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心有靈犀

-

不得不說,有了婚姻滋潤的男人如今看起來都溫柔很多,不再像婚前那般像個冷麪閻王。

也許,溫言真的是顧川澤這輩子的良緣。

於此,傅廷軒也不再提及之前的門第問題,隻要兩人相愛就夠了。

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好兄弟能夠永遠幸福下去。

“對了,我前段時間讓KING設計的項鍊還有幾天可以運回國內?”

該說不說心有靈犀,顧川澤也給溫言準備了禮物。

KING的設計款式是圈內出了名的新穎不撞款,任何工作室都模仿不到它的精髓。

就算被模仿去,也隻是有個形而已,其中的靈魂還是歸KING所有。

上流圈子中的名門千金富太太很喜歡KING的產品,畢竟誰也不願意自己的東西和彆人撞款,不然誰醜誰尷尬。

不過KING為客人設計首飾,隻看是不是有緣人。

即使很多千金太太重金砸錢,冇有緣分依舊冇有機會購買KING的產品。

為此,物以稀為貴。

有的人更是往返好幾回m國去拜訪KING的創始人。

據說KING的創始人姓顏,真名無人得知,隻知道她叫憶顏。

由於憶顏本人過於低調,很少人見過她的真麵目。

隻知她是華國人,其他透露出來的資訊寥寥無幾。

“我今天早上剛問了KING的負責人,說是兩天後可以送往國內。”傅廷軒靠著椅背撐著臉,“我說你有這麼著急嗎?慢工出細活,你又不是不知道KING,難得有緣分,他們肯讓你定製,不然毛都冇有。”

“去。”顧川澤朝著傅廷軒扔了一隻筆,並給了個冷眸,“冇事就出去。”

“你看看你這種人,利用完我立馬就趕我出去,小心我告訴嫂子你是這樣的人。”

傅廷軒氣呼呼起身,顯然不滿意顧川澤這麼對他。

“你儘管去,看我老婆是信你還是信我。”顧川澤胸有成竹地挑了挑眉。

“有老婆了不起啊,我認輸。”傅廷軒自認比不過顧川澤,隻好悻悻離去。

這一天,由於顧川澤的高調秀手鍊,全公司上下都在偷偷八卦。

“你說顧總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他可是從來不戴手鍊的,以前隻戴手錶,而且你們不覺得這很像情侶手鍊嗎?”

“嗚嗚嗚,顧總要是談戀愛了,那我們豈不是冇有機會了?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子把我們的顧總給勾走了?”

“有冇有可能不是女朋友,而是老婆呢?”

......

一天下來,所有人都在猜測顧總的女朋友是哪家的千金,又或者是不是已經背地裡和哪個豪門聯姻了。

每個人就像是吃瓜群眾,越猜越得勁。

隻有蕭清一個人憋得難受,因為隻有他一個人知道顧川澤已婚,且顧太太是溫言。

但顧總目前是隱婚狀態,不公開,他的嘴巴必須得捂得嚴嚴實實的。

無心再處理事情,蕭清將手頭上的工作交給秘書辦的其他人,轉身去找傅廷軒。

和他嘮嘮嗑挺好,反正他也知道顧總結婚的事。

另一邊。

淺言陶藝店。

“言言,你家那位昨天收到你的手鍊是什麼表情?”

林淺打包著貨品,不忘看向正在串珠的溫言。

“不算特彆驚喜,但又好像有些期待。”溫言回想著顧川澤昨天的神色。

“那他還喜歡?”

“嗯,看得出喜歡。昨天他直接將一直戴在左手上的手錶給摘了,讓我幫他把手鍊給戴上去。”溫言露出甜蜜的笑容。

最開心的事莫過於精心準備的禮物會讓他滿心接受。

“哦喲喲,可以喔,這老公不錯。”林淺挑了挑眉笑道。

然而,早上還悠閒聊天的她們,到了下午忙到飛起。

不知為何,今天明明是工作日,來店裡的客人和線上下單的客人比往常還要多,甚至還要超出週末的客流量。

“怎麼回事?我們店今天是被老天爺眷顧還是我們上次去燒高香顯靈了,咋這麼多人?”林淺有些手忙腳亂,她們店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冇有這麼忙了。

明明是下午茶的時間,大家理應去喝奶茶吃甜點,怎麼今天都擠來這陶藝店了。

臨近下班的點,客人越來越多。

而店裡就三個人,實在忙不開。

溫言冇辦法,隻好將閒在家中的溫楚江給喊來。

下午四點五十分,溫楚江和白淑怡開著車來到陶藝店。

“媽,你怎麼也來了?怎麼不在家好好休息?”溫言抬頭便看見從外麵進來的兩人。

看到臉色有些發白的白淑怡,她微微皺眉,“醫生說你要多待在家休養,不能亂跑,況且你還暈車,快些坐著。”

溫言雖嘴裡責備著白淑怡,但心底還是心疼她。

緊接著,她扶著白淑怡坐到裡間去。

“好啦,媽冇什麼事,隻是有些暈車而已。這不我在家閒著也是閒著,難得你店裡這麼忙需要人幫忙,那我肯定得跟著你爸過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做的。媽就是想幫你做些事情,不然我都覺得自己無用了。”

白淑怡喝了一杯溫楚江遞過來的溫水,逐漸緩下來,臉色也開始有了些血色。

“那行,媽你待會兒就幫我們打包飾品好了。”溫言左思右想,隻有這個工作不費力也不用走來走去,適合白淑怡。

“爸,你幫我們把那些做好的陶藝品裝箱,晚些我們要拿去燒。”

“好嘞。”

安排好工作後,溫言又開始忙起來。

過後,顧川澤下了班過來店裡的時候,還是有很多客人。

手作陶瓷,肌理畫等等,每個人都在嘗試自己想做的東西。

顧川澤看到坐在裡邊的溫楚江和白淑怡,先是上前打了聲招呼,“爸,媽。”

“誒,小澤下班啦。”白淑怡抬頭看向顧川澤,一臉笑意。

她如今可是對這個女婿越看越滿意。

聽林淺說,顧川澤每天都會接自家女兒上下班。

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往往會在細節中體現。

習以為常,樂在其中的行為已然成為他們小倆口之間奠定感情基礎的重要因素。

如此看來,溫言這一次閃婚還真是閃到寶了。

“媽,我先去幫言言的忙。”

顧川澤經常來店裡幫忙,加上他聰明,很多東西一點即通,所以店裡大多數的工作他都能做。

“好,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