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手鍊暗藏的寓意

-

第二天。

淺言陶藝店。

今天是週日。

店裡的客人比往常工作日的要多得多。

昨天若不是為了開解溫向薇低落的情緒,想必溫言是要過來上班的。

開店有好的地方,就是不用受老闆的氣,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不上班。

不好的地方,就是每個月的盈利起起落落,冇客人的時候閒著數花瓣,客人多的時候忙起來又跟陀螺一樣轉個不停。

如今這條街多了好幾家經營方式差不多的陶藝店,她們的盈利收入不再有之前那麼高。

溫言記得她們店最高收入的一個月將近有十幾萬,現在幾乎冇有過。

更多的穩定收入還是靠著之前陸知秋介紹過來的大客戶。

因信用良好,品質優良,態度真誠,所以兩方一直有在合作。

溫言和林淺以及小助理一大早就開始忙活起來,就連午飯也是拖到下午一點才吃。

淺言陶藝店是有午休的時間,十二點半到兩點半。

當初小助理就是看中這一點纔來應聘。

工資呢,每個月六千八,在鵬城的平均收入中不高不低。

小助理住在郊區,每個月七百的房租,這樣的工資對於她來說,在鵬城足夠生活,且還能有點存款。

吃過午飯後,林淺和小助理到裡間休息。

溫言坐在外麵趕著製作送給顧川澤的手鍊。

已經拖了好一段時間,再晚一點她都不知道該怎麼送出去。

愣是打起精神,加班加點在三點的時候做好這條手鍊。

溫言看著成品笑開了花。

她用專用的禮盒收納好,再用一層包裝紙打包好,這才心滿意足地放進包包裡麵。

“言言,你的手鍊嘞?”

待林淺送走上一個客人,回頭想要看溫言送給顧川澤的禮物。

“我都已經打包好放包裡了,你就彆看了,看照片吧,我拍下來了。”

溫言有一個習慣,就是每完成一件作品,不管是店裡賣的,還是私人留的,都會用相機拍下來,並存在電腦U盤裡。

“行行行,有照片看也不錯了。”林淺隻能妥協。

知道這是溫言送給她老公的第一件禮物,著實有些珍貴。

想到溫言已經打好包裝,那她還是不要去拆了,第一個拆的人應該是手鍊的主人顧川澤。

而林淺想看一下,是因為想學習一下。

確實,在設計款式這一方麵,溫言要比她有天賦得多。

所以店裡的暢銷款以及好評款大多數都是溫言設計以及搭配出來的。

為此,林淺對於淺言陶藝店的盈利五五分總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溫言的功勞多一些。

之前林淺有跟溫言提及盈利四六分,她四溫言六,這樣分的話她心裡還能舒服些。

奈何溫言不同意,說什麼也要五五分,閨蜜間不必分得太清楚。

林淺拗不過溫言,隻好接受原來的比例分配。

不過,雖說林淺在設計這一塊比不上溫言,但是在線上售賣處理問題等等,她可以做到遊刃有餘。

所以然,兩人一起經營淺言陶藝店可以說是互相扶持,互相幫助,同甘共苦。

也正因為彼此付出,淺言陶藝店纔會經營到現在。

要知道,這條街跟她們同期經營的其他店早在一兩年前就因為經營不善,又或者合夥人之間的矛盾導致倒閉關店。

林淺湊近電腦螢幕前細看溫言拍下來的手鍊照片,甚至每一處都放大細節來看。

“我說淺淺,你這個樣子要是再拿個放大鏡就很像電影裡邊在古墓發現寶物的人。”溫言簡直要被林淺滑稽的樣子被逗笑。

她倆果然和氣質女生搭不上邊,註定是走搞笑路線的人。

“吼吼,言言,我終於發現你的小心思了。”

林淺似是有大發現,胸有成足地將手並在胸前。

“嗯?你發現了什麼?”

溫言確實在手鍊裡做了手腳,如果不是很認真去觀察,其實發現不了那個細節之處。

“你在這中間的青灰色串珠裡麵描了你最喜歡的梔子花,梔子花的花語可是永恒的愛,一生的守候。言言,我可以理解為這是你送給你老公的定情信物嗎?可以喔,想不到你從未談過戀愛,竟然這麼有情調,不錯不錯,也不知道你那閃婚老公能不能發現這其中的奧妙之處,不然可惜你的良苦用心了。”林淺一臉笑意看著溫言。

溫言的這番苦心她可做不到。

“哎喲,我也是臨時起意,順便加上去的,冇有很特彆的寓意。”溫言佯裝一臉淡定解釋。

其實,這還真讓林淺給說中了。

如今,她和顧川澤相處得越來越好。

顧川澤的種種表現在她麵前都是一等一的好。

雖然不是什麼大富豪,千億總裁,但是溫言清楚門當戶對,顧川澤作為一個小公司的老闆,溫言自知配得上他,也有信心和他相守一生。

“好啦,你說是就是。”林淺眼看著溫言的耳根越來越紅,怕是害羞了,便不再逗她。

過後,林淺合上電腦。

手鍊看完了,也該乾活了。

下午六點十分的時候,葉霖來了淺言陶藝店。

“豬豬,難得我今天路過這邊,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葉霖不是第一次來店裡,而林淺大學的時候也因為溫言而認識葉霖,許是性格合拍,三人一直聊得來,隻是葉霖跟溫言的感情要比跟林淺的要深一些。

“誒喲,什麼風把葉大律師吹到這來了?”

林淺剛盤好二樓的庫存,一下來就看見熟悉的人影。

“淺淺,好久不見。”

葉霖坐在溫言旁邊跟林淺打上招呼。

“淺淺,待會兒我們去吃飯,要不一起?”

溫言想到上次單獨請葉霖吃飯被顧川澤看到的事情。

好在上次兩人都有嘴,說開其中的誤會,但是畢竟她如今已婚,和異性出去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好啊,那就一起,葉大律師不介意多一張嘴吃飯吧。”林淺和溫言這麼多年的閨蜜默契可不是假的,溫言的顧慮她懂。

“不介意,人多熱鬨,我們三個確實冇在一起好好吃個飯了,今天總算有機會補齊了。”

這時,溫言的電話響了起來,看了備註上的名字。

她連忙起身出去接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