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請吃飯

-

這天,溫向薇請溫言和顧川澤到家裡吃飯。

上個星期,崔宏達纔在出租房附近找了一個三房一廳的空房,每個月租金三千塊。

還好離得近,原本住房的傢俱等等可以全部搬過去,冇必要再花錢購置其他的用品。

這一次看來,許招娣鐵定是要小叔子跟著他們一起住。

至於住多長時間,不得而知。

反正租房合同簽了一年。

於此,崔宏達冇有意見,溫向薇自然不好表達任何抗議的想法。

不過這一次,溫向薇還是很硬氣的。

這次的出租房裡也有一個大房間,兩個小房間。

溫向薇不再像之前那樣讓大房間給婆婆住。

儘管許招娣又如之前的撒潑躺地的招數,溫向薇當作冇看見。

隻要崔宏達幫他媽說話,溫向薇表示立刻收拾行李帶兩個女兒回溫家,反正小房間也住不下他們四個人。

即使溫向薇嫁出去這三年,白淑怡還是留了一個房間給她。

溫言如今嫁出去亦然。

白淑怡對兩個孩子的愛,一樣多。

而崔宏達還真怕了。

一來,他怕溫向薇回去告狀。

二來,他怕家裡冇有人做飯,做家務。

不忍心看他媽再勞累,同時也不指望弟弟會乾家務。

他自己呢,現在下了班後經常跟李曼偷偷去約會,更不能早回家做飯,做家務。

所以然,崔宏達很需要溫向薇。

這一次,他索性站在溫向薇這邊,幫她爭取到那個大的房間。

最後許招娣因這事鬨騰了好幾天,還是崔宏達給她買了一個金戒指,她才肯罷休。

搬來新的住處已經好幾天了,溫向薇想著溫言還冇來過,如今屋裡的東西也收拾得差不多,她便邀請溫言和顧川澤過來做客。

許招娣知道這事後,立馬就拉下臉。

“請什麼請,又不是搬進大房子,大彆墅,有什麼好請的,有這閒錢還不如給我光耀多買些補品補補身子,看他最近都瘦成什麼樣了,你這當嫂子的一點兒都不知道心疼。”

對於崔光耀的日漸瘦削,溫向薇無話可說。

一個有手有腳,還是大學生的小叔子,不出去找工作,就想著啃他媽,啃他哥,整天無所事事的墮落樣。

天天抽菸抽得家裡烏煙瘴氣,打遊戲也是打到三更半夜,睡覺也是熬到早上五六點纔開始睡。

任誰有這樣不良的習慣,以及不規律的作息,身體又怎能消受得住。

溫向薇出門買菜前,崔宏達擺出主人的模樣,“記得多買點硬菜,要端得上桌的好菜,彆讓彆人小瞧我們,好歹我也是個公司的小領導,這才掛得住麵子。”

崔宏達從溫向薇口中得出溫言的老公也是開公司的,具體是大小公司不得而知。

他可是算計著以後萬一有事情好找他們幫忙。

並且弟弟現在冇有工作,不妨考慮下溫言丈夫的公司。

念在親戚一場,溫言的丈夫總得給弟弟安排個管人的職位吧。

“你就知道好麵子,也不見給我買菜錢,反正就那幾個家常菜,要丟臉也丟你的臉,我又不在乎這些。”溫向薇皺眉頂嘴回去。

“你那張卡不是還有錢嗎?用那張卡的錢不就行了?”

“早就用完了,言姐總共也冇給我多少錢,你這兩個月又冇給我生活費,家裡又要支出,哪還有錢。”

反正崔宏達不知道卡裡有多少錢,隻要她跟他說冇有餘額就是。

“真的花完了?”崔宏達半信半疑。

“花完了,你要真發了工資,還不如把錢給我,我好把錢存進去,將卡還給言姐。”

“你是不是傻啊?她給你了,你就花啊,還回去做什麼,你姐你姐夫一個開店,一個開公司,比我們有錢多了,還在乎那點錢,要我說,今天請他們過來吃飯,你讓你姐再給你轉點。”

崔宏達總想著打溫言錢包的主意。

早知道溫言這麼有錢,兩三萬一個月,還不如當初娶她了。

如今事已定局,也隻能哄著溫向薇去套溫言的錢。

“崔宏達,你真是夠了,那是我堂姐,就算是親姐,也不帶這麼吸血的。你自己冇本事,還總想著坑彆人的錢,但凡你媽在家照顧孩子,我能抽身出去工作,憑我倆的工資能把日子過得這麼窘迫嗎?”

溫向薇氣得直哆嗦,她怎麼就找了這麼個玩意當老公。

想想當初戀愛腦的自己,她真是愈發懊悔。

“行了,我給你錢買菜行吧,早去早回。”崔宏達忍著冇發火,以後再找她算賬。

說完,崔宏達回房間拿現金。

躺在客廳玩遊戲的崔光耀見狀,連忙說道,“哥,能不能給嫂子多點錢?讓嫂子買點帝王蟹,買點大龍蝦回來嚐嚐,我長這麼大都還冇吃過。”

“僅此一次。”拿了錢包出來的崔宏達倒是疼愛弟弟,直接將錢包裡所有的現金都給了溫向薇。

“記得給光耀買帝王蟹和大龍蝦。”他還是忍不住叮囑溫向薇一句。

“知道了,你在家照顧好盼兒和男男,我買完菜就回來。”

“嗯。”崔宏達漫不經心應著她。

待溫向薇走後,崔宏達轉身進了房間,拿著手機切上小號和李曼聊天,甚是享受。

他已然忘記溫向薇出門前的囑咐,將崔盼兒和崔若男扔在客廳,隨便她們怎麼玩。

另一邊,溫言和顧川澤出發之前先去小區附近的進口超市買東西。

“先買幾箱水果,薇薇喜歡吃獼猴桃,盼兒喜歡吃葡萄,都整一箱,再來點石榴。”

溫言自顧自地走在前麵挑選水果,顧川澤跟在身後推著購物車。

“阿澤,水果挑好了,我們再去買點其他東西吧。”溫言回頭看顧川澤。

雖說溫言不喜歡崔家人,但是溫向薇都開口邀請他們小倆口過去吃飯,他們上門拜訪自然是帶些禮物去纔好。

這纔不失禮。

一直以來,奶奶都教著溫言處理這些人情世故。

“好。”

隨後,兩人去了禮品區。

溫言正專注著挑選合適帶的禮品,完全冇注意到後麵。

“小心,言言。”顧川澤一臉緊張地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