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以後你養我

-

他給溫言準備的每一份禮物可都是限定版的,僅此一份。

就比如那個Ad鈣奶的模型,可是純金打造的。

其他的也另外刻上了溫言專屬。

這二十九份禮物他很早之前就開始準備了,就等著這一天給溫言驚喜。

而每份禮物上寫在便利貼上的話可是顧川澤有感而發的真心話。

每到一個年齡段的話語時,顧川澤會想象著那個時候的溫言是什麼樣的,性格是多麼的大方開朗。

如果他們早些遇見的話,會不會碰撞不一樣的火花。

不過,顧川澤始終覺得這輩子能夠遇見溫言已是他最幸運的事。

在他三十歲這年遇見溫言也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有些美好的事情就是在合適的時候出現纔是最好的。

“嘿,不錯嘛。”

溫言笑著繼續往下拆,二十九份禮物可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全部拆完的。

主要有的還是顧川澤親手dIY的,溫言可得好好欣賞上一番。

她的男人不僅很會賺錢,就連手工活也能做得這麼精緻,可真是個寶藏男孩。

到二十八歲生日禮物的時候,溫言看著眼前這個又大又重的禮盒不停猜測。

顧川澤到底會送怎樣的一份禮物給去年的自己。

去年發生了很多事情。

原本以為要單身一輩子的她因為一些原因和顧川澤閃婚領證。

那一整年有快樂也有難過,總的來說,很多事情過去就讓它過去。

人嘛,總要一直往前看纔有奔頭。

“我在想你會送什麼樣的禮物給二十八歲的我?”

溫言解開蝴蝶結的同時看著顧川澤。

“你會喜歡的。”顧川澤笑著摸了摸溫言的腦袋。

而後,溫言打開禮盒,滿盒的百元鈔迎麵而來。

所以顧川澤送她的二十八歲生日禮物是現金紅包呢。

這個禮物可太特彆了,溫言簡直太喜歡了。

這實打實的錢耶,誰能不愛呢。

“我很喜歡,阿澤,你太懂我了。”溫言很是欣喜。

“小財迷,喜歡就好,後麵我會把名下的房產都過到你名下,以後你可得養著我,我顧川澤這輩子要死死纏著你,不許想著把我丟掉。”

顧川澤下一秒緊緊抱住溫言的大腿,樣子可搞笑了。

堂堂顧氏集團總裁在自家妻子麵前竟是這般模樣。

“噗”的一聲,溫言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好好好,那阿澤以後可得好好聽話,不許惹我生氣,不許騙我,不然我分分鐘捲款跑路去找小鮮肉。”

此時溫言像個霸道女總裁一樣捏住顧川澤的下巴,嘴角笑意漸濃。

“保證聽話,以後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就是不能不要我。”

顧川澤說完又趁機索取著溫言的香吻。

“唔~夠了,讓我把最後一份禮物給拆了。”

溫言肉嘟嘟的臉此刻紅撲撲的,氣息直喘。

這可是她今年生日的第一份禮物,還是顧川澤送的。

“這是?”

溫言第一眼便看見一張嬰兒的照片,還彆說,胖嘟嘟的怪可愛。

她再仔細一看,好像跟顧川澤還挺像的。

隨後,溫言想出一個壞主意想要逗逗顧川澤。

“這孩子長得怎麼這麼像你,難不成是你的私生子來的?吼,阿澤,這就是你給我的驚喜?這是驚嚇吧。”

“怎麼可能是我的私生子,我怎麼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可是要天打雷劈的。言言,你仔細看看,這明明是我小時候的樣子,這下麵可都是我的照片。”

顧川澤一臉委屈看著溫言。

他原本還以為送溫言這禮物會是獨一無二,會是浪漫無比的,可萬萬冇想到這小笨蛋會亂想到其他方麵去。

“哈哈哈~”

此時的房間裡隻有溫言哈哈大笑的聲音。

顧川澤這才意識到被自家老婆戲弄了。

“好呀,言言,你竟然捉弄我。”

隻見顧川澤一把將溫言翻過來,抬手就是對著她的屁|股拍打。

雖有“啪啪”聲響,但顧川澤下手並不重,溫言並冇有覺得屁|股痛。

“阿澤,我錯了,下次不會了。”

夫妻間開玩笑可以,但不能開過頭了,溫言見好就收,連忙止住。

顧川澤這才放開她。

“老婆以後不可以再這樣了,我會難過的。”

“嗯嗯,下回不開這種玩笑了。”

溫言坐回去後捏了捏顧川澤還受屈著的臉蛋,“笑笑嘛,我知道錯了。”

“嘻嘻。”

顧川澤此時唯有假笑了。

溫言隻覺得他這僵硬地露出八個牙齒的神情比麵無表情還難看。

“好了,繼續看,往下還有驚喜。”

顧川澤揉了揉溫言的腰,示意她把禮盒的東西給拆完。

二十九歲禮盒裡裝的全是顧川澤從1歲到30歲的照片。

有他孩童時期下棋的照片,那一本正經穿著西裝的樣子老像大人了。

又q萌又帥氣。

再往下翻著,還有顧川澤青少年時期滑雪的照片,一整套滑雪裝備套在身上,看不清他那時的模樣,但溫言能從照片裡看出男人身上的王者氣息。

年紀小小就給人一種未來能大展宏圖的感覺。

確實,長大後的顧川澤不失所望,打拚出更有影響力更有地位的顧氏集團。

“咦,你竟然還會馬術呢?”

溫言突然發現顧川澤一張騎著馬的照片,想來應該是他在馬場上策馬奔騰時被偷拍的照片,颯爽英姿啊。

其實溫言也並冇有覺得意外,畢竟顧川澤是豪門子弟,這些運動他要是精通並不奇怪,隻是她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而已。

“言言想學嗎?改天帶你去體驗一下。”

“不行,我怕摔下來。”溫言直搖頭。

她可看了一些人在馬上摔下來的案例,後果可嚴重了。

“不會,我在你身後護著你,不怕。”

“那行,改天我們休息的時候你帶我去。”

溫言自然相信顧川澤。

有了他這番話,再害怕的東西都有勇氣去嘗試了。

人生短短幾十年,總有很多事情都要去經曆的。

隻有嘗試過了,纔不會有任何遺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