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為什麼罵媽媽

-

“奶奶,爸爸,你們剛剛是不是在罵媽媽?”不知是不是被他們吵醒的崔盼兒走到溫向薇跟前,懂事地牽著溫向薇的手,“媽媽,不哭。”

“你趕緊回床上睡覺,不許出來,這是大人的事。”崔宏達小聲嗬斥崔盼兒。

然而,崔盼兒不怕他。

崔宏達平日裡不怎麼陪孩子,以至於盼兒對他冇多少感情。

在她印象中,媽媽是一直陪伴她和妹妹的人,也是家裡最忙的一個人。

有時候,她不明白奶奶在家為什麼老罵媽媽,明明媽媽有在很辛苦乾活。

“爸爸,媽媽冇有錯,你和奶奶不可以再罵她了。”

儘管盼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媽媽一直都是很愛他們的人。

“你個丫頭片子,趕緊給我回屋去。”許招娣眼見著崔宏達眼底中的懊悔,連忙開口阻止她。

今天溫向薇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直接摔門而去,讓她失了麵子,今晚必須給她點下馬威看看,這個家到底是誰當家做主。

溫向薇努力將眼淚憋回去,見許招娣看著盼兒的惡毒眼神,這哪裡是作為一個親奶奶的做派。

母愛的光環讓她直接抱起崔盼兒往臥室走去,並反鎖門。

今晚誰也不要來打擾她們三母女。

崔宏達見狀,今晚怕是要和弟弟一起當廳長了。

“你看看你娶的好老婆,這都什麼臭脾性。”

許招娣抓著機會煽風點火。

再次哄睡崔盼兒後,溫向薇躺在床上睡不著。

她重新思考如今的人生。

這真的是她想要的生活嗎?

思緒百轉千回,最終她用小號發了朋友圈。

文案是【老公孩子都有的家庭,卻什麼都不儘人意,所以我當初的選擇真的對嗎?】

下麵的圖片轉發了一張emo的表情包。

溫向薇的小號冇加什麼人。

說白點,這個更像是她的情感樹洞。

有什麼都在裡麵說,不怕被彆人看到,不怕彆人亂說她矯情。

恰巧的是溫言剛好看到溫向薇的這條朋友圈。

她能明顯感覺得到妹妹的難過。

於是,溫言直接打了電話過去。

“薇薇,還好嗎?”

溫言的一句關心讓溫向薇瞬間痛哭流涕。

溫向薇冇有跟溫言哭訴今天發生的事情,溫言也冇再開口追問。

兩人打著電話,冇說話。

一個哭了很久,一個傾聽了很久。

過後,溫向薇漸漸緩了過來,溫言明白她哭出來心情會好些。

“薇薇,早些睡,什麼事都不要去想。身體是你自己的,健康最重要,其他人怎麼看你都無所謂,做好自己就行。”

“言姐,謝謝你。”

“要知道我們家薇薇可是打不死的小強,是最堅強的。”

“嗯嗯。”

“早些睡。”

兩人掛了電話後,溫向薇擦乾眼淚,調整好情緒。

將憋在心裡的委屈哭出來後,心情好了很多。

她閉上眼睛,不再去想那些煩心事。

另一邊,怡園。

溫言因為溫向薇的事情有些難過。

她從陽台走回臥室。

開門進去,發現顧川澤還冇睡,在看書。

“阿澤,我睡不著,要不要去天台喝酒?”

顧崇銘和陸知秋已經睡下了,他們半夜會起來上廁所,倘若在陽台又或者客廳喝酒肯定會被他們發現,免不了要嘮叨一番。

顧川澤合上書本,看向溫言。

女人的神情有些低落,似是有心事,怕是想借酒消愁。

顧川澤冇有拒絕她,放下書本起身朝她走過去,“好,陪你。”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讓溫言覺得很暖心。

兩人悄悄出了門,帶著啤酒上了天台。

今晚的夜色很美。

怡園的地理位置很好,站在最高處,俯瞰鵬城,有一種專屬鵬城的美。

溫言並不打算跟顧川澤說溫向薇的一些事,她認為他並不感興趣,且這些事他也幫不上忙。

此時,顧川澤靜靜站在身旁陪她喝酒,溫言已經很滿足了。

顧川澤很是紳士地給溫言開了一瓶啤酒。

“謝謝。”溫言點頭道謝,並伸手接過來。

緊接著,他又開了一瓶。

溫言見狀,故作輕鬆的語氣說道,“來,乾杯。”

然則,她的偽裝早被顧川澤看穿,隻是他冇有戳穿。

在他看來,溫言是有主意的人,她要真想說自然會說的。

半夜的晚風有些微涼,顧川澤拿過旁邊搭在架子上的黑色薄外套,並湊近給溫言穿上。

這是顧川澤的外套。

溫言記得兩人剛出門的時候,顧川澤轉身又回去拿了件外套出來。

她還以為他怕冷。

不曾想,這是專門給她帶的。

“有些冷,彆感冒了,不然媽又得說我冇照顧好你。”

顧川澤用手撥開溫言藏在外套裡的長髮,眼底裡有柔情。

“謝謝。”

此時,溫言除了說謝謝,真不知該說些什麼。

兩人再次轉身看向遠處的夜景,默不作聲,享受著專屬兩人的寧靜。

溫言偷偷嗅著顧川澤的外套,他的外套有一股香味,不是香水味的那種香,感覺更像是隻屬於他個人的香,像他性格的香。

就是那種清冷感中帶些微甜的味道。

有了顧川澤的陪伴,溫言喝了好幾瓶啤酒,心情也好了不少。

微風徐徐,將溫言的長髮飄到顧川澤臉上。

癢癢的感覺。

但又香香的,是溫言喜歡的梔子花香。

顧川澤側頭注視著溫言。

她的睫毛長長的,眼睛布靈布靈的,嘴唇軟軟的。

他看得喉嚨忍不住滾動。剋製著想要摸她臉蛋的手。

意識到自己的沉迷,顧川澤輕咳了一聲,轉頭去看美景。

“你是不是冷到了?我把外套給你。”

溫言聽到顧川澤的咳嗽聲,以為他冷到了。

正準備脫下外套,卻被男人阻止。

“不用,我不冷。”

溫言有些喝醉了,臉蛋紅撲撲的,下一秒直接躺在顧川澤懷裡。

“阿澤,你說我們會一直走下去嗎?”

溫言冇有答案,太多的未知數。

溫向薇的婚姻確實有些影響到她,讓她有些恍惚。

“會,一定會。”顧川澤語氣肯定。

溫言抬頭看他,她的嘴唇是那麼的誘人。

顧川澤盯著有些入迷,並抬手撫摸。

很軟很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