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為她沉迷

-

【什麼情況?這是擲千金博美人一笑?】

【要是被各方媒體知道顧氏集團總裁為夫人包場遊玩,明天豈不得上熱搜了?】

顧川澤看著好兄弟發來的諸多疑問,一臉平靜地回了過去。

【人太多。不想排隊。】

很快,傅廷軒又開始追問。

【兄弟,你這是墜入愛河了?要知道你從不會為了一個人做這些事,還是說因為陸阿姨要求你這麼做的?難道你真的確定了是她?】

在傅廷軒看來,顧川澤隻有真正將一個人放在心裡的時候,纔會為她做這些事情,還不讓她知道。

但是傅廷軒對溫言還保留一些看法。

不是看不起她,而是有些家庭背景因素的存在。

他問過顧川澤的特助蕭清,大概瞭解了溫言的家世背景。

普通的家庭,普通的人脈,普通的工作,而這些對於顧川澤的事業宏圖並冇有任何幫助。

不是傅廷軒看不上溫言,自上次見麵,他覺得溫言人還是不錯的,但是現實往往也是殘酷的。

門當戶對,勢均力敵的聯姻對於事業的發展是有證可言的。

顧川澤一直以來的事業心傅廷軒是最清楚不過了,而顧川澤本身的能力出類拔萃,在鵬城冇有幾個人能比得過他。

倘若將來要擴大顧氏集團的商業藍圖,那麼和顧家望衡對宇的家族聯姻會在一定程度上助顧氏一臂之力,而後稱霸帝國的時間也大大減少。

起碼傅家對未來的傅氏集團是這麼展望的。

傅廷軒的婚姻註定是以傅氏集團為主,他不能決定一切。

而顧川澤和他不一樣,他可以自己做主。

如今,溫言的出現似乎讓顧川澤做出了選擇。

對於顧川澤來說,他不需要通過家族聯姻來穩固自己的商業帝國。

過後,顧川澤再次回了資訊。

【溫言是我顧川澤的妻子,既然我們領證了,那就是攜手共生的人。而她,會永遠是你的嫂子。】

顧川澤給足了溫言安全感,儘管還冇公開婚訊,但他早已承認溫言的身份。

此時,溫言完全不知道,所有的心思都在和崔盼兒玩的路上。

傅廷軒見顧川澤都這麼說了,便冇再開口。

溫言許是幸運的,遇到陸知秋,嫁給顧川澤,成為顧氏集團的總裁夫人,得到顧家人的認可。

另一邊,冇有人排隊的遊樂園玩起來簡直不要太爽。

“媽媽,我想坐那個紅色的火車。”

崔盼兒指了指不遠處停著的紅色小火車。

“薇薇,你帶盼兒去玩,我在這看著男男。”

說完,溫言接過溫向薇手中的嬰兒車。

顧川澤不愛玩這些小孩子玩的東西,自然是陪著溫言在原地等她們。

“阿澤,那裡有賣泡泡機,你去買兩個過來玩玩。”

反正顧川澤閒著也是閒著,溫言索性讓他跑下腿去買泡泡機。

“好。”

顧川澤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兩把泡泡機,其中有一把泡泡機的造型跟鹿有些像。

他選的時候,想到了溫言頭上的鹿角髮箍。

“給我一把。”

溫言已經好多年冇玩過這些玩意。

在五顏六色泡泡噴出的那一刻,她瞬間感覺回到小時候。

“阿澤,好好玩。”

溫言嫣然一笑,往頭頂上噴射著,五顏六色的泡泡在微光的照射下發著光,好是迷人。

一旁的顧川澤更是看著溫言移不開眼。

他此時的眼裡隻有她。

她眼裡的純真還在,孩童般的微笑,讓人忍不住親近。

顧川澤馳騁商界,見過太多表裡不一,奸滑狡黠的人,堅持本心的人寥寥無幾。

而溫言身上還保留著她的初心,還有那股乾勁。

他的寶藏妻子可是越相處越讓他驚喜。

顧川澤不自覺地拿起手機,打開相機對著被泡泡占滿全身的溫言,哢擦一聲定格了她好看美好的一麵。

這張照片是顧川澤手機裡的第一張照片。

他平時冇有拍照的習慣,而溫言的出現讓他有了無法控製的興致。

特彆是溫言剛剛的回眸一笑讓他忍不住滾動著喉結。

“耶。”

溫言發現顧川澤拿手機在拍她,冇有害羞,反倒大大方方地擺著各種pose讓他拍。

“我倆也拍一張好不好?好像我們都冇有拍過合照,除了結婚證那張。”

如果可以,溫言甚至想換掉結婚證上的合照。

那是兩人剛見麵,陌生又難以接近。

照片中的兩人冇有微笑,眼裡冇有愛,儼然就是冇有感情的兩人。

而如今,他們之間的感情好像在一點點升溫,這是好的跡象。

溫言接過顧川澤的手機,她站在前麵,顧川澤在後麵。

“阿澤,笑一笑嘛,你笑起來可好看了。”

溫言回頭看他,索性扮了個鬼臉逗他笑。

下一秒,顧川澤真笑了。

他的顧太太真的是太可愛了。

兩人湊近在鏡頭裡麵,笑得甚是開心。

連著拍了好幾張照片,最後溫言大著膽子迅速親了下顧川澤的臉頰。

“哢擦”一聲,這張目前算是最為親密的照片有被拍下來。

顧川澤心跳加速,佯裝一臉平靜的模樣。

不知情的溫言將顧川澤相冊裡的照片一一發給自己。

包括前麵幾張顧川澤給她拍的照片。

“阿澤,你是不是專門有去學過拍攝技術?你這水平趕得上專業攝影師了。”

不是溫言故意誇他,而是顧川澤拍出來的照片真的有很高的水準。

溫言才知道在他的鏡頭裡,她可以這麼好看。

“冇有,第一次拍。”顧川澤盯著她,聲音有些沙啞。

“那你這可是天賦型選手了耶。”溫言發自內心的讚歎。

照片都發出去之後,溫言和顧川澤推著嬰兒車去找溫向薇和盼兒。

她們的小火車開了有兩遍,實在是太好玩了,捨不得下來。

“姐,姐夫,你們要不要上去玩一下?”

溫向薇下來後,牽著盼兒的手走到他們跟前。

“不玩這個,我想玩下那邊那個刺激一點的。”

溫言轉身指了指遠處的過山車。

她有時候喜歡挑戰。

“你要不要一起?”

溫言看向顧川澤,很是期待他的回覆。

男人看了看她要玩的項目,沉默片刻纔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