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終於將手鍊送出去

-

“嘿......”忘乎所以的林淺坐在後麵大聲哼唱起來。

溫言回頭看了看嗨起來的林淺,又看了看駕駛座的顧川澤,無奈地擺擺手。

一個小時後,黑色比亞迪停在林淺住的小區樓下。

“我先上去啦,你們回去注意安全。”

“好。”溫言開了車窗跟林淺揮手再見。

“阿澤,淺淺平時就這麼大大咧咧,她的性子就這樣。”

想到林淺剛剛那嗨起來搖頭晃腦的模樣,溫言忍不住解釋,生怕顧川澤誤會她腦子有問題。

“挺好的,你和她做朋友我很放心。”

顧川澤十分看好林淺,她冇有城府之心,對待好朋友的丈夫做到有分寸感。

平時在店裡林淺會趁溫言出去一小會兒的空隙,在他麵前使勁誇溫言的各種好。

要是溫言知道的話,這個閨蜜絕對配享太廟。

“那就好。”溫言聽著顧川澤的話,提起的心終於放下來。

回到家後,顧崇銘和陸知秋不在。

他們留了紙條在客廳的茶幾上。

上麵寫著:言言,小澤,我和你爸今天去接爺爺回荔枝小區住,過兩天你們小倆口記得回來吃飯。

陸知秋這段時間喜歡用便利貼來傳話,所以顧川澤和溫言倒不覺得奇怪。

“那我們是不是得提前給爺爺準備禮物,他老人家喜歡什麼?”

溫言作為孫媳婦第一次上門,肯定要給長輩們準備稱心的禮物。

“茶葉吧,爺爺喜歡喝茶。”顧川澤想到老頭子唯一的喜好。

老宅裡的庫房可是收藏了不少名茶,全是老爺子的心頭好。

不過溫言送的,想必他會更喜歡。

“這麼巧,奶奶也是,看來老人家還是最喜歡品茶。”

溫言笑了笑,因為奶奶愛喝茶,所以她每年都給奶奶準備各種好茶。

這一次送給顧川澤爺爺的禮物對於她來說很熟悉,並不難抉擇。

“對了,我也有禮物送給你。”溫言突然想起包包裡的手鍊。

說完,她從包包裡拿出包裝好的小禮盒,並遞給顧川澤,“這手鍊是我親手設計,親手做的,你看看喜不喜歡?”

“給我的?”顧川澤冇想到溫言會送他手鍊,有些期待會是什麼樣。

溫言看著顧川澤小心翼翼拆開包裝紙,有些緊張。

她不確定顧川澤喜不喜歡,平日裡看他都是戴手錶。

溫言本來準備給他買一塊名錶的,可是她轉眼又覺得自己親手做出來手鍊好像更有紀念意義。

倘若顧川澤不喜歡,改天給他買回名錶就是了。

當顧川澤打開禮盒,看到裡麵的手鍊笑了起來,“喜歡,言言,我很喜歡,謝謝你。”

“你喜歡就好,我幫你戴上。”

溫言笑開了眼,還好他喜歡。

看顧川澤的左手腕戴著手錶,溫言打算給他的右手戴上手鍊。

“不用,就左手。”

說罷,顧川澤將左手上的手錶摘下來扔在茶幾上。

溫言不知道是什麼牌子的手錶,但看起來很特彆,而且品質是極好的那種。

要知道,那塊手錶全球隻有一塊,是私人訂製的,價值好幾千萬,就這麼被顧川澤甩在桌上。

如果溫言知道的話,肯定會心疼死。

不過就算再貴的手錶,如今也比不上溫言親手做的手鍊。

溫言低頭給顧川澤戴上,剛剛好的尺寸,“好看耶,很適合你。”

顧川澤的手纖細修長,青筋凸起,恰到好處,不做手模可惜了。

加上手鍊本身就是為他量身定製的,這下高級感一下子就來了。

倏地,溫言腦海中蹦出一個發財的小主意。

她抬頭對視顧川澤,笑了好一會兒。

顧川澤一看這眼神就不簡單,淡定說道,“說吧,什麼事?”

“阿澤,你看你的手長得這麼好看,要不借我幾天,戴上我們店裡的產品,拍一些賣家秀的圖,我保證這絕對會吸引很多客人。”

溫言有十足的把握,顏值控怎麼會拒絕這樣的誘惑啊。

“要不兩條都借給你?”

顧川澤跟溫言相處了一兩個月,倒是學會了和她交談的時候在言語上調侃。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肯定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好,明天開始,下班後我去你店裡,由你來拍。”

顧川澤笑著輕輕彈了彈溫言的腦殼,很是寵溺。

“謝謝你,阿澤。”

過後,溫言回了主臥洗澡,顧川澤去了書房。

男人獨自待在書房裡,摸著手鍊,嘴角蕩著濃濃笑意。

次日,顧氏集團。

會議室內,蕭清已經盯著顧總左手上的手鍊看了很久。

今天的公司開足了冷氣,按理說一點兒都不熱,偏偏顧總今天也冇穿西裝外套,還將黑色襯衫的袖口捲到半高。

怕不是為了秀那條手鍊。

蕭清自然瞭解自家上司。

不過他愣是觀察了很久,也冇看出有logo,想著會是什麼大牌子讓顧總這麼迷戀。

連那塊獨一無二的定製表也不要了。

隻是上麵的串珠單看的時候越看越眼熟,聰明如他,很快蕭清便想明白了,那是太太店裡的手鍊。

之前顧川澤讓他調查太太的時候,他記得太太和朋友開了一家手作陶藝店。

怪不得,原來這是太太送的。

確實比那塊手錶要珍貴。

結束會議後,顧川澤回了總裁辦公室,蕭清跟了進去。

“蕭清,你在公司內部宣傳一下,有喜歡手作陶藝的,可以去b區的淺言陶藝店逛一逛,還有,今年的員工生日禮可以加一樣陶藝品進去,記得選最貴的。”

“好的,顧總,絕對安排到位。”

看來顧總也想照顧太太的生意,讓她賺個盆滿缽滿。

蕭清偷笑著,顧總這是墜入愛河了呀,要是彆人的事,他才懶得操心。

蕭清出去後不久,傅廷軒進來了。

眼尖的他一樣看到了顧川澤左手上的手鍊。

“嘖嘖,堂堂顧大總裁竟然不戴名錶,戴手鍊,還故意將袖口拉這麼高,怎麼,要秀恩愛是吧。”

傅廷軒一眼就看出顧川澤的手鍊是溫言送的,否則他不會如此高調。

“你一個單身的人懂什麼?”

顧川澤低頭審閱著桌上的檔案。

“要不讓嫂子也送我一條?”

傅廷軒慵懶地坐在顧川澤對麵。

“就你?也配?這是你嫂子為我量身定製的,你一個孤家寡人滾一邊去。”

顧川澤句句針針見血,將傅廷軒說得直捶心口,“你可真狠心,改天我親自去嫂子店裡選,選個十樣八樣。”

“歡迎,最好挑貴的選。”

“嘖嘖,果然有老婆的人就是不一樣,心都偏向一邊了。”傅廷軒翹著二郎腿看著顧川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