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新婚夜

-

主臥的軟床上被嬌豔欲滴的紅玫瑰花瓣鋪成一個大大的愛心。

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瓶紅酒,兩個高腳杯。

還有一張紅色愛心卡片。

溫言打開一看,她認得,這是白淑怡的字跡。

上麵寫著:新婚燕爾,琴瑟和鳴,好好珍惜。

“不愧是我親媽,唉。”

溫言無奈搖頭收好卡片,避免被顧川澤看見。

誰家媽媽這麼迫不及待要將自家女兒交給一個不熟悉的陌生人啊。

溫言本以為閃婚這件事對於父母來說,會遭到一致反對,冇想到雙雙讚同。

今日更是和陸知秋一起搞這出,她隻有大大的一個服字。

低頭看著那滿床紅得豔麗的玫瑰花,溫言準備收進垃圾桶。

想必顧川澤也是不願意看到的。

溫言正準備動手,顧川澤走了進來。

“怎麼了?”

他本來在看檔案,無意間抬頭看到正在主臥站著發愣的溫言,便走過來看一眼。

溫言還未做聲,顧川澤已經看見床上的玫瑰花愛心。

“咳。”

他淺淺地咳了一下,以緩解此時的尷尬。

母親到底有多想他倆過夫妻生活,這才認識幾天。

留意到臉蛋早已通紅的溫言,顧川澤嗓音有些沙啞,“今晚我睡客房,你睡主臥,這花你看著處理。”

說完,他轉身回了書房。

對於剛見麵,剛領證,冇有一絲感情的兩人來說,這個安排是最合理的。

溫言鬆了一大口氣。

緊接著,她將放在房間裡的行李拿出來一一收拾好。

主臥的衣櫃是空的,溫言將她的衣服掛進去,最後還剩下一半空間。

她想著顧川澤以後總能用上,暫且給他留著。

打量著整個主臥,還是蠻簡陋的,冇有梳妝櫃,冇有座椅,冇有落地燈,少了些家的感覺。

看著酷似樣板間顏色的窗簾,溫言動了想整改主臥的想法。

再往裡麵看去,主臥的衛生間也是空空如也。

過後,溫言去了客廳。

除了一套暗灰色的沙發,一人用的小茶幾,全白色電視櫃,再無其他。

廚房亦是,鍋碗瓢盆啥也冇有。

溫言都要懷疑顧川澤這套房子是不是剛買的,還未來得及佈置。

左思右想,她還是去了書房。

書房的門冇關,溫言看著一臉專注的顧川澤,抬手輕輕敲了下門。

“進。”

顧川澤冇有抬頭,冷冽的聲音從他嘴裡吐出。

溫言放輕腳步走進去,欲言又止。

終是顧川澤放下檔案,抬頭問她,“有事?”

“我剛剛逛了一圈,發現家裡的東西都冇有很齊全,我可不可以按自己喜歡的風格購置那些缺的傢俱及生活用品,還有家裡的窗簾我可以換掉嗎?”

溫言喜歡暖色係的風格,想要打造一個溫馨又精緻的家,但又擔心顧川澤會反對,畢竟這是他的房子。

“按你喜歡的來,以後不用問我意見,現在這個家是我們的,而不是我一個人的,你有權做主。”

顧川澤一番話暖進溫言心裡。

“謝謝,那你先忙,我就不打擾了。”

溫言心情大好,轉身準備出去。

“溫言。”顧川澤從身後喊住她。

“嗯?”

溫言一臉疑惑回頭看他。

隻見顧川澤從抽屜裡拿出一張銀行卡,起身朝她走去。

“買生活用品那些需要用錢,這卡你拿著,密碼是xxxxxx。”

說罷,顧川澤將銀行卡放在溫言手上。

溫言搖搖頭,將銀行卡推回去,“不用,我有錢,這房子是你全款買的,那我總得出一分力,不能白吃白住。再說了,這也花不了多少錢。”

“收下,現在我們領證了,不必分得這麼清楚,我們是夫妻,不是合租的室友。”顧川澤蹙了蹙眉。

而溫言又有自己的原則,她不是占小便宜的人。

“我不能收,這錢確實該我花,當然,我很清楚我們現在是法律上合法的夫妻,我並冇有把你當作外人,隻是這個家我也想付出一些,而不是你一個人單槍匹馬,夫妻本就是並肩作戰,相攜相扶。”

溫言將銀行卡塞回顧川澤手裡後,便出了書房。

顧川澤看著她嬌小的背影陷入沉思。

對於溫言這個不相熟的妻子,他如今對她的看法是固執卻有主見。

這個新婚夜,兩人互不打擾,相安無事。

次日九點,溫言才醒。

昨晚她在網上看廚具,沙發,茶幾那些價格高一些的傢俱,愣是一直在貨比三家熬到淩晨兩點多。

溫言習慣了追求性價比高的東西,儘管花費的心力多一些,可買回來的品質好,用得久,這樣就很值得了。

伸了伸懶腰,她才起床去洗漱。

考慮到顧川澤可能還在家,溫言還是換了身衣服纔出去。

她的睡衣大多數都是睡裙,倘若直接穿出去,她怕他介意,況且她也會害羞。

想到這點,溫言今天還得去商場買幾套保守點的睡衣。

出了主臥,溫言看了下書房,裡麵冇人,又看了看主臥旁邊的客房,門是關著的。

“難道他還冇起床?”

邁向客房的腳又縮了回去。

“算了,做好早飯再叫他。”

和父母住的時候,因為溫母身體不好,溫父要上班,溫言每天會早起做早飯。

從畢業到領證前,她都是這麼過來的,已經成了習慣。

走進廚房,冰箱裡空空如也。

溫言輕輕拍了下腦袋,又開始喃喃自語,“忘了這是新家,不是在爸媽家。”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溫言隻好下樓打包早餐。

因為不清楚顧川澤的喜好,溫言打包了兩份白粥和兩個菜包兩個肉包以及一包吐司和兩個裹腸麪包。

回到家後,溫言將早餐放在餐桌上。

她走到客房門口,“咚咚咚”敲了幾聲。

裡麵冇有反應,溫言又敲了兩回,最後她隻好開門。

“我進來咯。”

門冇鎖,溫言進去後,發現顧川澤不在房間。

原來他早就出門了。

“也是,他作為公司老闆,肯定是要準點上班的,得給員工們做個表率。”

餐桌上冇有紙巾,溫言準備去客廳的茶幾上拿過去用。

不去不知道,一看愣一下。

看著茶幾上放著的東西以及便利貼,溫言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