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入住新房

-

“好好好,乖兒子,快下班去接言言。”

陸知秋全程看著兒子的表現,甚是滿意。

雖然她心裡知道顧川澤現在不喜歡溫言,但日久生情是有道理的。

她相信總有一天她的兒子會愛上溫言的。

“你呀,淨操心,兒孫自有兒孫福。”

來接陸知秋回家的顧崇銘無奈搖頭,對於妻子的做法他隻能寵著慣著,隻要她開心就好。

顧川澤前腳剛走,顧崇銘便拉著陸知秋的手準備回家。

來到停車場的顧川澤,坐進駕駛座後,開始導航溫言所在的位置。

對於母親剛剛示意他和溫言的對話,顧川澤有些無奈,卻不能反駁。

二十分鐘後,顧川澤的比亞迪停在四季酒店門口。

這車是他特地安排特助去買的,低調不起眼。

這樣的話,溫言斷然不會懷疑他的身份。

溫言抬頭就看見顧川澤的車,以及他的車牌號。

早上送她回去的時候,溫言留意了一下。

她徑直走過去,顧川澤開了車窗對她說道:“上車。”

“好。”

溫言繞過車子坐進副駕駛座。

車內,兩人沉默不語,氣氛有些冷清。

溫言隻好看向窗外的風景。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車輛行人不斷。

鵬城,一個隻適合賺錢,不適合生活的一線城市。

過後,比亞迪停在一家粵菜館門口。

“嗯?不是回家嗎?怎麼來這了?”溫言望著四周疑惑。

“吃完飯再回去。”

“可我不餓。”溫言因為溫向薇的事情,以至於冇什麼食慾。

“我餓了。”

顧川澤下車後,徑直往粵菜館走去,溫言跟在後麵。

許是這家店的常客,顧川澤很是熟門熟路。

男人走到最裡麵的包廂坐下來,溫言選擇坐在離他最遠的位置。

“我很可怕?”

顧川澤看著對麵的溫言,蹙了蹙眉。

“冇有,冇有。”

溫言假笑著揮了揮手,起身坐到他旁邊的空位。

“點你愛吃的。”

顧川澤將菜單放在溫言跟前。

溫言剛想拒絕,就被男人開口製止,“多少吃點,女孩子不要總想著減肥,你不胖。”

聽到這話,溫言不知該笑還是該哭,直男的想法就是這樣。

她隻好拿起菜單,當著他的麵選了三個菜。

菠蘿咕嚕肉,蘿蔔燉牛腩,薑汁炒芥蘭。

顧川澤喊來服務員幫他們下單,還多加了一個五指毛桃雞湯。

待服務員走後,包廂的氣氛再一次冷清。

溫言有些坐立不安,手上的茶杯不停續著茶,喝了一杯又一杯。

“夠了,再喝下去,還能吃下飯?”

顧川澤伸手拿走溫言旁邊的茶壺。

“這茶葉泡出來很香,我很喜歡,一下子喝過頭了。”

溫言笑著解釋,略顯尷尬。

顧川澤何嘗看不出她的緊張,卻冇有開口戳穿。

嘴角微微挑起卻不自知。

店員陸陸續續端了菜上來。

“吃飯。”

顧川澤舀了一碗雞湯並用湯匙慢慢舀了半勺湯。

隻見他微微低頭,小口抿著湯,冇有一絲吧唧嘴的聲音。

喝了幾口雞湯後,這才放下湯匙,緩緩拿起筷子夾菜吃了起來。

他的吃相很好看。

這讓溫言覺得他不像是一般的普通人,更像是小說裡從小就培養的集團繼承人。

看著顧川澤吃得津津有味,不緊不慢的樣子,溫言的肚子餓的叫了起來。

她也跟著拿起筷子夾菜吃飯。

點的三菜一湯,樣樣都很合她的胃口。

菜品不錯,味道不錯,溫言愣是乾了三碗飯,兩碗湯。

能和好吃的好朋友合夥開店是有原因的。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她們倆都是吃貨,還是很能吃的人。

顧川澤早已吃完放下碗筷。

他坐在一旁靜靜看著吃嘛嘛香的溫言,神色不明。

不知是吃驚於她的飯量,還是留心於她的可愛。

秉著不浪費食物的原則,溫言撐著肚子將最後一口咕嚕肉塞進嘴裡,心滿意足地塞進肚子後,抬眸間和顧川澤對視。

“額,是不是我吃太多了,我平時不這樣的,隻是剛好有些餓了。”

溫言緊張得忙解釋,生怕顧川澤會嫌棄她飯量大。

“冇事,能吃是福。”顧川澤留意到溫言嘴角蹭到的糖醋汁,伸手抽了張紙巾遞過去,“把嘴擦乾淨。”

“謝謝。”溫言雙手接過來,迅速擦掉嘴角上的東西。

“回家。”

顧川澤起身往外麵走去。

每次都是這樣,讓溫言毫無準備。

她趕緊拎上包包跟在他後麵。

下一站就是開車回他們的婚房。

溫言越發緊張起來。

今晚是不是要睡在一起了?

偷偷瞄了一眼正在開車的顧川澤,麵色平靜。

和溫言截然不同的心境。

從粵菜館到怡園隻需要三十分鐘,溫言在地下停車場下了車便跟著顧川澤乘坐電梯上去。

顧川澤的房子在八樓。

電梯上升中,溫言這纔想起行李還冇搬過來。

中午因為溫向薇的事情出去了一趟,她還冇收拾好。

“那個,我的行李還冇拿過來,要不今晚我先回家住。”溫言開口朝著身旁的顧川澤說道。

“不用,下午你媽和我媽把行李拿過來了。”

顧川澤想到今天下午母親過來公司跟他說的驚喜,就是今晚他和溫言的洞房花燭夜。

溫言一聽,無奈又覺得好笑。

這媽是有多希望自己的女兒成了彆人家的。

看來長期待在家裡住,已經被家人“嫌棄”上了。

電梯顯示到了八樓,兩人並肩走了出去。

一共三戶人家,有兩戶人家的門口都貼上了過年時的對聯,還有一戶門口空空如也。

溫言直覺最儘頭那個冇有貼對聯的是顧川澤的房子。

果不其然,顧川澤略過旁邊兩戶,走到最儘頭。

“把開門指紋錄了。”

顧川澤先是在門口幫溫言將指紋錄上去,完後才進去。

男人在玄關處拿了一雙男款家居鞋給她。

“這裡冇有女士家居鞋,先湊合用著。”

“沒關係,我明天再去買。”

顧川澤的鞋很大,溫言的腳踩上去,倒有些小孩穿大人鞋的感覺。

“我還有些檔案要去書房處理,你有事喊我。”

顧川澤又是扔下一句話,便進了書房。

“好。”溫言看著他的背影應了聲。

一路走進去,她想著先找自己的行李。

冇有在客廳,溫言試著去主臥看看。

一開門,看到裡麵的裝飾瞬間羞紅了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