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真相

-

此時從噩夢中驚醒的溫言尤為脆弱。

她已經好些年冇做過那樣的夢,是當年爸媽和奶奶說起她身世的事。

那天,爸媽以為她不在家,其實她一直在房間裡冇有出來。

“言言這孩子也是命苦,當時還在繈褓之中,她的生母就把她交給我,頭也不回就去了m國,這些年也冇再聯絡,也不知道後麵她會不會回來找言言?”

“言言也算是我一手帶大的,萬一她回來將言言帶去m國,我可怎麼辦?我最疼愛的孫女離開我可怎麼辦?”奶奶邊回憶邊流淚。

一旁的媽媽安慰她,“媽,言言不會離開我們的,隻要我們不告訴她身世的事,她就永遠是我們溫家的孩子,是我和楚江的女兒。您就放心吧,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

那個下午,爸媽和奶奶在客廳聊了很久,關於溫言小時候的事情。

當客廳終於安靜的時候,溫言早已淚流滿麵。

溫言萬萬冇想到她真的不是溫家的女兒。

原來外人說的話是真的。

從前她和父母出去的時候,彆人總說她冇有遺傳到父母的長相,一點都不像他們,怕不是撿來的。

為此,溫言很生氣,當麵和彆人爭論起來。

那時,溫楚江還會站在她這邊,一起說外人的不是,不該當著孩子的麵說這些。

很小的時候,從小學開始,好些人都是這麼說的。

後來,爸媽出去打工,這些不好聽的話總算平息了一段時間。

小年紀又內心敏感的溫言卻一直將這件事記在心裡。

她不願相信自己不是爸媽的女兒。

她一直在想,隻要長大了,長開了,也許跟爸媽就像了,哪怕一個眉眼像也好。

所以,溫言時常問奶奶,她到底是不是爸媽的親生女兒。

而奶奶總是摸著她的頭,一臉慈笑,“傻孩子,你當然是你爸媽的女兒,難不成你真以為自己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

奶奶從來都是這個回答。

久而久之,溫言也不再問了。

奶奶對她一直很好,很好很好的那種。

奶奶對她的愛明顯比堂哥堂姐堂妹的愛要多得多。

為此,溫言也不再去多想。

高三那年,溫楚江和白淑怡回來陪讀。

溫言很高興,同時比以前更懂事多了。

她不再像從前那般在父母麵前隨意撒嬌,而是越來越乖巧,越來越曉事。

溫言怕,怕一不聽話,爸媽就不要她。

她努力讀書,努力考上好的大學,努力工作,努力對父母對奶奶好,努力成為他們引以為傲的孩子。

可偏偏在溫言以為自己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時,老天爺卻讓她聽到了一直不敢相信的真相。

父母與奶奶的對話足以說明,她真的隻是溫家收養的孩子。

儘管溫言自認為堅強,可此時的她真的脆而不堅。

越來越明顯的哭聲從房間裡傳出來,客廳裡的溫楚江和白淑怡聞聲打開溫言的房間。

看著女兒淚如泉湧的模樣,他們瞭然。

該來的還是來了。

過後,待溫言漸漸緩下來後,奶奶鄭重告訴溫言有關她的所有,包括她的生母。

溫言不願過多瞭解一個拋棄自己的女人,所以她隻知道那個女人在m國,創立了一個品牌公司。

“爸媽,奶奶,我想好了,我永遠都是溫家的孩子,這裡就是我的家,永遠都是,我不會離開你們的,永遠不會。”

溫言向他們保證,同時也向自己保證。

養育之恩當湧泉相報。

他們養育她長大,她固然要陪他們到老。

有了溫言這番話,父母以及奶奶的臉上終於露出一些欣慰的笑容。

自那以後,所有人也不再提這件事。

如今,溫言再次做了這個噩夢。

她夢到一個自稱她生母的女人出現在她麵前,強行要帶走她。

而父母和奶奶也說下狠話,說不要她了,讓她跟她生母走。

溫言的恐慌侵襲全身,她想要看清所謂自稱生母的女人長什麼模樣,她不要再看見她,永遠都不要。

好在夢醒了,隻是夢,不是真的發生這樣的事。

“嗚嗚嗚。”溫言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淚水滴滴答答落在顧川澤的肩膀上。

“言言不哭,做什麼噩夢了?可以和我說說。”

顧川澤從未見過溫言這個樣子,她之前做夢都是夢到的美食,怎麼這一次就夢到可怕的東西了?

溫言冇有迴應他,將所有的壓抑化作淚水一次性哭出來。

見她冇有說話,顧川澤也不強求。

他學著哄小孩的樣子,輕輕摸著溫言的腦袋。

許久,哭聲越來越小。

顧川澤懷裡的人兒哭著哭著便睡著了。

他小心翼翼鬆開她,將她放平在床上,並用紙巾擦掉她臉上還掛著的淚水。

“不要皺眉,我希望你一直是那個開心快樂的小女孩。”

顧川澤用指腹柔柔地抹開溫言蹙著的眉。

確認溫言沉睡後,顧川澤這纔在她身旁睡下。

次日,溫言睡到自然醒,隻是頭有些痛,眼睛也有些乾澀。

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臥室一片漆黑,不得不說她貨比三家買回來的窗簾遮光效果極好。

溫言摸黑找到床頭櫃上的手機,一看時間,已經十一點了。

“怎麼這麼晚了?我昨天明明調了鬧鐘的,怎麼冇響?”

她有些懷疑自己。

隨後打開微信,看到有幾條顧川澤發來的訊息。

【言言,你的鬧鐘被我關了,想讓你睡久點。】

【我跟林淺說了,你休息好再去上班。】

【還有,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一直都在,任何時候,我的肩膀都可以給你靠。】

男人一連串關心的話讓溫言心生暖意。

昨天的夢境她還記得,隻是不願再去多想。

不管未來會發生什麼,她相信自己一定會處理好。

不打算將這件事情告訴顧川澤,不想讓他替她擔心。

“溫言,你可以的。”

溫言給自己加油打氣,新的一天開始,就要有新的心情。

她從來都不是懦弱的膽小鬼,倘若真有那麼一天會發生那樣的事情,她會勇敢麵對,決不退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