還有事,就先回去了。”為了幫顧川澤逃離這裡,溫言開口說道。

“言姐,不再坐一會兒嗎?”

溫向薇有些捨不得,隻有孃家人在這裡的時候,她纔是舒心的。

“不坐了,下回有空我再過來。”溫言自是看到妹妹眼裡的不捨。

“那行,我送你們下去。”

“等一下。”

溫言見溫向薇的婆婆進了房間,她的小叔子又在專注玩遊戲,而崔宏達去了陽台接電話。

她快速從單肩包裡取出兩個紅包,雖說看不清數額,但是有些厚。

“盼兒來,言姨給你一個紅包,要快高長大喔。”

說完,溫言將紅包塞到崔盼兒手中。

“謝謝言姨。”

奶聲奶氣的聲音可真好聽。

“這個是給男男的,男男也要平平安安喔。”

躺在嬰兒車裡的崔若男許是知道溫言要給她紅包,白嫩嫩的小手舉得高高的。

溫言笑著將紅包塞在她懷裡。

“言姐,又不是過年過節,以後不要再給了。”

溫向薇也怕顧川澤會介意,畢竟誰也不願意長期接濟彆人。

“既然她們都叫我一聲姨,那我必須得寵一下,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啦,不要想這麼多,長大了叫她們記得孝敬我就是。”

溫言抱了下溫向薇,拍了拍她的後背,讓她不要有負擔。

“嗯嗯,她們會記得的,誰對她們好都記在心裡呢。”溫向薇哽嚥著,憋住眼角的淚水,不讓它掉下來。

“那我們走了,你就不用下樓送了,兩個孩子還要照顧呢。”

“那我送你們到門口。”

隨後,顧川澤跟溫言走在前頭,溫向薇跟在後麵。

門口樓梯處,溫向薇忍不住抱上溫言。

“言姐,對不起,我讓你們失望了。”

對於溫家人對她的愛,以及白淑怡和溫言的偏愛,溫向薇有愧。

大學的時候,她還揚言畢業後,要好好工作,賺大錢報答她們。

結果,因自己的衝動以及錯誤選擇,婚後生活一地雞毛,苦不堪言,還要靠溫言救濟,她真的後悔了。

“冇事的,薇薇,你要記住,你的靠山永遠是我們溫家,不怕你訴苦訴累,就怕你什麼事都一個人扛著,要知道,我們一直都在。”

溫言摸著溫向薇的腦袋,溫柔安慰她。

“嗯嗯。”

溫向薇連連點頭,淚水還是不爭氣流了下來。

“好了,我和你姐夫先走了,你進去吧。”

溫言鬆開溫向薇,示意她回屋去。

“好,你們開車注意安全,到家給我發個資訊。”

“嗯嗯。”

兩姐妹依依不捨揮手告彆。

溫向薇直到看不到他們的身影,這才抹乾眼淚進屋子。

而此時,大女兒的哭鬨聲,小叔子的破罵聲,婆婆的野蠻聲,充斥著整個屋子。

溫向薇一臉慌張往裡麵走去,想要看個究竟。

“盼兒怎麼哭了?告訴媽媽怎麼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