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見顧老爺子

-

兩天後。

荔枝小區。

今天是溫言第一次上門拜訪顧老爺子。

茶葉早早已備好,就是不知道老爺子喜不喜歡。

“爺爺,聽阿澤說您喜歡喝茶,我給您準備了一些茶,也不知道您愛不愛喝這種。”

溫言雙手遞了兩禮盒茶葉給顧老爺子。

“喜歡喜歡,孫媳婦送的我都喜歡。”顧老爺子早已笑得眼睛都眯成縫了。

要不是在m國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他早就飛回來見這個孫媳婦。

要知道顧川澤今年都三十了,同齡的黎家公子在他這個年紀都有兩個娃了。

再說說陸家的公子今年小孩都上幼兒園。

隻有他們顧家啥也冇有。

要不是陸知秋催顧川澤一把,顧老爺子現在都還操著心,就差冇在m國給他找個媳婦回來。

雖說溫言的家境和顧家不匹配,但是他們也不太看重這些門第觀念,隻要人品好,孝順長輩,跟丈夫一條心就夠了。

顧氏集團如今發展迅猛,完全不需要倚仗任何豪門聯姻來鞏固地位。

顧老爺子向來相信顧川澤的能力,相信他能夠將顧氏集團打理出一番新天地。

可惜的是,這個孫子非要搞什麼隱婚,還要隱瞞所有人的身份。

顧家人為了遷就他,不得不這麼做。

論顧老爺子在好友麵前曬有孫媳婦了,他們都不信,除非給他們見見。

不是不能見麵,而是目前的情況有些複雜。

因為一旦撒了一次謊,就要用無數個謊言去圓。

客廳內,祖孫三人聊得很是開心。

顧崇銘和陸知秋在廚房忙活飯菜。

一整個家的氛圍感就出來了。

“對了,言言,我在老家曬了不少乾貨,回去的時候讓你媽給你打包好,拿回去分給你大伯家,奶奶家,帶過來的東西雖說不值什麼錢,但也是我們的一片心意。”

顧老爺子這話也不假,畢竟二兒子家確實有一個農場,這些農產品也確實是經他手處理的。

“爺爺,您太有心了,不過您現在是享福的年紀,以後還是留在鵬城陪著我們好了,不要回老家乾農活了,這樣阿澤他們會心疼的。”

溫言以為顧老爺子是真的在農村老家種了很多田,想到這麼大的年紀還要奔波在地裡,不免有些心疼。

“好好好,言言有這份孝心,老爺子我很高興,回頭我把家裡那些地都租出去,年底收的租金給你買好吃的。”顧老爺子看著這個孫媳婦越發滿意地笑了。

坐在溫言旁邊的顧川澤看著爺爺這毫無破綻的謊言表示大大的佩服。

一開始,顧老爺子是反對跟溫言撒謊的,結果這一聊,都要變成真的了。

那所謂的農田不就是叔叔家的大農場,這些乾貨等農產品不都是叔叔家的?

結果被爺爺說得頭頭是道。

“吃飯了,言言小澤,帶爺爺過來吃飯。”

端著菜出來的顧崇銘朝著客廳裡的小倆口喊道。

“好的,爸。”溫言抬頭應了聲。

她起身扶著顧老爺子往餐廳走去,顧川澤跟在身後。

陸知秋今天準備了十菜一湯。

看著桌上滿滿的愛,就知道顧家人對溫言的認可。

溫言扶著顧老爺子坐到主位上,隨後拿上邊邊的熱毛巾給顧老爺子擦手。

過後,一家人圍坐在一起。

“言言,媽今天也冇做多少菜,你先隨便吃吃,改天再給你做些大餐。”

對於陸知秋來說,確實十菜一湯跟之前在老宅的不能比。

要不是劉嬸請假回了家,她今天高低整十六個菜。

“媽,夠了夠了,已經很多菜啦,你和爸今天辛苦了。”

溫言看著桌上的海鮮以及雞鴨魚肉,還有人蔘湯,這菜色已經算是招待人的高配版了。

“先吃飯,我還給你燉了燕窩,晚點再給你盛出來。”

“嗯嗯。”

飯桌上,陸知秋忙乎著給溫言夾菜,“你們小倆口平時上班累了,要是不想做飯,就給媽打電話,媽給你們做好吃的,言言,你就讓小澤開車送你回來,也不遠,就十幾分鐘的車程。”

“是啊,你們要是有空就多回來陪陪我這個老頭子,人老了,還是掛念著子子孫孫在身旁啊。”顧老爺子睨了顧川澤一眼。

要不是顧川澤非要隱瞞身份,如今他們一家早住在老宅團團圓圓過日子。

“好的,爺爺,我和阿澤有空會回來看看您們的。”溫言嚥下嘴裡的飯迴應著顧老爺子。

飯後,溫言起身準備收拾碗筷。

顧崇銘和陸知秋準備這頓豐富的飯菜已經夠累了,她自然是要分擔一些家務。

“言言,讓小澤收拾就是,女孩子少做家務,手得保養好,他一個大男人不怕粗糙,你過來陪爺爺喝杯茶。”

坐在客廳的顧老爺子抬手招呼著溫言去陪他喝茶。

“那辛苦阿澤啦。”看著身旁早已主動起身收拾碗筷的阿澤,溫言淺笑道。

“去吧,陪爺爺他們聊聊天。”

說完,顧川澤輕輕推著溫言出了餐廳。

顧老爺子喜歡下棋,顧崇銘也喜歡下棋,唯獨顧川澤不喜歡。

好在溫言從前經常陪溫楚江下棋,對於這些也有所瞭解。

隨後,陸知秋給他們泡好了茶葉。

接下來出現的場麵就是,溫言陪著顧老爺子下棋,陸知秋坐在溫言身旁,顧崇銘坐在顧老爺子身旁,看著他們兩人下棋。

收拾好廚房出來的顧川澤看到客廳裡的四人,多麼和諧融洽的氛圍,儼然一家四口的感覺,彷彿他纔是多出來的那一個人。

無奈之際,顧川澤選擇坐在最角落,一個人孤孤單單地看新聞報紙。

“爺爺,這局您輸咯。”溫言下完最後一個子,勝負已擺在眼前。

對於跟長輩的相處,她做到有禮但又不會諂媚,主打就是讓大家都舒心的狀態。

“哈哈,老頭子我認賭服輸。”

顧老爺子雖說輸了,但心情很好。

他就是喜歡溫言這樣實誠的性子。

轉眼間就到了晚上十點。

到了年紀的顧老爺子這個時候開始有些犯困。

“阿澤,爺爺要睡覺了,你帶他進房間裡休息。”

陸知秋回頭使喚顧川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