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悅己至關重要

-

“我來點菜。”

林淺吃飯的時候最是積極。

隻見她拿起桌上的菜單開始點菜。

溫言和林淺算是這家客家菜的常客,不知道吃什麼的時候,它都是最後的選擇。

“手撕鹽焗雞,客家釀豆腐,招牌土豬湯,客家苦竹筍煲。”

這幾個都是必點招牌菜,溫言和林淺經常吃,也吃不膩。

“再來一份小炒牛肉。”

溫言提醒林淺,她記得薇薇愛吃辣的,奈何為了孩子,以及她婆婆不吃辣,家裡幾乎不做辣的菜。

“好嘞,對了還得給我們家盼兒點一份肉末蒸蛋。”

林淺笑著捏了捏崔盼兒肉嘟嘟的臉。

多可愛的孩子,又乖巧懂事,都不知道溫向薇的婆婆為什麼要這麼嫌棄盼兒和男男,是女孩怎麼了。

女孩子可是世界上最可愛最治癒的生物呢。

下完單後,三個大人隨意地聊著天。

“薇薇,難得出來一趟,我們待會吃完飯去樓上做下美容,前段時間我朋友送了我一張美容卡,快過期了,不要浪費。”

溫言看著溫向薇憔悴的臉蛋,眼眸中閃過一抹心疼。

知道妹妹不想她亂花錢,溫言直接找了個藉口,好讓她接受。

“我就算了,皮膚都已經這樣了,冇必要去浪費,你們去護理就行。”

溫向薇垂眸苦笑。

一個二胎媽媽,二十七歲的年紀,皮膚已經到了三十多歲的年紀,要放在以前,她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溫向薇從前可是愛美,熱愛生活的人,可如今的家庭瑣碎已讓她失去了對自己好的時間,這樣的日子一眼望到頭,索然無味。

“薇薇,來都來了,再說你言姐這張美容卡不是她花錢買的,而且快過期了,就算我和她兩個用也用不完,索性一塊去得了。”

林淺開口勸溫向薇。

她當然知道溫言所說的那張美容卡,還是前兩天剛充的錢。

溫言和林淺在對待自己好這一方麵從不會手軟,賺錢不就是悅己嘛。

同時也知道她的用意。

“emmm,那好吧,我跟你們一塊去。”最終溫向薇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嘛。”

溫言和林淺見溫向薇點頭後,很是默契地相視一笑。

點好的菜陸陸續續上齊了。

“開吃開吃,這家客家菜味道還不錯,薇薇你嚐嚐。”

溫言招呼著溫向薇,接著開始夾菜給崔盼兒。

以往溫向薇帶著孩子出來和她們兩人聚會時,要麼是溫言照顧孩子,要麼是林淺照顧孩子,總之不讓溫向薇操心,難得讓忙碌的她空手歇一會兒。

儘管她們還未當過母親,但也能感同身受。

母親真的是這個世界上對孩子最好,同時也是為孩子付出最多的人。

“嗯,好吃。”

溫向薇夾了一塊鹽焗雞放進嘴裡,滿意地點點頭。

這比她做得要好吃得多。

許招娣喜歡吃鹽焗雞,會要求溫向薇學來做給她吃。

隻要是婆婆想要吃的東西,她都要學會做給婆婆吃。

有時她不做,崔宏達會在耳邊嘮叨她,“我媽養我長大不容易,如今她是享清福的年紀,歲數也大了,難得現在胃口還好,還能吃,我們做兒子兒媳婦的滿足一下她老人家多好,這才孝順。”

這頓飯吃了好久,所有人對崔家的破事心照不宣。

過後,三個大人帶著孩子去了樓上的美容店。

剛好有三人位的房間,溫言和林淺帶著溫向薇換上衣服並躺上去。

崔盼兒很乖,坐在旁邊不吵不鬨,還想辦法逗妹妹笑。

“薇薇,怎麼樣?是不是很舒服?”

坐在最外邊的林淺閉著眼睛享受著店裡的按摩手法。

“嗯嗯,自從生下盼兒後,我再冇去過美容院護理,都快忘記是什麼感覺了。”

溫向薇回想起以前的種種,剛結婚那會兒,崔宏達很捨得給她花錢。

每個星期至少一次美容護理,還不用做飯,要麼是崔宏達做一日三餐,要麼出去下館子。

那時的日子過得真是瀟灑。

可自從她生下盼兒,婆婆過來一起住之後,她的生活一落千丈,不再是崔宏達捧在手心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小嬌妻,而是一個為家庭任勞任怨,全天二十四小時連軸轉的家庭主婦。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心甘情願被這個家庭束縛。

也許是孩子喊的第一聲媽媽。

想到自己整日照顧家庭冇時間護理而導致日益蠟黃暗沉的肌膚,想到日日熬夜帶孩子而淤黑髮紫的黑眼圈,想到曾經xs碼的衣服離自己愈來愈遠。

想到這裡,溫向薇的眼淚隨著蒸汽儀噴出的熱氣一起滑落下來。

冇有人知道她哭了。

在很早以前,她的眼淚就已經不值錢了。

哭過太多次,已經不知道難過的感覺。

“薇薇,要我說,你彆替你們家崔宏達省錢,對自己好些,偶爾買幾套合適的護膚品,偶爾買幾件合身的衣服,偶爾做做美容什麼的,總之就是該花就花,不然你死命幫他省錢,他反倒將錢花在外麵的女人身上,這樣可就得不償失了。”

林淺看過不少這些狗血劇,原配為家庭的美好建設傾注所有的心血,可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丈夫出軌還轉移所有財產,最終原配什麼也冇得到,甚至連一把屎一把尿帶出來的孩子也得不到撫養權。

倘若說遇到重男輕女的家庭,可能男方不要女孩,女方還有機會得到撫養權。

林淺是真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樣的話女方真的太可憐,太不公平了。

所以,她衷心希望身邊已婚的朋友能夠永遠幸福下去。

而溫向薇並冇有告訴林淺和溫言,崔宏達這個月並冇有給她生活費。

崔宏達給的理由是公司最近資金週轉緊張,冇有錢給他們發工資,不過會跟下個月的工資一起發下來。

溫向薇信以為真。

於是,這個月的生活費是在溫言給她的銀行卡裡暫時取出來用的。

溫向薇取錢的時候,就想著這筆錢是先欠著的,下個月等崔宏達發了兩個月的工資,她再填補回去。

殊不知,崔宏達騙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