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大大的驚喜

-

“謝謝老闆。”

“不客氣,歡迎下次光臨。”

過後,溫言捧著手上的花束從花店裡走出來。

“師傅,我們走吧。”

“好嘞。”

十五分鐘後,出租車在顧氏集團門口緩緩停下。

“謝謝師傅。”

溫言付了車錢便下了車。

隻見溫言站在原地。

她抬頭再次打量跟前這棟高高聳立的大廈。

上一次看到它的時候,她還不知道她的男人是這棟大廈的高位者。

“也不知道給不給進去?”溫言自言自語道。

她冇有告訴顧川澤來了這裡,想著給男人一個驚喜。

緊接著,溫言懷著忐忑不確定的心情走到前台處。

“您好,我......”

溫言還冇開口說完,前台小姑娘便一眼認出她,“太太,您怎麼來了?是來找顧總的嗎?”

哦?這個小妹妹竟然認識她,溫言倒是有些意外。

“你知道我?”

“當然,您是顧太太呀,我們公司上下所有人都知道,顧總在公司提及過你,言語間都是對你滿滿的愛意,我們看著可羨慕了,今天終於有機會見到您的真容,您長得可真好看,跟顧總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謝謝。”

溫言被前台小姑娘這裹滿蜜的嘴誇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太太要上去找顧總嗎?需不需要找人給您帶路?”

前台小姑娘想到溫言第一次來顧氏集團,想來應該不知道顧總的辦公室在哪裡。

“不用,我打電話給蕭特助,讓他下來,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好的。”

過後,溫言給蕭清打了個電話,告知自己已經在公司樓下,並強調他不要告訴顧川澤。

五分鐘後,蕭清乘著電梯下來。

“太太,顧總在開會,我這就帶您上去。”

“好。”

電梯裡,蕭清緩著急喘的氣息。

天知道,他剛剛揹著顧總跑出來有多不容易。

這太太給的驚喜可真驚喜。

“太太好。”

“太太好。”

......

一路上,溫言麵對著顧氏集團員工一聲又一聲恭敬又禮貌的稱呼,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唯有麵帶微笑點頭。

看來前台小姑娘說的冇錯,全公司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她,就連保潔阿姨也認識她。

而後,蕭清帶著溫言去了總裁辦公室。

“太太,您先坐一會兒,顧總還有十分鐘結束會議,您要喝點什麼?”

“蕭特助,我不喝。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我在這裡等阿澤就行。”

溫言實在有些頂不住他們每個人的熱情以及恭敬。

其實她也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實在有些遭受不住這些熱情的陣仗。

可想想她如今已是豪門顧家兒媳,以後要麵對的大場麵比比皆是,想來這逃不掉了,唯有慢慢接受慢慢消化了。

隻是這對於她來說需要一些時間。

“好的,太太若有事可隨時喊我。”

聰明的蕭清看出溫言的拘謹,便不再停留,轉身離去。

“太太看起來很親和耶,怪不得顧總這麼愛她,我一個女生對她的第一印象都很好。”

助理區,一個跟崗的小助理看著從裡麵出來的蕭清笑著說道。

“那是,不然你還以為人人都可成為顧太太。”

“而且她還帶了花束過來,這儀式感滿滿的,從來都是男生送女生花,然而在顧總和顧太太這,倒是反過來了,有意思,太太果然浪漫。”

“看來我今天下班也給我男朋友買一束花去,也不知他會不會感動到落淚。”

“好了好了,彆閒聊了,待會兒顧總回來看到又得挨批了。”

蕭清說完,徑直去了會議室。

十分鐘後,會議室。

“散會。”

顧川澤起身離開座位,對著後邊跟緊的蕭清說道,“你現在跟我去一趟采購部。”

“顧總。”

“怎麼?有問題?”

“要不您先回一趟辦公室。”

蕭清很想告訴顧總太太來了,可想到太太的驚喜,還是將要說出來的話給吞了回去。

“回辦公室做什麼?”

顧川澤淩厲的雙眸盯著蕭清。

“您先回去看看。”

蕭清壯著膽子說道,就是不告訴他真相。

“最好真有事,否則季度獎金扣一半。”

顧川澤扔下這句話,轉身回了辦公室。

“呼~”

蕭清鬆了一口氣,趕緊收拾東西跟過去。

辦公室裡,溫言閒著無聊開始打量顧川澤平日工作的辦公室。

感覺跟小助理平日裡寫的霸總小說裡的差不多,都是差不多的格局。

尊貴典雅的設計確實符合顧川澤的身份。

溫言隨後坐在顧川澤平時坐的真皮座椅上,並轉了個方向背對著門口。

“吱呀”一聲,顧川澤從外麵開門而入。

他一眼便見到放在桌上的花束,隻是裡麵冇有人。

跟在身後的蕭清滿臉問號。

太太人呢?

“這就是你非要我回辦公室的原因?”

顧川澤朝著蕭清甩去一個犀利如刀的眼神。

蕭清此時可憋屈了。

“這不怪蕭特助,是我不讓他說的。”

溫言轉動真皮座椅麵向他們,隨後走了過來。

“怎麼這麼凶?當你的員工這抗壓能力得有多強啊。”

“言言,你怎麼來了?這就是你跟我說的驚喜?”

顧川澤立馬換了副表情,笑著朝溫言走過去。

“開不開心?”

“嗯,開心。”

隨後,顧川澤對著蕭清說道,“季度獎金翻倍,出去。”

“好的,顧總。”

蕭清剋製著內心的歡喜出了辦公室。

太太可真是他們的福星。

他可是熱烈歡迎太太常來公司,這樣的話,他是不是很快就能成為小富翁了。

“等一下,我還有一樣東西要送給你。”

在顧川澤即將落下一吻的時候,溫言一把推開他。

隻見她從桌上捧來一束藍色係花束,並遞給顧川澤。

“喜歡嗎?”

她這是第一次送男生花,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

“嗯,我很喜歡,謝謝言言。”

顧川澤雙手接過花束。

他以往並不喜歡這些小玩意,但因為是溫言送的,某種程度上的意義就不一樣了。

“唔~”

溫言剛想說話,就被顧川澤落下的唇給覆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