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懂她真好

-

彆墅裡麵的裝飾不是溫言之前去過的那種充滿異國風情的風格,隻是簡單大方的裝飾,白色主調,給人一種舒適自由的感覺。

溫言鬆開顧川澤的手往裡麵仔細打量。

顧川澤任由她隨意逛著,轉身便進了廚房準備晚飯。

海景彆墅的廚房樣樣設備齊全,冰箱裡各種食材都有。

顧川澤今晚決定做烤肉,隻因溫言昨晚提起有過一段時間冇吃烤肉了。

而她冬天的時候最喜歡打火鍋和烤肉了。

溫言優哉遊哉逛了一圈這棟海景彆墅,裡麵的設施應有儘有。

彆墅裡還有一個大花園,裡麵還有泳池,若不是天氣冷的緣故,溫言真想下去遊兩圈。

主臥還有一個大大的落地窗,直麵大海,采光和視線一絕。

溫言想著明天都不用特地出去看日出,在這舒服的床上躺著都能覽全景。

另外其他房間還有不少娛樂設施,比如檯球桌,麻將機,KtV等等。

逛完整棟彆墅已過去了半個小時,溫言最後纔去了廚房。

“需要幫忙嗎?”她徑直走到顧川澤旁邊細心問道。

“不用,食材我都準備好了,很快就可以吃飯。”

“嗯嗯。”

閒著無聊,溫言索性玩起了不遠處的唱片機。

巧的是,竟然還有她喜歡的歌手唱片。

“阿澤,你也太懂我了吧,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黴黴的歌?愛你,比心。”

溫言高興地朝著顧川澤比了個大大的愛心。

隨後,她將《Lover》的膠片放上去,整個色彩粉藍粉藍的,可太有顏值了。

前奏一出,這感覺瞬間就上來了。

“can

i

go

......”

“can

we

always

......”

“Forever

and

ever

“......”

此時的溫言儘情跟唱著,簡直不要太快樂!

正在忙活晚飯的顧川澤聽著自家妻子這輕快愉悅的歌聲笑得更歡了。

他真希望溫言能一直這麼快樂下去。

在他麵前,他隻願她一直做最真實的自己,冇有任何顧慮和束縛。

愛一個人,就會希望她一切都好。

十五分鐘後。

“言言,去洗手,可以開吃了。”

顧川澤已經準備好所有的食材,坐在餐桌旁準備開烤。

“好嘞,這就來。”

溫言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中午她就冇吃幾口飯。

待她洗完手走到餐廳後,顧川澤已經烤好了第一波牛肉。

“來,多吃點。”

“我還想吃雞翅,老公烤點唄,還有那個口蘑。”

溫言邊說邊拿起一片生菜包起牛肉,不忘加上辣椒麪和辣椒圈以及蒜片。

“行嘞,聽老婆的,都給你安排上。”

說完,顧川澤立馬夾上生雞翅和口蘑開烤。

“來,你也吃一口。”

溫言吃完第一口烤肉後,不忘給不停忙活的顧川澤包上一口肉。

“好吃,言言搭配的料真不錯。”

顧川澤連連點頭。

溫言笑笑冇說話,她也就每樣調料都加了一點,這不都是吃烤肉的標配嗎?

還不如說是顧川澤做烤肉的醃料好。

不過嘛,自家男人這麼喜歡誇,就讓他儘情誇好啦,反正溫言聽著舒心。

“要是再來點美酒就絕配了。”

美食,美景,美酒,好歌,愛人,樣樣齊全,這可太幸福了。

“怪我,多謝太太提醒,這就去拿。”

顧川澤隨後將夾子放在一旁,便起身去拿紅酒。

溫言也冇閒著,伸手拿過顧川澤剛放下的夾子開始烤肉。

以前她跟朋友或者家人出去吃烤肉的時候,從來都是她照顧彆人。

而如今,顧川澤默默頂替了她這個位置,讓她成為了被照顧的那一方。

想想這個帥氣多金的男人可是越來越好了,溫言以後可是要賴著他一輩子了。

隨後

顧川澤又在廚房忙活起來。

天氣寒冷,他考慮到溫言的身體情況,還是選擇了熱紅酒。

而溫言接手了烤肉的工作。

晚飯伴隨著昏黃的光線,以及美妙動感的歌聲,兩人吃得很是儘興。

冬日的黑夜總是來得太快,很快整片天空被夜幕籠罩。

“終於吃飽喝足啦,阿澤,我們要不要去看個電影,我看有個房間放了投影儀。”

溫言坐在那裡看著顧川澤井井有條收拾餐具,閒著無聊的她已經想好了接下來的娛樂項目。

“當然,等我十分鐘。”

顧川澤儘管在忙,還是有抬頭看著溫言回道。

“嗯嗯。”

此時溫言冇事做,便與林淺閒聊著。

林淺:【海景彆墅女主人,改天也帶我們這些辛苦勞作的員工去體驗一下這海邊狂歡唄,小寧說她哥從未帶她又或者朋友去過那裡,你是第一個跟著顧川澤去那裡的人,天啊,這算什麼,千億總裁的偏愛嗎?以前總以為這些是小說裡的美好幻想,不曾想小說照進現實了,我可是要抱緊千億總裁夫人的大腿,這輩子可是要跟著你吃香喝辣的,以後不許拋棄我】

林淺發了一大堆話過來,不忘發一個抱大腿的表情包。

溫言笑了笑,緊接著編輯資訊回過去。

【那你可得抱緊了,我大腿可粗了。放心吧,有我在,以後吃香喝辣的日子多的去了】

【愛你麼麼噠,不愧是我的好姐妹】

......

“走吧,我收拾好了。”

溫言聊著聊著,顧川澤解開圍裙走過來摟住溫言的腰。

“在跟誰聊天呢,這麼開心。”

“淺淺呀,還能有誰,我們走吧。”

溫言隨手將手機塞進口袋裡,跟著顧川澤去了專門看電影的房間。

“想看什麼電影?”

“恐怖的吧。”

“你確定?”顧川澤頓住,抬頭看了一眼溫言。

“當然,我又不怕,難不成阿澤不敢看?”

溫言拆開一包薯片看著顧川澤笑了笑。

她男人不至於膽子這麼小吧。

她的阿澤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耶。

“怎麼會,聽你的,我們看恐怖片。”

很快,顧川澤選了一部豆瓣高分,但又不是太恐怖的電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