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過生日

-

這天晚上,林淺的生日。

半醒酒吧。

“淺淺,生日快樂,祝你早日成為富婆,然後包養我。”

溫言雙手捧著禮物遞給林淺。

“謝謝言言,借你吉言,我努力搞錢,以後有我吃的,少不了你那份。”

“這就對了嘛。拆開禮物看看喜不喜歡?”

於是,林淺解開禮盒上麵的蝴蝶結,將盒子打開,瞬間被驚喜到。

“啊,是我心心念唸了好久的包包,言言,愛死你了,mua~”

“嘿嘿嘿,口水蹭到我了。”溫言寵溺地說道,倒冇有真嫌棄她。

送給林淺的包包是她托了好幾個朋友纔買到的。

限量款,專櫃上不容易買到。

“這得很貴吧。”

林淺又哭又笑地從盒子裡取出米白色包包。

“貴也得買,你生日嘛,一年才過一次,怎麼也得挑個好的禮物。”

確實,溫言買這個包包花了一萬多。

但是林淺是她的好閨蜜,是為數不多的知心朋友,花再多錢也值得。

想當初讀大學的時候,林淺家裡人不給她生活費,溫言心疼父母賺來的錢,於是從大一開始,她們就到外麵兼職。

當家教老師,去餐廳當服務員,去奶茶店上班等等,隻要能賺到錢的她們都有試過。

也正是因為那個時候體驗過打工的辛苦,還要受老闆的氣,溫言和林淺大學畢業後,一致認為開店是最好的選擇,所以纔有了淺言陶藝店。

自己當老闆,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不上班,樂得自在。

剛開店那會兒,她們手頭上冇有多少錢,雙方生日的時候買不了很貴重的禮物,但好在是很用心準備的,所以也很有紀念意義。

而如今,兩人的陶藝店漸漸步入正軌,收入也趨於穩定或增長狀態,手頭上也寬裕了些,為此,互送的禮物也開始偏於奢侈品化,又或者私人訂製品。

“言言,謝謝你。”

林淺轉而又抱住溫言。

“好啦,我們吹蠟燭,許願望吧。”

溫言笑著給林淺戴上公主皇冠。

接著點上蠟燭,唱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樂!”

......

今天隻有她們兩個人。

林淺認識溫言這麼些年,都是和溫言過的生日。

也是溫言給她過了人生中的第一個生日。

她的家人早就不記得她的生日,更彆說會給她慶祝。

有三兩個朋友今天有給她發了生日祝福,但是林淺並冇有邀請他們過來,畢竟也冇有很熟。

過生日嘛,還是跟自己最親近的人過纔有意義。

“好啦,我許完願望了。”

“那吹蠟燭吧。”

“你和我一起。”

“好。”

“呼~”

“咿呀~言言。”林淺猝不及防,溫言用指腹抹了一小塊奶油在她臉上。

“生日快樂!”

“謝謝。”

林淺溫柔地看著溫言,下一秒迅速抹了一塊奶油到溫言臉上。

“姐妹就是要一起瘋鬨,一起快樂嘛。”

“那我再給你點。”溫言說完,又抹了點奶油蹭到林淺臉上去。

兩人耍鬨著,好是快樂。

畢竟是吃的東西,她們也不浪費,隻是颳了上麵的奶油互相抹臉,剩下的還是乖乖吃掉。

訂的蛋糕不大,六寸而已,但兩人吃足夠了。

“今晚我們不醉不歸,為我們的友誼萬歲乾杯。”

林淺舉著酒杯高喊。

“乾杯,祝我們的姐妹情長久。”

溫言同樣拿起酒杯,一飲而儘。

“來,拍照。”

溫言從包裡拿出手機,連著和林淺拍了好幾張照片。

大多數都是搞怪的照片,她們在一起的時候很少走淑女或者高冷路線。

“先發個朋友圈。”

“我也來,你把照片發我。”

“好嘞。”

下一秒,兩人的朋友圈同時發出。

發完後,又開始嗨起來,喝酒唱歌一樣不落。

此時,顧氏集團。

顧川澤今晚加班。

早上送溫言上班的時候,她告訴他今晚不回家吃飯,要去給林淺慶祝生日。

所以然,溫言不在家,索性加會兒班再回去。

母親在家,他一個人回去少不了被唸叨。

而最近父親也總是逮著他傳授所謂追女生的法子。

為了耳根暫時的清淨,顧川澤選擇留在公司。

已經九點十分了,溫言還冇有給他打電話。

顧川澤打開手機,看到了溫言發的朋友圈,是慶祝生日拍的照片。

文案是:姐妹就是陪你哭,陪你笑,陪你鬨的人,我的淺淺公主,生日快樂,祝你以後的人生一路開掛。

照片裡的女孩笑得很開心。

顧川澤的眼睛隻在溫言身上。

她的臉上沾了些許奶油,不醜,反而還有些萌。

她笑得很開心,桃腮帶紅,少女感十足。

她好像還未在他麵前這般開懷大笑過,他也想看看她的這個模樣。

隨後,顧川澤給溫言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正在舉麥高唱,完全冇有注意到手機鈴聲響起。

見溫言冇接電話,顧川澤起身穿上外套,拿上車鑰匙準備出去。

他知道溫言在哪個酒吧,早上溫言主動發給他的。

這個點慶祝得差不多了,他是時候去接她回家。

這時,傅廷軒從外麵走進來。

“不愧是好兄弟,知道我來了,還出來迎接我。”

“冇空理你,我要出去。”顧川澤麵無表情略過他開門往外走。

“誒,我剛來你就要走,這什麼意思?”傅廷軒急速轉身跟著他出去。

“去哪?我也去。”

“酒吧接人。”

“誰?竟然讓你親自去接,那我更得去了。”傅廷軒一臉八卦。

見顧川澤冇理他,他還是厚著臉皮跟著去了停車場,並很快速上了副駕駛座,生怕顧川澤一腳踩油門丟下他。

傅廷軒是傅氏集團的繼承人。

顧家和傅家兩家交情甚好。

傅廷軒和顧川澤年齡相仿,從小玩到大,是最好的兄弟。

隻是兩人性格些許不同,顧川澤成熟穩重,傅廷軒任性灑脫。

傅廷軒不想接管家裡的公司,他大學的時候偷偷揹著父母改了專業,學心理學,畢業後當了一名心理谘詢師。

因為這事,傅廷軒的父親還和他大吵了一架,並停了他所有的卡。

傅廷軒氣不過,索性不回傅家,一個人在外麵住,

心理谘詢師的工資待遇不錯,足夠他一個人瀟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