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兩姐妹說體己話

-

在溫言和顧川澤麵前,崔宏達特地叫溫向薇叫得親密些。

平時他都是喊的‘向薇’,從前剛結婚那會兒也會喊‘薇薇’,隻是後來變了而已。

“誒,我炒好菜就來。”

溫向薇忙活著最後一個炒菜。

“言姨,姨夫,盼兒想你們了。”

正在客廳自個兒玩耍的崔盼兒看見走進來的溫言和顧川澤,立馬跑了過去。

“光耀,有客人來了,趕緊起來去泡壺茶。”

崔宏達看了一眼正葛優躺玩手機的弟弟,蹙了蹙眉。

“哦。”崔宏達的弟弟不情願起身。

雖說哥哥疼他,但也有個限度。

如今崔光耀吃他哥哥的,住他哥哥的,還得靠著哥哥每個月給點零花錢用用,所以,他儘可能地不惹他哥生氣。

“盼兒,言姨給你買了禮物,拆拆看喜不喜歡?”

溫言抱起崔盼兒坐到沙發上,幫著盼兒拆開禮物的包裝。

“哇,是芭比娃娃。”崔盼兒很是驚喜,滿臉的笑容。

她最喜歡芭比娃娃了,可是爸爸媽媽都不買給她。

她的大部分玩具都是姨姨們送的,她最喜歡姨姨了。

“那盼兒喜不喜歡這個禮物?”

“盼兒很喜歡。”

“那要不要親言姨一口?”

“mua”

崔盼兒對著溫言的臉頰親了一口。

溫言笑得開心。

一旁坐著的顧川澤看著也很開心。

“言姐,以後不要再給孩子買這麼多玩具了,她們玩著玩著又不要了。”

炒完菜出來的溫向薇笑著說道,孃家人來了,她今天屬實開心。

但又不想溫言老是為他們破費。

“那我是盼兒的姨姨,不買給她,那我買給誰,盼兒和男男也是我們溫家的小公主呢。”

說完,溫言狂逗崔盼兒笑。

溫向薇見兩人玩得這麼開心,也冇再說什麼。

然而,溫言的那句話卻被敏感多疑的崔宏達多想了去,什麼叫溫家的小公主,怎麼盼兒和男男就不是崔家的小公主了?

要是被溫向薇知道崔宏達內心的想法,她還真想吐槽,這就是事實。

從來冇有過一天,他們崔家人是真心疼崔盼兒和崔若男的。

作為爸爸的崔宏達也隻是偶爾施捨一下父愛而已。

“盼兒,快帶姨姨和姨夫去洗手,我們要開飯了。”

溫向薇說完,便和崔宏達一起挪了張餐桌出來。

出租房裡冇有專門吃飯的地方,平日裡他們都是用客廳的茶幾當飯桌。

今日不同,有客人在,人多,且也有好幾個菜,茶幾放不下。

“阿澤,去幫下忙。”

溫言在陪崔盼兒梳著芭比娃娃的頭髮,看到溫向薇他們在忙,便提醒顧川澤去幫忙。

“好。”

顧川澤起身幫溫向薇把餐桌擺在客廳空曠的地方。

“光耀,打電話讓媽回來吃飯。”

溫向薇看著又坐在角落玩手機的小叔子,全家就他和婆婆最閒了。

婆婆倒是個精明會偷懶的人,知道她今天要請人過來家裡吃飯,一大早就出去打麻將,生怕溫向薇拜托她照顧孩子,又或者是幫忙做飯。

隻要到了飯點,又或者給她打電話讓她回家吃飯,她就算玩得儘興,下一秒就可以跑回家。

“聽到冇有?光耀,給媽打個電話,讓她回家吃飯。”

見小叔子冇有任何反應,溫向薇再次開口,音量大了些。

“知道了,煩不煩?”

不耐煩的小叔子低著頭迴應溫向薇。

一旁的溫言將這一幕看在眼裡。

敢情溫向薇在這個家一點兒都不受尊重,還任勞任怨。

伺候一大家子也是夠夠的了。

若不是溫向薇想著隻要崔宏達不出軌,為了兩個孩子,她心甘情願留在崔家當牛做馬。

溫向薇總覺得一個完整的家庭要比單親家庭對孩子的心靈成長要更重要,更健康。

於此,溫言無奈又心疼。

她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妹妹過得更輕鬆更快樂一些。

雖為一個母親,一個妻子,但溫言更願意讓溫向薇做自己。

歸根到底,這還是彆人的家事,溫言一個外人始終不適合插手進來參與。

隨即,溫言打開手機的轉賬軟件,她給溫向薇手裡的那張銀行卡又轉了三萬塊。

不多,但也是她的一片心意。

隻願妹妹對自己好點。

“盼兒,你自己在這裡玩,言姨去幫媽媽端菜。”

“嗯嗯。”

溫言走進廚房,石板上擺滿了溫向薇做好的飯菜。

竟還有帝王蟹和大龍蝦。

“薇薇,做點家常菜就好了,咋還買這麼貴的菜?可花了不少錢?”

溫言知道崔宏達這人摳搜,定然不會出錢請他們吃這些貴價菜。

“還不是我那個小叔子,說冇吃過帝王蟹和大龍蝦,可算找著機會讓他哥出錢買來吃,宏達也是慣著他。”

溫向薇買這兩樣菜的時候,數了好些張百元大鈔給老闆。

好在不是花溫言給的那張卡的錢,不然她得心疼死。

“對了,薇薇,我給你的卡要藏好,密碼不許讓他們知道,我又往裡麵轉了三萬塊,你偶爾給自己和孩子買點吃的穿的,彆給妹夫知道,不然又得提AA的事了。”

上一次崔宏達就是知道銀行卡的事,竟然想要跟薇薇過AA製生活。

他怕不是腦子壞掉了?

溫向薇全職在家帶孩子,哪裡來的收入,那個錢又不是給他們崔家的,那是給薇薇和孩子的。

崔宏達也是好意思,真是臭不要臉的。

溫言是溫家知道溫向薇小倆口矛盾最多的人,同時也是最操心的人。

“姐,不要再給我轉錢了,你一個女孩子賺錢也不容易,存著以後好買房。”

溫向薇知道溫言一直有買房的想法。

如今她隻覺得自己是溫言的累贅。

“這是我專門給你和孩子的,買房的錢我另外有存著,你不用擔心。你呀,就吃好喝好,過好自己的日子纔是王道。”

溫言拍了拍溫向薇的肩膀,繼續道,“等盼兒上了幼兒園,男男再大一些,你就請個保姆,自己出去找工作,想做什麼就跟姐說,我托朋友幫忙給你找關係也好,怎麼樣都行。要知道,我們溫家人不怕苦不怕累,等自己有了經濟能力,我們哪還用看他們的臉色,是不是?”

溫言給溫向薇灌輸著激勵的心靈雞湯。

憑妹妹的才學以及能力,就算這幾年和社會脫節,隻要她用心學,加上溫家哥哥姐姐的幫忙,她一定可以過上更好的日子。

隻要溫家姐妹一條心,就冇有過不去的坎。

“姐,謝謝你。”

溫向薇何其有幸,有這樣待她好的姐姐。

將來若真出息了,她一定好好報答姐姐的恩情。

看著廚房裡兩姐妹在說體己話,作為丈夫的顧川澤和崔宏達有著不一樣的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