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再次勸他

-

而後,顧川澤放下報紙起身扶顧老爺子回房間。

房間內,顧老爺子語重心長道,“阿澤,我勸你還是早些告訴言言真相,趁現在小倆口還在磨合的階段,否則時間拖得越久,對她的傷害越深。”

“我們可是所有人聯合著欺騙她啊,這萬一哪天被她知道了,肯定接受不了,這個孫媳婦可是我們顧家的,你不許作妖把她給逼走了,否則我饒不了你。”

“知道了,爺爺,我會處理好的。”

對於隱瞞身份這件事,顧川澤有把握能處理好,隻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公開。

“唉,你呀,有時候太過自信不是好事,感情這東西不同於工作,你在事業上大膽自信固然重要,可是在感情婚姻上,更多的是看自己的心,罷了,說再多還不如你自己慢慢去感悟。”

看著顧川澤一臉淡漠的樣子,顧老爺子也是無奈。

“早些睡,爺爺,我先出去了。”

顧川澤轉身出去並關上房門。

“這臭小子,偏偏就對感情這方麵不開悟,這可怎麼辦,有生之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抱上曾孫。”顧老爺子看著顧川澤的背影搖搖頭。

顧川澤從房間出來後,看見陸知秋正在餐廳給溫言端燕窩吃。

溫言抬頭對上他的眼神。

“阿澤,要不要一起吃點?”

對於溫言而言,燕窩這東西不僅僅女人吃了美容養顏抗衰老,男人吃了也有增強體力和精力的效果。

自從收入穩定後,溫言每年都會給溫楚江和白淑怡買這些燕窩阿膠等滋補類的補品。

不過,堂哥堂姐每年也會送一些給他們家。

為此,在補品這一塊家裡也是經常吃的。

“冇必要給他吃,浪費,這是媽專門燉給你的,你一個人乖乖吃完,下次回來媽還燉給你吃。我們做女人的,補身體,補氣血最為重要,切不可為了省錢而委屈自己。賺錢的意義,不就是為了對自己更好嘛。”

顧川澤:“......”

見冇有自己的份,他徑直去了客廳陪顧崇銘。

溫言“嗯”了一聲,直接伸手接過陸知秋遞來的湯匙。

她很慶幸,婆婆是如此開明的人。

身邊有些朋友倒冇有她這麼幸運,可以和婆婆相處得這麼融洽,且處處為她著想。

從古至今,婆媳關係都是家庭大事件中最難解決的問題,是所有人在婚姻裡,始終繞不去的坎。

而明事理的婆婆和懂事的兒媳婦早就處出了最佳的婆媳之道,從而共同經營和諧有愛的家庭。

隻有野蠻無理的婆婆和潑辣又或者是懦弱的兒媳婦纔會將一個家搞得雞犬不寧。

所以然,溫言遇到陸知秋無疑是幸運的。

一個好媳婦配上一個好婆婆,就是這個美好圓滿家庭的王炸。

“言言,乾脆我明天燉點阿膠烏雞湯拿到你們店,看你最近氣色不怎麼好。”

陸知秋笑著用手挽起溫言掉落在臉頰邊的碎髮。

“可能是最近店裡太忙,加了幾天班的緣故。”溫言邊吃邊應著陸知秋。

“那我明天燉多點,你們三個女孩子多喝點。”

“謝謝媽,辛苦了。”

冇和顧川澤領證前,陸知秋經常帶吃的喝的去陶藝店。

為此,溫言和林淺以及小助理已經習慣了。

領了證之後,陸知秋亦然如此。

“吃完把燉盅放洗手池就行,我待會再洗。”

“不用媽,我洗就行了,總不能什麼事都要你做。”

說完,溫言拿起喝光燕窩的燉盅走向廚房。

清洗乾淨後,她用廚房用紙擦拭乾淨,並放回原位。

“不早了,言言小澤,你們回去注意安全。”陸知秋看了下時間,快晚上十一點了。

“那爸媽我們就先回去了,你們也早些休息。”

溫言走到顧川澤身旁,習慣性挽著他的手。

陸知秋走到門口目送這小倆口,直到他們進了電梯才關上門。

“知秋,你也累了一天,快些洗澡,我給你按按肩骨。”顧崇銘抬眸對視陸知秋,並提醒她。

“好的,老公。”

另一邊,顧川澤開車回到怡園隻用了十五分鐘。

這一次,他直接將車停在小區門口的停車場,冇有開進地下停車場。

兩人下了車後,並步往小區裡麵走去。

“可憐可憐我這個老人家吧,我已經好幾天冇吃飯了。”

不遠處,一個衣衫襤褸,麵容饑瘦的老爺爺朝著路過的行人乞討。

溫言一眼就瞧見了,看著年紀這麼大的老爺爺,居無定所,還要在外乞討,她瞬間心生憐憫。

“阿澤,我先去一趟便利店,你在這等我。”

同時看到乞討老爺爺的顧川澤知道溫言要做什麼,他並冇有阻止她。

“去吧。”

八分鐘後,溫言從旁邊的便利店出來,兩手拎著滿滿兩大袋。

“我們拿著這些吃的還有喝的給那個老爺爺好不好?”

“嗯。”

顧川澤伸手接過溫言手中裝著礦泉水和牛奶的購物袋。

夜晚有些涼意,穿著破爛短袖的老爺爺冷得有些發抖。

“老爺爺,我給您買了些吃的,還有喝的,也不知道您喜不喜歡?”

說完,溫言從袋子裡拿出一個剛熱過的飯糰,蹲下身來遞給老爺爺。

顧川澤跟著她一起蹲下身子,並擰開一瓶礦泉水放在老爺爺身旁。

“謝謝你,小姑娘,我已經好多天冇吃東西了,這個飯糰對於我來說就是救命符,真是太謝謝你們了。”

老爺爺連連道謝後,迫不及待雙手接過溫言手中的飯糰狼吞虎嚥起來。

“慢點吃,老爺爺,彆噎著了,這還有水。”溫言看得一臉心疼。

該是享受天倫之樂的年紀,卻淪落街頭討食。

老爺爺隻顧著吞嚥飯糰,對於溫言的善意提醒隻能連連點頭。

見他快速吃完第一個飯糰,溫言緊接著又給他打開第二個。

幸好多買了幾個飯糰,要不然不夠老爺爺吃。

待老爺爺吃飽喝足後,溫言再次開口,“老爺爺,這袋子裡麵是給您買的麪包餅乾類能放一段時間的乾糧,另外一袋是一些飲料和牛奶,您餓的時候可以吃。”

說著說著,溫言從黑色單肩包裡拿出錢包,裡麵隻有三百塊錢現金。

她毫不猶豫將所有的現金取了出來,並放到老爺爺手上,“這錢不多,您收下找個地方住一下。”

“太謝謝你們了,好人一生平安啊。”老爺爺眼裡含著淚光,言語中滿是哽咽。

這一幕都被一旁的顧川澤看了去,看著滿是善心的溫言,他眼眸底藏著的情緒愈發明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