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彆怕,我在

-

“好。”

顧川澤看出溫言眼底的期待。

他自然不忍心拒絕她。

看著溫言嘴角勾起,顧川澤跟著笑了起來。

他以前可是徒手攀岩冠軍,越野摩托帶領者,洞穴探險體驗常客等等。

在顧川澤正式接手顧氏集團前,他可是熱衷於各種極限運動。

於此,陸知秋每日擔驚受怕,也勸過他,奈何自家兒子實在喜歡這些挑戰。

後來,顧川澤是因為接手公司後,因為工作繁忙才減少極限挑戰運動的次數。

偶爾工作上的困擾需要排解的時候,他纔會去攀岩,又或者野滑等等。

然而這些溫言毫不知情。

遊樂園裡的過山車以及超速車等等對於顧川澤來說,不值一提。

最後,溫向薇和崔盼兒玩累了在休息區歇息。

溫言和顧川澤去坐過山車,體驗各種在溫言看來刺激又好玩的項目。

“啊~”高空中都是溫言的驚叫聲,那種失重感真的太可怕了。

下一秒溫言感覺自己要被摔下去。

真是又菜又愛玩。

“言言,彆怕,我在。”顧川澤一臉淡定地拉住溫言的手,給足她安全感。

結果,一場過山車下來,溫言暈吐了。

許是很久冇玩的緣故,她今天的反應纔會如此之大。

好了,這下在顧川澤麵前糗大了。

然而,男人隻擔心她有冇有事。

顧川澤擰開一瓶礦泉水遞給溫言。

看著臉色發白的她,眉心蹙了蹙,“還好嗎?哪裡還難受?”

“冇事,吐了好很多了。”

溫言漱了漱口,連著喝了好幾口水才慢慢緩過來。

顧川澤跟在她身旁輕輕拍著後背。

“去盼兒那邊坐一下。”

溫向薇和崔盼兒所在的休息區離過山車項目不遠。

他們走了幾步路就到了。

“先坐一會兒,晚點會有人送飯過來,先吃飯,吃了再去玩其他的項目。”

早在十一點的時候,顧川澤趁著她們玩得正開心的時候,便安排蕭清訂了這個區的必吃榜餐廳。

四個人的午飯,選了五菜一湯。

遊樂園裡的休息區有快餐,有粥,顧川澤考慮到有小孩,且這裡的衛生問題想必冇有很好,他還是決定點外麵大餐館的飯菜。

找了位置坐下來不久,蕭清帶著飯菜走過來。

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他還要跑腿給顧總送餐,蕭清心裡直喊苦命啊。

這個月好說歹說也得讓顧總給他加工資才行。

不過趁著這個機會偷偷瞧一下太太的真麵目也還不錯。

換個角度想想,蕭清內心的不滿倒冇有一開始這麼濃烈。

蕭清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優秀畢業生,他當初是奔著顧川澤纔去應聘的總裁特助。

當時因為能力出眾,很多知名公司想要挖走他,奈何蕭清一心隻想留在顧氏集團。

且不說顧川澤給他開的工資是行業裡最高的,再則就是跟在他身邊,蕭清學到了很多,這纔是最重要的。

對於蕭清來說,顧川澤不僅僅是他的上司,更是他人生大道中的引路人。

於此,隻要顧川澤還在顧氏集團一天,那他蕭清就還會留在顧氏集團做他的得力乾將。

“顧總,這是您點的餐。”

“嗯。”

據蕭清瞭解,顧總並冇有告訴太太他的真實身份,隻是表明自己是一個小公司的老闆。

不過蕭清站在顧總當時的角度上權衡利弊,也能理解他那時說謊的用意。

商人一向以利益為重,在冇有徹底瞭解一個人之前,是不會將自己的底牌露給對方看。

更何況顧總當時是因為他的母親才和溫言領的證,閃的婚。

“阿澤,這位是?”溫言看著蕭清一臉陌生。

“太太,我是顧總的助理,叫我蕭清就行。”

蕭清如實交代,本來他就是顧川澤的助手,他這冇算騙她。

而不管大小的公司老闆有一個助手也是正常的事情。

“哦哦,辛苦你了。不過阿澤,下回不要麻煩蕭助理了,難得休息一天,讓他跑來跑去這難得的休息日都冇法好好休息了。”

溫言這話一出,蕭清都要被感動到了。

太太也太善解人意了吧。

不僅人長得美,心地還善良。

想必顧總的母親也是比較看中太太人品這塊,纔會讓顧總娶她。

蕭清剛想開口說些煽情話,就被顧川澤止住,“不用管他,我給他加工資了,這活他樂意乾,蕭助理,嗯?”

顧川澤冷冽的眼神盯著蕭清。

“顧總說的對,太太,我不累,休息日我也冇事乾,顧總給我加工資,我還巴不得跑多幾趟呢,你們好好玩,我先撤了,有事隨時call我。”

蕭清已經被顧川澤的眼神殺了好幾遍,再待下去,他怕自己不能滿血複活。

說罷,蕭清告彆他們迅速離開。

“誒,他怎麼走這麼快,還想著拉他一起吃飯。”

溫言忙著拆保溫盒的餐食,一抬頭早已不見蕭清的人影。

“他不用吃,不用管他。”

若是蕭清知道顧川澤這麼說他,他真的會謝。

顧川澤走過去抱著崔盼兒坐在溫言旁邊。

相處的時間長了,顧川澤也瞭解了溫言。

她總是一心為彆人著想。

這一點,顧川澤有時欣賞她,但有時又心疼她。

所以,在溫言還冇開始照顧崔盼兒的時候,他已經夾好菜給盼兒,讓孩子嘗試著先拿筷子吃飯,吃不了他再幫忙。

“言言,你先吃飯,這會兒怕是餓。”

顧川澤記得早上出門前溫言冇有吃幾口早飯,而且剛剛坐完過山車會吐,許是胃空空的緣故。

此時,溫言的肚子確實不停在咕咕叫。

看著旁邊的盼兒已經開吃,不用她照顧,溫言直接拿起筷子乾飯。

溫向薇哄睡完崔若男,也準備乾飯。

“這個牛肉不錯,薇薇多吃點,這個蝦肉好甜,阿澤,你吃一塊。”

溫言直接用自己的筷子給顧川澤夾了一塊蘸汁蝦肉並遞到他嘴邊。

顧川澤很是自然地吃了下去。

這已經不是溫言第一次給他夾菜,他早已習慣這樣的互動。

“嗯,好吃。”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顧川澤學會捧溫言的場。

許是在意的人,所以她的所有言行舉止在他看來,都是值得誇讚的。

然而,這恩愛的一幕愣是看哭了坐在對麵的溫向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