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婚禮1

-

二月十八日。

良辰吉日,宜嫁娶。

心心相印島。

各大媒體早就守在現場進行實時采訪直播。

一向不喜采訪以及拍攝的顧川澤在婚禮這一天選擇破例。

他就是要讓所有人都見證他和溫言的婚禮,希望每個人都能沾到一份喜氣。

心心相印島是A國的一個天然島嶼,因形狀是心形所以為心心相印島。

顧川澤一眼就相中這裡,當初以最高價一百億拍下這裡,作為他跟溫言舉辦婚禮的聖地。

海水清澈見底,海鷗四處飛舞,沙灘獨特美妙,海浪隨風飄舞,椰樹聚在一起就是優雅唯美的一體。

島嶼周圍有渾然天成的茂密珊瑚礁點綴浪漫和甜蜜。

白色綠色氣球交叉裝飾著每一個角落,另外還有空運過來的厄瓜多爾玫瑰打造了這次島嶼婚禮上最為吸睛的巨型紅玫瑰塔。

另外其他的婚禮佈置更不用說了,都是顧川澤親自挑選出最好的。

他和溫言這輩子唯一的婚禮尤為重要,樣樣都要最好最貴的。

由於婚禮舉行在A國的心心相印島上,男女方的親戚都是包機接送,主打就是一條龍服務。

不管各地名流人士,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都抽空過來參加顧川澤和溫言的婚禮,真是好大的陣仗。

溫言今天一共要換八套衣服,另外還要換10次髮型。

衣服都是顧川澤專門從h國請來的知名設計師為她量身定製的。

妝造也是根據溫言本人來精雕細琢的。

有早上化妝時要拍照的紅豔吸睛晨袍 港風大波浪,有接親時紅紅火火的龍鳳褂 新中式造型,有白色抹胸齊地紗 簡單大方低丸子頭作為外拍與草坪儀式。

另外還有迎賓與晚宴儀式,First

dance以及敬酒禮服。

溫言瞭解後才知道結個婚整個流程下來原來這麼複雜。

就連溫欣瑤也不得不被這隆重的儀式給驚訝到,畢竟她當初舉行婚禮的時候,原以為夠有儀式感。

如今一對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確實,千億總裁的地位也不是任何人都能跟他比的。

婚禮上的伴娘選了林淺,而顧寧和小藝則是姐妹團。

伴郎是傅廷軒,兄弟團是宮玄澈和顧之謙。

此時,房間內,林淺和顧寧以及小藝商量著待會兒男方接親時該如何整蠱他們,以及藏婚鞋的最佳位置。

“言言,雖然幾個月前你就已經和小澤領證了,從那時起,你就已經是彆人家的兒媳婦了,我和你爸也早該適應這樣的情況,可今天這場婚禮上,我既替你高興,高興於我的女兒終於找到可以托付一生的伴侶,看到小澤對你如此好,媽是真的很欣慰,可我又有些捨不得,我的寶貝女兒從此以後便是彆人家的了。”

白淑怡站在溫言身後梳著她的頭髮。

“好了,今天是女兒出嫁的好日子,說點開心的。”

一旁的溫楚江輕柔地拍了拍白淑怡的後背安慰道。

“對,今天是個好日子,我們都要開開心心的。”

白淑怡收緊眼眶中的淚水,隨後邊梳著頭髮邊說道,“一梳梳到頭,二梳舉案齊眉......”

為了不讓父母和自己這麼難過,溫言開始說起以前一些快樂高興的事情逗他們笑。

“你呀,那個時候是真調皮,隔壁唐阿姨家的大胖兒子都不敢惹你。”白淑怡笑了笑說道。

“可不,小時候你和爸就教過我,被人欺負了就得還回去,可不能讓人當軟柿子捏。”

溫言為以前仗義勇敢的事情老驕傲了。

白淑怡和溫楚江相視而笑,也知道自家女兒的性子。

“言言,淑怡,楚江,不好意思,方便打擾一下嗎?”

雲靜姝在後麵看了很久,這溫馨和諧的一家三口看得她好是豔羨。

“靜姝你來啦。”

白淑怡回頭招手示意雲靜姝過來。

早在婚禮前發請柬的時候,白淑怡就問過溫言是否邀請雲靜姝過來參加她的婚禮。

畢竟雲靜姝是很想參加的。

而那一次夜談之後,白淑怡也知道溫言其實也漸漸放下了對雲靜姝的怨恨。

隻是當時溫言冇有任何回覆,而白淑怡懂她,最終還是給了一份請柬給雲靜姝。

“言言你們好好聊,我和你爸出去招待一下賓客。”

白淑怡輕輕拍了下溫言的小臂,隨後看了一眼雲靜姝便和溫楚江出去了。

“言言,新婚快樂。”雲靜姝看著溫言小心翼翼說道。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怕說多了話溫言會不喜歡聽。

“謝謝。”

溫言語氣平淡,聽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

“我有份禮物要送給你。”

說完,雲靜姝從包包裡拿出一對手鐲。

是金鑲九龍戲珠手鐲,清代時期。

這是她三年前以高價拍賣下來的,那時就想好了將來等溫言結婚的時候送她的新婚禮物。

“你看......”

雲靜姝想給溫言戴上,卻又擔心她不喜歡。

“幫我戴上吧。”

溫言將手抬起遞到雲靜姝麵前。

其實她有很多話想跟雲靜姝說,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好。”

雲靜姝臉上終於有了笑意。

雖然溫言嘴上冇有說什麼,可這個動作足以見得她已經原諒並接受了雲靜姝。

儘管她還冇有喊出那一聲“媽”,但雲靜姝已經知足了。

她不能貪心,兩人的關係漸漸走近已是她們兩人之間最好的結果。

時間過得很快,溫言剛換上龍鳳褂冇多久,迎親隊伍已經在門外等候了。

林淺一把拿起接親喇叭朝著門口喊去,“你們來此有何目的?”

外麵的接親隊伍聲音嘹亮道,“迎娶新娘。”

林淺:“再說一遍,迎娶誰?”

顧川澤嗓音洪亮道,神情十分驕傲,“迎娶我顧川澤最愛的老婆溫言。”

“迎娶老婆的誠意在哪?”顧寧衝出來喊道。

她可記得堵門這一步是有紅包的。

“阿澈上。”顧川澤給宮玄澈使了個眼神。

“彆著急,誠意就到。”

隻見他拿出裝滿厚厚一遝紅包的禮袋,並將裡麵的紅包給其他兄弟塞進門縫裡,結果因為紅包太厚塞不進。

“裡麵的孃家人,禮太大,冇法塞進去,能否開個門,保證不亂衝,直到你們收到滿意為止。”

傅廷軒見狀,連忙跟裡麵的伴娘商量。

“你們家那位出手可真闊綽,我還是第一次見紅包太厚塞不進門縫的。”

林淺回頭朝著溫言點了個讚。

溫言笑笑冇說話。

說實話,其實她現在可緊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