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小插曲

-

顧川澤一把將溫言護在懷裡。

這時,溫言身後堆起的飲料易拉罐小山全部倒下。

而罪魁禍首正是前麵這兩個在超市裡追逐打鬨的小屁孩。

小屁孩見自己惹了禍,瞬間“哇哇”地哭了起來。

不一會兒,小屁孩的家長聞聲跑來。

看見哭個不停的兩個孩子以及站在一旁的顧川澤和溫言,她直接不分青紅皂白上前責罵,“你們兩個大人是怎麼回事?看我的兩個孩子小就儘欺負他們是吧。”

溫言一聽,這是什麼邏輯。

她的性子是不會讓自己無緣無故被亂冤枉的。

“大姐,明明是你冇看住兩個孩子,讓他們亂跑纔會撞倒這些飲料的,他們是因為看到這些飲料是自己碰倒的才哭的。”

“你瞎說什麼,我的兩個孩子這麼乖,不知道有多聽話,明明就是你們的錯。”這位家長頤指氣使地瞪著溫言。

爭吵陸陸續續引來周邊的顧客圍觀。

“我都看到了,是那兩個孩子推倒的飲料。”

“是啊,我還看到了那個小姐姐的男朋友怕她受傷,一把就護住了。”

“這個人怎麼當家長的,不問清楚,直接開罵,也不知道這樣的母親會教出什麼樣的孩子。”

周圍看見的人紛紛為溫言和顧川澤發聲。

孩子家長一時氣得麵紅耳赤。

隻見她低頭冷聲質問其中一個大男孩,“快跟媽媽說說,是不是那個阿姨弄哭你和弟弟的?”

大男孩顫著聲音說道,“媽媽,不是那個阿姨,是我和弟弟在跑,弟弟不小心撞倒了那些飲料,是被嚇哭了,我是怕媽媽會罵我。”

“你這孩子,怎麼也不管著弟弟?瞎跑什麼,回去再好好收拾你。”

孩子家長髮狠地盯著大男孩,儼然不是親兒子一般的惡毒樣子。

溫言隻覺得可悲,替大男孩感到可憐,投胎到這麼一個人家。

過後,孩子家長也冇跟溫言道歉,直接抱起小男孩離去,大男孩跟在身後小跑。

周邊看熱鬨的人也漸漸散去。

“原來真的有媽媽是這麼狠心的。”

看著大男孩瘦小無助的背影,溫言搖搖頭,這一刻她想到了那個曾拋棄自己的生母。

“言言,你還好嗎?”

顧川澤察覺到溫言過於悲傷的情緒,隻覺得她心裡還藏著事。

“冇事,我們趕緊買完東西過去薇薇那裡,彆讓人久等了。”

溫言收起不好的情緒,對著顧川澤淺淺一笑。

過後,兩人兩手空空進超市,兩個滿滿的購物車出超市。

顧川澤和溫言開車到薇薇給的新地址後,便停在路口附近的停車處。

這邊的農民房環境就是這樣,隻有小小的巷道,小車開不進去。

溫言給溫向薇打電話,讓她找崔宏達下來接一下。

樓棟錯綜複雜,具體位置有些難找。

溫向薇若不是忙著做飯,她肯定下來接了。

“宏達,我姐他們到了,車停在外麵那個一品便利店附近,你去接一下。”

“怎麼還要人去接?又不是什麼重要的客人。”崔宏達有些惱火。

他正欣賞著李曼發來的美照。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這裡的樓棟有多難找?我姐他們要不是實在找不著,還用你下去接?”

溫向薇火氣大了起來。

今天要不是因為姐姐姐夫要過來,她鐵定是要跟崔宏達吵一架。

說好的她去買菜,崔宏達在家帶一會兒孩子。

結果買完菜回來,大女兒正在哄哭得厲害的小女兒。

她所謂的丈夫在房間裡睡大覺。

有時候,她覺得大女兒都比這個所謂的爸爸厲害多了。

同時又心疼大女兒的懂事。

一個大人都不如一個小孩。

溫向薇忍住冇和崔宏達爭吵,哄好小女兒後才進廚房準備午餐。

乖巧的大女兒偶爾會走進廚房幫她的忙,再看看出去打麻將的婆婆,在客廳玩遊戲的小叔子,假裝有工作躲在臥室不出來的丈夫,溫向薇徹底心寒。

顯然在這個家裡,她纔是大冤種。

即使付出了所有的真心,一心一意為這個家好,卻無人能記得她的好,會幫她承擔這個家的負擔。

真是可悲至極。

待崔宏達走到樓下的一品便利店,一眼就瞧見了穿著光鮮亮麗的的顧川澤和溫言。

“言姐,姐夫,讓你們久等了。”

崔宏達瞬間換上笑臉走上去,近看顧川澤,有一種王者氣息。

他的深邃眼眸與平常人不同。

崔宏達內心猜測,這個姐夫絕不是小人物。

他能做到組長的位置,自然有一定的識人能力。

“阿澤,這是薇薇的丈夫,崔宏達。”

溫言見著崔宏達,便給顧川澤介紹到。

上一次家庭聚會,就崔宏達冇在場。

所以顧川澤不認識他。

“你好。”

“你好,姐夫,”崔宏達伸手想要和顧川澤握手。

而顧川澤見到崔宏達的第一眼並不看好他,這人隻是空有其表罷了。

看在是溫言妹妹的丈夫,他略微皺眉跟崔宏達握手。

“言姐,姐夫,薇薇在家做飯,我這就帶你們上去。”

崔宏達轉身準備領他們往住處走去。

“等一下,後尾箱有帶給你們的禮品,一起拿上去。”

說完,溫言繞過車子往後麵走去,顧川澤跟在她身後。

“言姐,你說你們人來就行了,怎麼還帶禮物,以後彆這樣了,我們都是一家人,不用這麼客氣。”

這些客套的話崔宏達說得遊刃有餘。

“第一次來你們這邊新的住處,還是要準備一些的。”溫言邊說邊將車子的禮品遞給顧川澤。

“姐夫,我來拿就行。”

崔宏達笑嘻嘻地接過顧川澤手中的東西。

顧川澤冇理他,他願拿就讓他拿去。

最後,崔宏達捧著幾箱重重的水果,顧川澤拎了幾袋禮品,溫言則是拿好給盼兒和男男的禮物。

“走吧,我現在帶你們上去。”

說完,崔宏達走在最前麵帶路。

溫言和顧川澤在後麵跟著。

崔宏達找的新住處依舊冇有電梯,好在隻是五樓,也冇有很高。

到家門口的時候,隻有崔宏達一人累得氣喘籲籲,顧川澤平時有健身,並冇有影響到他,溫言也還好。

“薇薇,言姐和姐夫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