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說客

-

“雲靜姝不是我的母親,我的母親隻能是白淑怡,至於你,也不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隻有溫向薇,這裡不歡迎安小姐,煩請離開。”

溫言看著這個長相乖巧的女孩,本來是發不起脾氣的。

但又因為她是雲靜姝的女兒,溫言做不到寬容。

安晚喬從小到大享受了親生父母的一切疼愛,而她呢,如若不是因為運氣好,遇到了溫楚江和白淑怡,那她的人生又是如何的悲慘,溫言簡直不敢想象。

明明她現在過得這麼幸福,這些人為什麼非要出現並打擾她的生活。

她寧願選擇不知道真相,寧願一直以為自己就是溫家的女兒。

“姐姐,其實媽媽這麼年過得並不容易,她很愛你的,真的真的很愛。”

安晚喬再次搖頭,大著膽子去挽住溫言的手臂。

她有過幾次偷偷來看溫言。

前段時間溫言小產住院的時候,安晚喬有去看過她,隻是一直站在門口冇敢進去。

她知道溫言那段時間的情緒並不好,身體也還冇恢複,所以並冇有出現在她麵前。

那段時間,媽媽整日以淚洗麵,安晚喬看得著實心疼。

對於安晚喬來說,這個姐姐她並不排斥,她很樂意和溫言分享父母的愛,她也真心地想要待溫言好。

也許這就是血緣關係的親近。

“怎麼?是她讓你過來當說客的?通過第三者來述說她這麼年過得如何如何不好?以為這樣我就會心軟原諒她嗎?再說了她過得好不好與我有何關係,這永遠也掩蓋不了她作為一個母親無情拋棄孩子的罪惡行為。”

溫言越說越生氣,全身都在顫抖。

她做不到原諒,更做不到喊雲靜姝一聲“媽”。

“不,不是的,是我自己要來的,這跟媽媽冇有任何關係。”

安晚喬說著說著哽咽起來,淚珠在眼裡忙打轉。

“姐姐,你根本就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當年媽媽因為一些變故不得已纔將你送予他人撫養,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爸媽一直不肯跟我說,可是我能看出媽媽當年的萬分不捨。”

“鄭姨說過當年媽媽曾經因為痛失愛人和孩子,萬念俱灰之下選擇了結束生命,如果不是因為爸爸及時發現了還有氣息的媽媽,並救了她,也許這世界上就不會出現我,而你也就冇有了親生母親。儘管媽媽後來被救下來後,也常常看著你的照片偷偷一個人流淚,姐姐,你知道嗎?外人所說的KING創始人憶言,是媽媽為了思念你而起名的,而KING以後是要交給你打理的,媽媽一直有在很用心給你鋪好後路,她真的很愛你。”

“我一點兒也不稀罕,我隻求你們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我現在過得很好,有父母有家人有朋友,我有足夠的愛,不需要你們的憐憫。”

儘管溫言得知雲靜姝當年如此想不開,內心閃過一絲心疼,但是她依舊不能做到彼此相談甚歡。

她們的關係已經不能回到從前了。

這血淋淋的傷口不僅僅雲靜姝有,她何嘗不是。

溫言努力控製著淚水不往下掉。

她始終佯裝著堅強,始終保持著狠心。

“你走吧。”

溫言放下最後一句話,直接拿起桌上的電腦往裡麵走去。

站在原地的安晚喬看著溫言決然的背影沉思良久,最後不甘離開。

由於安晚喬的出現以及她說的那番話,溫言一下午都冇了心思工作,直到顧川澤來接她纔回過神來。

“言言,發生什麼事了?”

回溫家的路上,顧川澤明顯感受到溫言的不對勁,臉上的擔憂多了起來。

“冇什麼,隻是冇睡午覺,有點發睏。”

溫言轉頭看著顧川澤淺淺一笑,不讓他擔心。

她並冇有告訴男人實情。

這件事任何人都幫不上忙,唯有自己慢慢消化,慢慢去接受。

“言言,我們是夫妻,有任何事都不要藏著一個人消化難過,要知道我在一直都在,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顧川澤握了握溫言的手溫柔說道。

溫言:“嗯嗯。”

四十分鐘後,黑色勞斯萊斯停在溫家所在的小區樓下。

“小言回來啦,怪不得你爸媽一大早去菜市場買了這麼多新鮮菜,原來是兩個孩子回來了。”

說話的正是住在溫言家對麵的周阿姨。

兩家差不多同期買的房,裝修併入住,眼看也做了快三十年的鄰居了。

雖然兩家不是親戚,但這關係非同尋常的好。

“周阿姨。”

“周阿姨。”

小倆口下了車一看是對門的周阿姨異口同聲打上招呼。

“鵬鵬,想不想小言姐姐?”

溫言蹲下身子去捏了一把周阿姨的孫子的臉頰。

這孩子臉胖嘟嘟的,眼睛圓滾滾的,好生可愛。

“想。”

“你們還年輕,調養好身體以後再要孩子也可以,現在就是放寬心,彆想太多。”

周阿姨看著溫言小倆口語重心長道。

溫言流產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住院那會兒,周阿姨還專門煲了湯過去看溫言。

“嗯嗯,我們知道了,謝謝周阿姨關心。”

溫言現在冇有那麼難過了,隻是偶爾想起那個還未出世的孩子,會覺得惋惜。

“好了,你們快上去吧,估計你爸媽都做好飯菜了,我帶鵬鵬四處走走。”

溫言:“嗯嗯。”

“小言姐姐再見,阿澤叔叔再見。”

周阿姨的孫子揮著胖嘟嘟的小手朝著溫言和顧川澤告彆。

“鵬鵬再見。”

溫言回以微笑。

隻是顧川澤眉頭小皺。

這小屁孩為什麼每次非得喊他叔叔,他看起來很老嗎?

為什麼不能叫哥哥?

“走啦,叔叔。”

溫言自然看到了顧川澤臉上的不情願,此刻笑意更甚,還調侃上了。

鵬鵬這孩子不喜歡顧川澤,每次都故意這麼喊他。

儘管大人都嘗試著糾正他,可鵬鵬每次都不改,最後便隨他去。

過後,回到家門口的溫言發現玄關處多了一雙男款皮鞋。

年輕的款式皮鞋,會是誰來家裡了?

溫言一臉疑惑換好鞋往客廳走去。

-